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赢家,废了他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皇帝是什么样的人,秦寂言比他更清楚,老皇帝不肯承认自己专断独权,不肯放权,秦寂言也不会和他争辩。

    和一个失败者争辩,你就是争赢了他,又能如何?

    在老皇帝发怒前,秦寂言上前替老皇帝拉好被子,“皇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皇爷爷不必担忧。”

    “你,你要做什么?”老皇帝拉住秦寂言的手,颤抖的问道。

    秦寂言轻轻地抽出自己手,“皇爷爷,我要继位。”

    “继位?你,你真的要……”老皇帝震惊的看着秦寂言,嘴巴半天也没有合拢。

    “皇爷爷,都走到这一步,你觉得我们祖孙二人还能回去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平静的看着老皇帝。

    “皇爷爷,当年我父王不曾夺位,你都让人杀了他,现在……我已经做到这一步,你说我要不坐上皇位,我的下场会怎样?”

    “你,你……知道些什么?”老皇帝脸色大变,惊恐的看着秦寂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

    怎么可能,寂言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秦寂言摇了摇头,说道:“皇爷爷,昭仁太子的后人都出现了,你不会以为十六年前的事,还能瞒得住吧?”

    “是他,是景炎告诉你的?”老皇帝眼露凶光,那样子就好像要吃秦寂言。

    不,应该是他更想吃了景炎。

    “算是吧。”秦寂言想到当年老潭面馆的案子,还有西胡大牢的事。

    景炎,比他想像中藏得还要深。

    “咳咳……”老皇帝猛得咳了几起来,好半天才平复下来,涨红着脸道:“是你,是你放走了景炎对不对?”

    “昭仁太子的后人,需要我放吗?”秦寂言即不承认也不否认。

    有些问题没有必要回答,说出来没有好处,反倒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京城那一次,要是没有你放过他,他怎么可能跑得掉。原来你在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末村的事,就知道了你父王的死,你这是在报复对吗?你在报复朕?”老皇帝挣扎着要起来,最终却是跌倒在龙床上。

    秦寂言深深地看了老皇帝一眼,闭上眼,“皇爷爷,我从来没有想过报复你,真要报复,我不会等到现在。”他远本老皇帝想的更早知道真相,他要报复早就动手了。

    “不是报复那你现在是什么?你软禁朕,你要篡位,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谋反,朕,朕可以杀了你!”老皇帝用力捶打床板,气愤的大喊,可满殿上下却没有一个人回应。

    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美人白头,英雄迟暮。不管老皇帝承不承认,他老了,而他今天会败得这么惨,就是因为他老了。

    要是十六年前,他的大臣,他的后妃们,断不可能这般齐心的站在秦寂言身后。

    皇上老了,老到让大臣和后妃们失去信心,老到无法钳制他们,也无法保护他们。

    面对老皇帝的怒火与指证,秦寂言始终平淡如初,等到老皇帝说,才不疾不徐的道:“皇爷爷,我是你一手教导师的,我很清楚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为了活下去,我只能选择继位。”

    给老皇帝时间,让老皇帝缓过来,老皇帝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以弑父、杀兄、杀子,他的皇爷爷会介意再杀一个孙子吗?

    “你好,你好……你很好。朕栽在你手上,无话可说。”知道权利与亲情都无法拿秦寂言怎样,老皇帝再次失控,指着门口道:“滚,滚滚,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滚出去。”

    秦寂言也不生气,从善如流的道:“孙儿告退。”

    秦寂言一出去,立刻就有宫女太监走进来,殷勤的服侍老皇帝。

    “滚出去,朕不需要你们服侍,叫司徒进来,听到没有,叫司徒进来。”老皇帝在寝殿内大喊大叫,可是……

    服侍他的宫女太监却像是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老皇帝怒极,开始砸东西:“都聋了吗?没听到朕让你们滚出去,没听到朕让你们叫司徒进来吗?”

    “说话呀,你们这群狗奴才!”老皇帝随手抄起玉枕,砸向离自己最近的太监。

    “嘭……”玉枕正中对方的脑门,血当即溅了出来,那太监痛得嘶喊,可却只发出“嗬嗬”声,嘴巴一张就看到嘴里黑洞洞,空无一物。

    “你,你,你们……”老皇帝两眼一番,再次晕了过去,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一个尽职的司徒公公在,照顾老皇帝的太监见状,只是将老皇帝扶好,收拾好寝殿内的碎片,然后去请太医……

    秦寂言从老皇帝的寝宫出来,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来到关押司徒公公的地方。

    “司徒公公,近来可好?”秦寂言在司徒公公对面坐下,神态从容,语气自然。

    “皇太孙殿下找奴才何事?”司徒公公跪在秦寂言面前,言语生疏,少了以往的亲近。

    秦寂言并不在意,只道:“本宫知道你手上有一支人,说说你的条件?”既然出手了,秦寂言就要将老皇帝手中所有的势力,全部斩杀干净,绝不给老皇帝反击的机会。

    “殿下,老奴是圣上的人。”所以,不管什么条件,他都不会答应。

    “放心,皇爷爷出宫安养晚年,本宫会许你一同随行。”但前提是司徒公公,要将他手中的人交出来,不然司徒公公永远不可能出宫,当然短时间内也不会死。

    司徒公公突然笑了一声,“殿下,我说出来了,你会信吗?”

    “本宫记得父王曾提过你,本宫会信。”是会信而不是相信,可见秦寂言还是不相信司徒公公的。

    当然,这要看司徒公公交出来的东西,他才会考虑要不要信他。

    “先太子确实对奴才有恩,可是……奴才只有一个主子。”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背叛皇上,这就是司徒公公的答案。

    秦寂言听到这话,略有几分失望,抬眸看了司徒公公一眼,没有再劝说,起身道:“既然如此,本宫成全你的忠心。来人……”

    秦寂言转身,背对着司徒公公,对面前的人命令道:“废了他。”

    人不死,司徒公公手中那只人马,就不会交给别人,给他时间,他总能查出来……

    给读者的话:

    在看何以,网络看到二十多集,一直在等应总说出以前的事,结果一直不说,急死我了……然后,我想说何以琛帅死了。

    ...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