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证据,光凭一块玉不足已取信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朝臣的质疑在秦寂言的意料之中。要是满朝大臣,没有一个人怀疑风遥的身份,全都急吼吼的叫他认下风遥,那才叫奇怪呢。

    秦寂言没有急着承认风遥的身份,有些事急不来。将黑玉放回锦盘,秦寂言说道:“风遥的玉佩从哪里来的,这块玉佩能不能证实风遥的身份,我们说了并不算。来人,宣凤老将军进宫。”

    “对,宣凤老将军进宫,凤老将军必知,当年这块玉有没有随凤云霁下葬。”刚刚出声质疑风遥的大臣,立刻说道。

    他想,凤老将军肯定不愿意认下风遥这么一个麻烦。凤家是执掌兵马的家族,家里有一个西胡公主的儿子,凤家还能继续执掌兵马,得帝王信任吗?

    皇上在宫里等人,底下的人就是跟断腿,也要在第一时间把人带进来。

    凤老将军在得知风遥进城后,就猜到秦寂言会召他觐见,暗中已做好准备,当侍卫前来时,凤老将军立刻起身,随他们进宫。

    一路快马加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凤老将军就到了宫门口,看到被远远甩在后面的侍卫,凤老将军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呀,连他一个老东西都比不上。

    凤老将军心里担心风遥,可又不好丢下侍卫独自进宫,只得强压下心中的焦急,在宫门口等侍卫赶来。

    侍卫一到宫门口,就下马请罪,“卑职无能,请将军恕罪。”侍卫简直是要哭了。他已经跑得很快了,可风老将军却比他更快。

    皇上急诏不错,可也不至于这么急吧?

    他一度以为,凤老将军这是不要命了。

    “养尊处优,无能!”凤老将军不客气的评价道,而因他这句话,宫里的侍卫皆遭殃了,一个个被秦寂言丢去重新训练。

    皇宫侍卫,连一个年迈老者都跑不过,他还指望这些人护驾?

    侍卫欲哭无泪,想要辩解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得默默起身,引凤老将军进宫。

    到了宫里,凤老将军反倒不急,稳步前行,从容有度……

    倒不是凤老将军不急,而是他不敢着急。宫里的人都是人精,只要他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人盯上。

    风遥的身份实在敏感,他绝不能让人传出,凤家早就知晓风遥身份的消息。

    凤老将军收敛情绪,面色平静的踏进殿内,察觉到左右两侧不善的、探究的、同情的、羡慕的……眼神,凤老将军眉头微皱,不着痕迹的扫了对方一眼。

    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害怕,刚刚还放肆打量凤老将军的人,一触到凤老将军肃杀的目光,就立刻避开,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凤老将军满意的收回眼神,无视跪在殿中的风遥,走到风遥前面,抱拳跪下,“臣参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秦寂言叫起后,便让封首辅将事情经过说凤老将军听。

    封首辅言简意赅把事情说清楚,见皇上没有补充,才继续道:“事情就是这样的,风遥自称是云霁的儿子,手上有云霁的玉佩,我们也不知道玉佩是真是假,只得麻烦老将军跑一趟。”

    封首辅一说风遥是凤家子孙,凤老将军就愣在当场,睿智的双眸染上浑浊,不可置信的摇头,“这,这怎么可能,云霁那孩子,怎么可能会和西胡公主有染?”

    凤老将军一脸呆滞,身受打击,身子摇摇晃晃,似站不稳一般。满殿的大臣看到这一幕,心里颇为同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风遥虽是凤家子孙,可他身上也流有西胡皇室血脉,这么一个子孙在谁家里,都会让皇上忌惮,而落到手握重兵的凤家,皇上就更不可能信任了。

    之前太上皇就不信任凤家了,好不容易新皇给了凤家一个机会,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以后凤家还有崛起的机会吗?

    凤家,怕是要到头了。

    秦寂言暗道姜果然是老的辣,凤老将军这副大受打击,不能接受的样子,着实是惟妙惟肖,日后就算凤老将军对风遥再好,在场的人也不会信,只当凤老将军是在演戏。

    秦寂言说道:“凤老,你看看这块玉佩,可是你们凤家之物。”

    秦寂言一开口,就有太监将凤云霁的黑玉呈现到凤老将军面前。

    凤老将军看完后,一脸沉重的点头,“这确实是我儿云霁的玉。”那样子,好似认命一般。

    刚刚质问风遥的大人,忙问道:“大人,凤家儿郎的玉佩不都是随着凤家人陪葬的吗?这玉怎么会落到风遥将军手里?”

    “云霁的玉早些年就遗失了,并没有随着云霁葬下。凤家也找了几年,却一直没有消息,后来便放弃了。”别说这本就是事实,就算是假的,凤老将军也会说的和真的一样。

    “这么说,风遥将军真是西胡公子与凤云霁的儿子?”质问风遥的大人眉头紧皱,似乎不愿意看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

    “只凭一块玉佩,怎么就能让我们凤家认人。万一是风遥将军自己捡到了玉佩呢?”凤老将军立刻摇头,适时表现出凤家不愿意接纳风遥。

    突然多出一个敌国公主生的孙子,凤家要是爽快的接受,那才叫有鬼。

    “我风遥还不至于这么无耻。”风遥听到凤老将军的否认,冷着脸道:“老将军,我母亲没有必要骗你们凤家。要不是我母亲对父亲一网深情,非要让我认祖归宗,你当我愿意来!”

    风遥这话十分不客气,可众人却能理解。

    凤家从来没有养过风遥,风遥为了认回凤家,可是将手上的兵马全部奉献出来。

    “你,你……”明知风遥是装的,可听到这话凤老将军心里还是一痛。

    这是他的孙儿呀!

    这是云霁唯一的血脉呀!

    他儿子多,可孙子却只有于谦那一根独苗,风遥在军事上的天赋,像极了凤家人,而长相也有五分神似云霁。只是云霁早逝,又常年在边境,每每入京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京中的人对他印象并不深,这才没有发现罢了。

    凤老将军似气极,喘了两气,才道:“风遥将军,虽然你的身份复杂,可我凤家不会让自家的血脉流落在外。光凭一块玉并不足已证明你的身份,你得寻其他证据,让我相信你是凤家子孙。如若你能证明你是我的孙儿,我们凤家必接你们母子进府,承认你母亲是云霁的妻子,你是云霁的儿子。可若无法证明,就别怪我无情了。”

    血脉传承,风遥的身份,这都是凤老将军必须认下风遥的因素。听到凤老将军此言,众大臣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是,风遥要如何证明?

    连两国皇帝都查不出来的事,风遥又能拿出什么证据?

    ...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