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大势,顺应民意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最紧张、最让人不安的,莫过于大局敲定的前一刻!

    秦寂言逼宫的当晚便是最危险,也是最难熬药的时刻,只要过了今晚,明晚早朝上名份确定,那么大局就定下来了,谁也改不了。

    秦寂言并不完全是夺宫,他本身就是皇太孙,封大人手上又有老皇帝寂禅位的诏书,秦寂言此举不过是将登基的时间,提前敲定罢了。

    早朝前半个时辰,一刻井然有序,没有一丝突发意外,秦寂言就知道事情成了。

    只一个晚上,看似简单的很,可谁知他为这一个晚上付出多少。

    他之前没有收服文武大臣,没有收拢兵权,没有拉拢皇后,没有得到锦衣卫的支持,他今天根本不可能成功。

    一天一夜的时间,他控制皇宫,控制京城,控制所有有异动的官员。

    为了今天这一刻,他做了太多太多准备,而他之前所做的全部准备,在这一刻全部派上了用场。

    呼……吐了口气,一夜未睡的秦寂言仍旧精神奕奕,眉眼间没有一丝疲倦,浑身都散发着斗志。

    只一夜,这个男人身上便有了君临天下的霸气。

    不,应该说这个男人身上,一直都有君临天下的霸气,只是他一直收了起来,从不视人,只在登顶天下的这一刻才显露出来。

    真的,藏得很深!

    封似锦忍不住感慨,又忍不住佩服。

    不愧为是皇室中人,这份忍耐,这份能耐,放眼天下也就只有景炎能与之相抗衡。

    景炎输在他手上,不亏!

    “来人,更衣!”在封似锦感慨间,秦寂言已做好上早朝的准备。

    随着秦寂言一声令下,殿下的太监、宫女捧着皇太孙的服侍鱼贯而入,沉默却细致的替秦寂言换上朝服。

    封似锦见状,亦退到偏殿,准备换上朝服。

    他回京城后,老皇帝就升了他的官,现在他是一个五品的小官,有幸能上早朝,能见证到这历史性的一刻。

    大秦每日小朝会,三日大朝会,七日一休沐,今天正是大朝会,文武百官都会上殿,老皇帝以往身子稍好,大朝会也会出现,只是今天……

    “早朝的时辰快到了,寂言这上时候已经在为上朝做准备了吧?”半夜醒来的老皇帝,在太监的搀扶下,在窗前坐了一夜。

    看着黑夜被白昼取代,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渐渐变亮,老皇帝的眼神越发的暗淡,浑身都透着一股死气。

    他强势了一辈子,大权在握了一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被孙儿囚禁的一天。

    “朕防备了所有人,却独独没有防备你。”老皇帝闭上眼,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这一生,上对不起亲父,下对不起妻儿,可独独没有对不起寂言,可最后他却败在这个他一手教导的孩子中。

    “朕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做到这一步。同时,朕亦很欣慰,你不愧为是朕教导出来的孩子,朕相信大秦在你的治理下会越来越强盛。朕也算是对得起江山社稷。”

    此时,说再多都是安慰人的,可没有这些安慰人的话,老皇帝怕自己会疯掉。

    从高高在上的帝王,落到被人囚禁,受人摆布的地步,他无法甘心。

    可,再多的不甘又能如何?

    没有人替他办事,他便是一个普通的老者,甚至比普通的老者还不如,因为他没有一副健康的身体。

    “吱……嘎”沉重古朴的宫门打开,排成两列的文武大臣,依次入殿。

    待到大臣一一站好,已是一刻钟后。

    满殿寂静,不管平日多么高调、张狂的人,此刻皆是一脸沉默的站在殿中,有不少人脸色不佳,眼睛血红。

    没办法,昨天那一场震动实在太大,在场的人就是消息再不灵通,这个时候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脸色不佳归不佳,大部分神色中还是透着喜悦。

    没办法,他们早早就倒向了皇太孙殿下,这个时候皇太孙殿下继位,对他们虽然不会有太大的好处,可却能保证绝对不会有坏处。

    至少比老皇帝当政,放任太监掌权的好。

    在这群读书人眼中,太监就是太监,是低贱的奴才,这样的人就是再有才干,也入不了那些清流大儒的眼,要他们受一个太监的掣肘,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百官到列,不多时就传来太监尖锐而高吭的声音:“皇太孙殿下驾到!跪!”

    “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大臣齐齐跪下,齐声喊道。

    秦寂言从皇太孙的走道走出来,站在龙椅下方,“众卿免礼。”看着匍匐在地的百官,秦寂言一脸平静,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他不是装的,他是真没有兴奋,激动的感觉。

    对他来说,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没有什么好惊喜的,也没有什么好忐忑的。

    说句稍显矫情的话,那个人人争抢的皇位,在他眼中还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要不是被逼非争不可,他根本不愿意去争。

    是以,现在得到这个位置,他也不觉得是件值得高兴。

    坐得多高,就得承担多大的责任,他当了皇帝,责任会更大。

    “谢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朝起身,太监一扬拂尘,再喊:“圣上龙体欠安,皇太孙殿下监国。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太监的话一落下,便有礼部尚书出列:“臣,有事启奏。”

    “何事?”就算是演戏,也要做足全套,秦寂言没有什么不耐烦。

    “殿下,圣上龙体欠安,无法处理国家大事,之前圣上便已写下禅位诏书,臣请殿下为了江山社稷,即刻继位,以安民心。”礼部尚书点题后,便扬扬洒洒说了一大堆秦寂言现在继位对大秦、对天下的好处,说得秦寂言要是现在不继位,就对不起天下百姓一样。

    说了一大堆后,末了礼部尚书又以同样的请求结尾:“臣请殿下,即刻继位,以安民心。”

    “臣附议。”

    “臣请殿下,即刻继位。”

    ……

    礼部尚书的话,引来众朝臣的认可,在场的官员不管是不是,已经倒向了秦寂言了,在大势所趋之下,没有一个人会反对。

    秦寂言看了一眼,轻描淡写的拒道:“不可。”而他这一拒绝,便引来朝臣一而再,再而三请求:“臣请殿下,即刻继位。”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黎民百姓,臣请殿下,即刻继位。”(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