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成长,一报还一报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顾千城在院子里等景炎,并不是为了问景炎,秦寂言和焦向笛他们的安危,她纯粹就是在等景炎罢了,景炎的答案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景炎早早回来了,就表明秦寂言安全离去了,景炎身上无伤,那么……

    秦寂言必然也没有受伤,甚至两人可能连动手都不曾。

    至于焦向笛和顾三叔有没有被救出去?

    说实话,这不是顾千城需要担心的事,她已经做了她能做的一切,剩下的事她无能为力。

    她现在这个样子,自身都难保,还能奢望她去保别人?

    别开玩笑了!

    不理会景炎离去前故弄玄虚的话,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顾千城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她相信,她今晚会睡得很香甜!

    顾千城一夜好梦是必然的,而秦寂言和景炎今晚则肯定无法入睡了。

    子车成功带人救出焦向笛与顾三叔一家,可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焦向笛一个人还好,只要派人带着他就能平安离开,顾三叔一家就十分麻烦了。先不说顾三叔年纪大,走路慢,就说顾三夫人和顾承意,一个女人一个小孩,纯粹就是拖累。

    要不是有武家的死士从旁协助,子车真想把顾三叔一家丢下。

    这个时候可不适合带什么女人、孩子出城,可偏偏这一家人又是秦殿下再三交待,非要救出去不可的人。

    要护着顾三叔一家,子车一路且战且退,十分艰辛,要不是这一家三口还算听话,子车肯定会打得不耐烦。

    他学的武功是杀人技,从来不是拿来救人的,救人这种活他真得干不来。而且他并不是有耐性的人,要不是有武家人从旁协助,他估计把人落下都不自知。

    就这么边打边跑,子车一行人终于来到城门口,而这个时候守城的官兵收到消息,正摆出箭阵狙击子车一行人。

    “大人,是弓箭手,强冲的话会有危险。”暗卫将焦向笛护在身后,扭头对子车道。

    有子车断后,暗卫一路带着焦向笛还算轻松。

    “等……”子车率先停下脚步,而暗卫见状也跟着停了下来。

    子车这一停,就给了景炎的人机会,“围住他们。”

    景炎的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子车一行人团团围住,“放下焦大人与顾大人,保你们不死。”

    “哼……凭你们,也敢对我放狠话?”子车冷笑,清冷的月光照在他那张白皙无血色的脸上,看上去就像是厉鬼,顾承意看了一眼就默默地移开眼。

    这个大叔虽然救了他们,可是真得好吓人!

    默默地抱紧武家人,顾承意本能的更亲近顾千城的人。

    “你们跑不……”景炎的人正欲动手,就听到城门口传来一阵巨响,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一束束火花在城门内外闪现……

    “**,是**!”

    景炎的人刚开口,就听到“嗖”的一声,一个个**包飞落下来,那**包像是长了眼一样,专落在弓箭手面前。

    “快,快闪开……”很快,排列整齐的弓箭手,立刻被打散了,而包围子车的一行人,也因为**而不得不散开。

    “殿下来了,我们走。”子车一看,就知是秦寂言来接应他们,带着人转身往外走。

    “带人离开,本宫断后!”一身黑衣的秦寂言站在城墙上,将手中最后一枚**丢下后,抽出手中的佩剑,如同雄鹰落地,飞身而下……

    有了秦寂言的加入,子车身上的压力顿减。

    “夫人,快走。”武家的死士分别搀扶着顾三叔、三夫人和顾承意。顾三叔和三夫人虽然一头的汗水,可仍咬牙跑起来。

    顾承意就差了一些,他本身就喜文不喜武,为了参加明年的科考,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苦读,更是疏于锻炼,没跑两步就累得气喘,武家的死士倒是想要背着顾承意跑,可顾承意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真要背着他跑,说不定更拖后腿,而且把人背在身后,要有流箭飞来,谁也不敢保证能护得了身后的人。

    “小少爷,坚持住。”武家的死士尽量拉着顾承意,让他省些力气。

    “好……”眼见就要到城门口了,顾承意脚一葳,突然摔倒在地。

    而此时,慌乱散开的弓箭手们又再次聚拢,一支支利箭从左右两侧飞射而来,武家的死士忙挡在顾承意身前,用刀格开他面前的箭,“小少爷,能站起来吗?”

    “能……”顾承意咬牙站起来,刚一动就发现自己飞了起来。

    “啊……”一阵天旋地转后,顾承意发现自己双腿悬空,脑袋朝下,这姿势让他十分难受。

    顾承意吓得大叫一声,换来子车不满的冷呵,“再叫,割了你的舌头。”

    “唔……”顾承意忙捂住自己的嘴,一动不敢动,哪怕被子车夹在腋下十分难受,顾承意也不敢说半句。

    有子车带着顾承意,秦寂言断后,暗卫和武家的死士顺利把焦向笛、顾三叔和三夫人带出了城,只是子车在出来的刹那,一支利箭射向顾承意的脑袋,子车发现后已来不及挥刀,只能飞速旋转,将顾承意抱在身后,然后替他挡住那一箭。

    “噗嗤……”箭没入子车的大腿内,子车却看也不看,将箭拔出,夹着顾承意就往外走……

    看到子车不断渗血的大腿,顾承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大颗大颗的泪珠往外滑落,脏污的小脸闪过一抹决绝,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哭出来。

    半大的少年,又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又一次成长起来……

    很快,秦寂言和子车就出城了,而在他们出城后,景炎的人并没有追出来,而是将城门关闭,在城墙上架起弩弓。

    “瞄准!”

    “射!”

    “嗖……嗖……嗖……”

    手腕粗的弩箭划破虚空,从城墙往下射,“咄……咄……咄……”落在秦寂言的身后,大半箭头都没入土里,可见这一箭的杀伤力有多强,要是被这一箭射中,就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很明显,景炎这是在还京城的那笔债!

    这是江南,秦寂言想要出去,不吃苦头怎么行?

    给读者的话:江南的局差不多就要收尾了,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今天先更两章了,我明天在路上琢磨一下再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