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累赘,不疯魔不成活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要!”

    这声音景炎很熟悉,正是倪月的声音。

    “秦寂言!”景炎双手紧握成拳,双眼通红,烛光在脸上闪来闪去,忽明忽暗,更凸显景炎的暴虐。

    这一刻,他是恨秦寂言的!

    在来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陷阱,一个光明正大的陷阱,是秦寂言拿倪月引他上勾的陷阱,秦寂言并不会伤害倪月。

    就如同在江南,他用顾千城为饵引秦寂言上勾,可却没有伤害顾千城一样,可是……

    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眼前的一切告诉他,他太天真了,也低估了秦寂言的狠厉。

    “嘭……”没有任何犹豫,景炎一拳打向支撑帐篷的铁柱,只听见轰的一声,帐篷倒了!

    “啊……快,救命,救命。”

    “有刺客,有刺客。”

    “来人,来人,保护将军,保护将军。”

    帐篷里的人惊慌乱的大喊,外面的人也冲进去救人。

    “嘶啦……”景炎却比所有人都快一步,举剑将帐篷划开,冲了进去。

    帐篷并不大,景炎一冲进去,就看到被一个壮硕大汉压在身下的倪月。

    “哥哥,救我……”倪月空洞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眼珠一颗接一颗的落下。

    “你是什么人,以下犯上可是大罪,还不出去。”壮硕的大汉,在景炎冲进来时,慌忙从倪月身上滚下来,看到景炎身上熟悉的衣服,大汉狠狠地吐了口气,立刻从惊恐害怕,变成训斥严厉。

    景炎没有说话,而是死死地看着倪月。

    倪月一脸惨白,瘫倒在地上,大眼满满是绝望,身上的外衣已被撕破,露在外面的肌肤,青紫发黑。

    “啊……”景炎怒吼一声,脑子不由自主的闪过,末村被毁,母亲和姐姐被人污辱的画面。

    “混蛋!”景炎双眼通红,如同暴怒的野兽,举剑就朝那大汉砍去。

    “不……”那大汉不曾想,自己手底下的兵,会对自己出手,没有防备,被景炎砍了个正着,直接被景炎劈成两半。

    可是,这还不够!

    景炎的脑子里,满是母亲和姐姐被人凌厉的惨叫,她们在一遍遍的喊着“不要”“救我”

    “娘……”眼泪,从景炎的眼中流出,如同疯魔,景炎举着剑,将大汉的尸体砍成一段一段,“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娘……”

    “姐姐!”

    他温柔美丽的娘;他活泼娇俏的姐姐。她们那么美好,那么年轻,却死得那么惨。

    “我不会放过你们,不会,不会!”将大汉的尸体砍成一段段仍旧不解恨,景炎上前,用完好的右脚,踩在大汉的脑袋上,用力,踩扁。

    倪月呆呆地坐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惧意,不自觉地抱紧双臂,不断的往后退,惊恐而戒备的看着景炎。

    好可怕,这个男人好可怕。

    如果他知道,我不是什么末村的后人,不是墨家的血脉,会不会杀了我?

    不,不,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绝不能让他知道,墨家那个小女孩死了,就死在她手上。

    “哥哥,哥哥……哥哥,我怕,我害怕。”倪月紧紧抱着自己,将头埋在膝盖,不停的喊着,不停的唤着。

    她记得,那个小女孩就是这样喊的,每到晚上就是用这样的姿势,坐在角落里,不停的喊着哥哥。

    那时候她是羡慕的,因为她们所有人都不记得自己的家人,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有没有哥哥,只有那个小女孩,不仅知道自己有哥哥,还偷偷留下了一枚铜钱。

    当然,这些并不是那个小女孩自己记得的,而是照顾她们的人,告诉那个小女孩的人。照顾她们的那个人,不知为何对那个小女孩特别好,好到……让她嫉妒。

    “哥哥,哥哥……哥哥,我怕,我害怕。”倪月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脑子里不断的闪过幼时的记忆,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伤心,越想哭得越凶。

    她害怕,害怕谎言被拆穿。

    她害怕,害怕被面前这个男人活活虐杀而死。

    “哥哥,哥哥……哥哥,我怕,我害怕。”

    等到外面的亲兵清理好外面的阻碍,冲进来时,就看到抱着双腿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倪月。还有将大汉的尸体踩成肉泥的景炎。

    景炎身上穿的还是军服,亲卫们一时也认不出他是谁。

    “你是谁?”亲卫看到这一幕,吓呆了,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吐了出来。

    景炎完全无视,继续踩着大汉的尸块。

    “哗啦……”久久不见回答,亲卫也不等了,将刀抽出,指向景炎,“先把人拿下。”

    刀齐齐朝景炎后背砍去,倪月抬头,惊恐的大喊:“哥哥,不要!”

    不知是这一句喊声,还是危险降临,让景炎反应过来。总之在刀刃离他的背只有一寸的距离时,景炎身形一转,不仅避开了亲卫的刀,还反手一击,将亲卫击毙。

    “唰……”一剑击中四人的胸膛,血如同喷泉,猛地爆发而出,喷了景炎一脸。

    景炎随手抹了一把脸,无事人一般上前,走到倪月面前,“别怕,哥哥在。”他当时救不了母亲,救不了姐姐。现在,他一定不会让倪月出事。

    “哥哥,哥哥……哥哥,我怕,我害怕。”心中一酸,倪月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不是她的亲哥哥。

    为什么……

    “没事了,没事了。”景炎弯腰,将倪月抱了起来,低声道:“对不起,以后哥哥不会让你再涉险。”这句话,他更想对他的母亲的姐姐说。

    “娘,以后儿子会保护你,再没有人能伤害你。”

    “姐,以后弟弟会保护你,再没有人能伤害你。”

    “村长,以后我会保护你,保护我们全村的人。”

    他多想把这句话,说给自己的亲人听,说给末村的人听,可是没有机会,他没有机会。

    只有倪月,整个末村只有他和倪月了,他必须保护好倪月,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别怕,哥哥会为你报仇的,今晚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景炎抱着倪月往外走。

    外面的士兵,听到主帐的动静,第一时间冲过来,景炎抱着倪月,不过走了数米,就再次被大军围住。

    而这一次,景炎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个累赘似的倪月存在……

    ...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