936差距,没法比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有些人天生就拥有旁人就是用命追赶不上的优势。就好比秦寂言,他的出身、他的身份注定他比旁人拥有的多得多。

    秦寂言和景炎同样出身皇族不错,可是秦寂言生在皇宫,长在皇宫,一出生就是太子之子,太子死后又由老皇帝亲自教导,是老皇帝最看重、最喜爱的皇太孙,也是未来储君人选。

    秦寂言拥有的优势,不是景炎这个生在民间,完全得不到皇室认可的人能比拟的人。

    景炎确实是昭仁太子之后,可别忘了昭仁太子在史书上的记载是已经死了,他的后人自然也就是不存在的,景炎就算流着皇室血脉又如何?

    他根本得不到皇家子弟该有的一切,他甚至比普通人的还要低,要不是继承了景庄的一切,景炎就是再有才干,短时间内也动摇不了大秦分毫。

    要知道,权臣不是那么好做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尤其是在老皇帝和秦寂言这个帝王手里,景炎想要做权臣,独揽朝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天生的差距与优势,有时候你就是不服也不行,而景炎他从来不是愤世嫉俗的人,所以他服了。

    “这一局算你赢。”他输得心服口服,谁叫他的对手是大秦的皇太孙,他早该想到的。“你来救千城,只是幌子?你就不怕千城知道后伤心吗?”

    “不,我确实是来救千城。”秦寂言不屑在这种事情上的撒谎。

    “为什么又不带她走?你执意要带她走,她根本无法说不。”看到秦寂言孤身一人出来,景炎十分失望。

    要是秦寂言带着顾千城一道出来,他说不定能当着顾千城的面,打得秦寂言落花流水,最后不得不丢下她跑。

    那画面,只是随便想想,就叫人热血沸腾,可惜……千城太理智了。

    “明知你不安好心,我为什么还要冒险?”秦寂言冷哼了一声,似在嘲讽景炎的智商,“再说了,你真以为我是借救千城为幌子引开你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让人去救焦向笛与顾三叔不过是临时意。

    他今天的计划只是救顾千城,只是没有成功。在景园遇到景炎秦寂言并不意外,毕竟是景炎的地盘,他出现了景炎要是不知,那就不是他认识的景炎了。

    让秦寂言意外的是,他拒绝和景炎打一场,景炎会一路追着他出来……

    秦寂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景炎未追上来前,他给手下的人留了记号,然后加快速度甩开了两人的暗卫,把景炎引到离城中心极远的废塔来。

    而有这个时间,足够他的暗卫联络他安排在江南的人,联手救出焦向笛与顾家三叔。

    这一切不过是秦寂言临时起意,好在景炎十分配合,使得计划进行得异常顺利。

    秦寂言的话说得十分明白,景炎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不由得叹气,“非要再一次打击我,你才满意吗?”

    “不,只是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秦寂言再一次重复这句话,景炎听了却不生气,而是指着正前方,说道:“殿下,别高兴的太久,鹿死谁手还不知呢?你以为,得知你潜入江南后,我会没有安排?我原本以为你会先去救焦向笛,没想到殿下这般情痴。”

    只要秦寂言有一点脑子,都应该明白先救出焦向笛和顾三叔才是最好的选择,可偏偏秦寂言挑了一条不可能成功的路,在顾千城面前狠狠地刷了一次好感。

    “有准备更好,正好让本宫看看你手底下的人,有多大的能耐。”秦寂言听到景炎事先有埋伏,半点也不惊慌。

    有子车在,景炎的人再厉害也不是对手。

    “殿下好胆识,就算你成功救走他们又如何?顾千城还在我手里。”他手上有两张互相钳制的王牌,既然焦向笛与顾三叔被救走了,那么……

    顾千城就会被重点看守,秦寂言想要救她走,几乎不可能。

    “你不会要她性命,本宫不担心。”这一点顾千城也清楚,正因为清楚才会选择留下,先让焦向笛与顾三叔脱离危险。

    “哈哈哈……”景炎突然大笑:“殿下,你高看我了。我这样的人,为了复仇什么都能做,别说伤顾千城,就是杀了她,我也不会眨眼。”

    “你不会。”秦寂言说得十分坚定,这个认真并不知基于,景炎对顾千城那近乎虚无的感情,而是……

    “她的母亲是武芸,光凭这一点你就不会杀他。”

    景炎除非冷血到六亲不认,不然他绝不会伤害,他义父心心念念想要保护的人,而显然,景炎并没有因为复仇失去理智,他心底还存有良善。

    “殿下你这是在告诉我,顾千城在我手中就是一颗废棋?我拿着她威胁不了你?”景炎挑眉,一脸嘲弄。

    他景炎会做无用功?

    “不……你能,你很了解不是吗?要不是千城能威胁到本宫,你怎么可能扣留千城。”景炎不能用千城的生死威胁他,可还能用别的来威胁他。

    比如:千城的清白,千城的未来人生……

    他不可能放任顾千城落在景炎手里,哪怕知道景炎不会伤害顾千城也不行。

    “殿下是聪明人,和殿下说话果然实在省心。那么……为了千城,殿下你能付出多少?”景炎冷着脸,冷酷的拿顾千城和秦寂言做交易。

    他这样的人自私又无情,既然注定得不到顾千城的心,他又怎么会损失自己即将到手的利益。

    景炎面无表情,可只有他知道,他的心有多么痛!

    如果可以,谁愿意利用自己喜欢的女人?

    如果可以,谁愿意背负枷锁而活?

    如果可以,谁不想活着阳光下?

    可是他不能,他不是什么景庄的庄主景炎,他是昭仁太子的后人,他还是未村的遗孤,他是秦景炎,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本宫——保你平安离开江南。”这是他能拿出来的,最大的诚意,也是景炎需要的。

    “殿下爽快。”景炎不用想也知,他撤离江南的事,必然是顾千城说给秦寂言听的。

    虽然,这是他故意透露给顾千城知晓的,可看到顾千城一见到秦寂言就把他卖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

    他的运气着实是差了一点,他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能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女人呢?(..)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