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任命,被遗忘的漠北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白色的雪,小小一片却十分霸道,任你有千般颜色,都会被一片雪白覆盖。

    武毅还未走近,他留在雪白之上的点点血花,就一一被那片雪白覆。如果不是之前亲眼所见,怕是没有人会知道,那片白雪之下,是怎样的殷红……

    武家的房子根本无法住人,不过武毅也没打算让他们住在这里,在漠北,一到雪季大家都不会住在屋子里,因为……

    “雪太大,会把屋梁压垮。”所以漠北的房子都很矮。

    “到了雪季,我们一般住在地下。”武毅熟门熟路的把秦寂言和顾千城,带到废墟下面的洞里。

    说洞太寒碜了,应该说建在底下房子,一间一间的格局,看上去十分规整,通风效果也很好,不过因为武家太久没有人住,并没有提前烧热,所以走到下面依旧是冰冷渗骨。

    “在漠北,大家都住在这样的地方?”凤于谦在地下住处转了一圈,眉头紧皱。

    这地方压抑、逼仄,他们几个到好,可就怕秦殿下和顾千城吃不了这个苦呀。

    “除了莫老大,大家都住地下,安全。”武毅拖着受伤的身体,去点燃柴火,先将这里烧热,不然阴湿的环境,实在无法让人久呆。

    凤于谦看武毅一拐一拐的样子,着实是看不过去,“你先去包扎伤口,这里我们来。”

    暗卫几个动手能力都很强,虽然对这里不熟悉,可地下的空间有限,看一眼大致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咳咳……”武毅咳了两声,并没有拒绝,他这个样子就是想要拒绝也不行。

    武毅走到角落,顺着墙角坐下,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完全没有上药的意思。

    顾千城在四周查看了一眼,一回头就看到蜷缩在角落的武毅,上前道:“你的伤需要包扎,别蹲在这里。”

    地下可以有透气,但无法透光,只靠几盏小油灯照明,要不是顾千城眼神好,都发现不了躲在角落里的武毅。

    “不用,只是皮外伤,休息一下就好了。”武毅拒绝,不是故作冷傲,而是习惯这样的生活。

    “我们对漠北不熟,你要病倒,谁带我去见武家人?”顾千城直接把武毅拉了起来,毫无防备的武毅被顾千城一拽,差点摔倒在地,幸亏顾千城手脚麻利,一把将人搀扶住。

    “我真的没事,我明天就带你去找人。”武毅想要挥开顾千城,可凭他现在的力气根本做不到。

    “别和女人似的扭扭捏捏。”顾千城没空管武毅,示意暗卫帮忙,一同把武毅拉到中间,让他在行礼上坐下。

    “脱了!”武毅的外套沾了血,但没有破损,顾千城一时间也不知武毅伤在哪。

    武毅没有动,暗卫看了秦寂言一眼,得到秦寂言的同意,便上前把武毅的衣服脱了。

    棉衣、中衣,里夜,七八件衣服全部沾了血,里衣更是被血浸透,粘在伤口上。

    “是鞭伤,伤势很重,还在流血。”暗卫没有将里衣脱下,不是不脱,而是脱不下来。

    衣服和伤口沾在一起,要把衣服脱下来,必然要连着那块皮肉一起扯下来,这会加重武毅的伤势。

    “把裤子也脱了,再去拿瓶烈酒来。”顾千城查看后,抬头对暗卫道。

    “没事的,血不流就好了。”武毅看着众人忙进忙出,一副自责的样子。

    “不上药,你的伤口止不住血。”顾千城将武毅的里衣剪开,用手指在伤处沾了一点血迹,放到鼻间闻了闻,“鞭子上浸了药,会让你一直流血不止。”她就说嘛,这么冷的天,这血怎么会一直流。

    “不会,这药……药效只有半个时辰,到了时间就不会再流血。”武毅一点也不意外,熟稔的语气无声告诉众人,这不是他第一次挨打。

    “流半个时辰,足够要你半条命。”顾千城听武毅这么说,就知抽打武毅的人,绝对是用药高手,或者说他身边有这样的高手。

    按这个血量流半个时辰,要不了武毅的命,却能让武毅虚弱一年半载。

    “死不了就行,在漠北能活下来就是福气。”武毅话是这么说,可却没有拒绝顾千城为他上药。

    身子太弱,无法挺过漠北的雪季。

    在漠北物质匮乏,顾千城也没有办法给武毅清理伤口,只能用他们喝的烈酒,将伤处擦一遍。

    烈酒碰到伤口,发出“嗤嗤”声,伤口处有白色的泡沫冒出,武毅疼得五观皱成一团,却一动不动……

    是上能忍的人,而越是能忍的人,内心越是强大,武毅不简单。

    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情绪,状似无意的问道:“你说的莫老大是谁?”武毅不止一次提起这个人。

    “北漠的土皇帝,朝廷任命的守备。”武毅没有隐瞒,略带几分嘲讽的看着秦寂言。

    秦寂言眉头微皱,“你说他是朝廷任命的守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朝廷一年前换了漠北的守备,新任守备应该姓钱,一个得罪了权贵,被发配到漠北的寒门官员。

    “他有朝廷的文书,官印,住在官衙,他不是朝廷任命的人,是谁任命的人?”武毅仍旧是一脸讥讽。

    也许别人不知,可作为武家人,武毅当然清楚,莫老大并不是朝廷任务的守备,可那又能如何?

    在漠北,莫老大就是漠北的守备,漠北从上到下都听他的,要说他不是漠北的守备,衙门那些人第一个不认。

    “他是什么人?”秦寂言并没有将武毅的嘲讽放在眼里。

    天高皇地远,漠北这个地方有偏有远,即不是军事重地,也不是粮食重地,更不产矿,从来没有税收,也不需要户部拨银,除了流放犯人外,什么用处也没有,别说身为储君的秦殿下,就是普通官员都不会关注这个地方。

    漠北的守备一职,一向被大秦官员视为洪水猛虎,只有被排挤的,在官场上呆不下去的人,才会被丢来漠北当守备。

    来漠北当官,其实和发配差不多,这么一个地方,会有人关注吗?(..)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