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怀念,怎么就不求情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皇帝态度十分明确,秦寂言今天非跪不可,非受罚不可,要是秦寂言不跪,又是抗旨不遵!

    到时候数罪并罚,秦寂言会更惨。

    诚如顾千城所说的那样,老皇帝现在还是皇上,他要找秦寂言麻烦,随便那个理由就能拿到秦寂言的错,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罚他。

    好比现在,老皇帝给秦寂言扣了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可却只让他罚跪,不知情的人听说此事,还要说老皇帝看重秦寂言,对他罚得太轻。

    要知道抗旨不遵可是要杀头的,和杀头相比,跪两个时辰算什么?

    在旁人看来,老皇帝这么做是偏袒秦寂言,他要是不知好歹,再抗旨不遵,那可就是恃宠而骄。

    今天这场罚跪,秦寂言跪也得跪,不跪也得跪!

    老皇帝的意思秦寂言明白,确定司徒公公不会让他进去,秦寂言没有多说,转身就外走。

    他不是不可能硬闯,只是硬闯又会给老皇帝留下一个把柄,太不划算。

    “殿下……”司徒公公见到秦寂言这般干脆,心有不安,不由得出声唤了一句。

    秦寂言脚步一顿,转身道:“司徒公公还有事?”

    “奴,奴才……只想和殿下说一声,圣上他是心疼你的,也是向着你的。”只是秦寂言这次做的事让老皇帝很不满,要不然老皇帝也不会如此落秦寂言面子。

    “本宫知道了。”秦寂言无意与司徒公公多说,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

    司徒公公看着秦寂言的背影,不由得叹气:殿下这脾气也不知像谁,怎么就不知服服软呢?

    “司徒,进来。”不给司徒公公太多时间感慨,老皇帝在里面唤道。

    司徒公公不敢多停留,转身就往殿内走去,跪下道:“圣上。”

    “他走了?”老皇帝问的人,自然是秦寂言。

    “是的,殿下往宫外走了。”司徒公公如实回道。

    老皇帝皱眉,再问道:“他有什么吗?”

    “殿下什么也没说,只说知道了。”司徒公公不知道,老皇帝有没有听到了他和秦寂言的对话,可老皇帝问起,他只能如实回答。

    “混账东西,犯了那么多错,居然什么也不说,他就不能服个软吗?”老皇帝听到秦寂言没有求情,心里十分不高兴。

    他确实是气秦寂言给他惹事,不听他的话,明明说去找《夷国志》,结果居然跑到漠北去了。

    你说去漠北就去漠北吧,他还把长生门的药谷给端了,端了药谷就算了,左右一个药谷长生门还不敢和他们计较太多,可是……

    秦寂言还把人家圣女给抓走了,而且怎么都不肯交出来,简直是让人生气。

    “圣上,殿下说了想进来见你,是奴才把殿下拦住了。”而司徒公公会拦下秦寂言,是因为老皇帝提前有交待。

    “你不让他进,他就不能多说两句吗?他是朕的孙儿,朕还能要他的命不成。”诚如顾千城所说的那样,除非秦寂言造反,不然老皇帝绝不会要秦寂言的命。

    “圣上,你又不是不知殿下的脾气,他这脾气和先太子一模一样,虽然执拗,可最是孝顺不过。圣上说不肯见殿下,要殿下去跪,殿下哪里敢惹圣上不高兴。”司徒公公见老皇帝并不是真的气秦寂言,便出言为秦寂言说了几句好话。

    “太子是个好的,可惜去得早了。”老皇帝一想起太子,不由得陷入深思与后悔。

    人老了就会不断的想起从前的事,身边几个儿子不是造反,就是有造反的念头,相反早死的太子虽然权势极大,名声极好,可从来不曾有造反的念头,甚至他这个父亲一再打压,他也没有流露出反抗的苗头。

    和现在几个儿子一对比,老皇帝越想越觉得先太子好,可是人都死了,再好又能如何?

    “你说……寂言这性子,怎么跟他父王一样,都不喜欢求情、解释呢?”要是其他的儿子、孙子,被他这么罚了,必然要哭、要闹,到时候母妃、外家一一会上来求情,最后闹得他罚不下去。

    “圣上,殿下这是孝顺。”司徒公公不知除了这句外,他还能说什么。

    他能告诉老皇帝,秦寂言是浑不在意吗?

    是的,浑不在意,不在意老皇帝的处罚,不在意罚跪的事。

    旁人看不出来,可一辈子与人打交道,人精似的司徒公公哪能看不出来。

    圣上此举,看着是落了殿下的面子,可却也让殿下与老皇帝离了心,以后……

    恐怕没有以后了。

    想到这里,司徒公公就不由得叹气,可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就算看得再明白也是不能说的。更何况,当年……

    唉,当年的事也没有什么好提的,眼下才是最重要的。

    司徒公公忙收敛心神,打起精神应付老皇帝的寻问,只是老皇帝问了几句话,外面就有人来通报,长生门的圣使求见。

    秦寂言前脚进宫,长生门圣使后脚就跟进来,可见这消息灵通的呀。

    “快宣。”一听长生门的圣使来了,老皇帝就将秦寂言的事丢在脑后。

    司徒公公再次叹气,默默地走出去,引长生门圣使进殿。

    “见过圣上。”长生门圣使并没有跪拜,而是简单的作了个揖,,老皇帝没有一点异样,似乎是习以为常。

    “圣使免礼。”老皇帝对长生门的圣使十分客气。

    没办法,他续命的药,还是长生丹都要指望长生门,他现在没有办法傲呀。

    “多谢圣上。圣上,你的药我们的人已快马加鞭送到京城,我一收到便急急进宫,还请圣上原谅我们送晚了。”长生门圣使真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之前老皇帝没有对付秦寂言的举动,长生门就一直咬着说,海上风浪大,他们的船出了意外,老皇帝的药短时间内送不过来。

    现在秦寂言一进城,就被老皇帝罚了,长生门就把药送进来了。

    明知对方是推辞,可现在也不好撕破脸,老皇帝心里膈应的要死,可此时却要故作感激,“圣使辛苦了,来人呀,赏!”

    赏赐一早准备好了,各式珍宝、名贵的药材如流水一般给长生门的圣使,老皇帝不心疼,而长生门的圣使也不曾客气。

    以珍宝换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交易!(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