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合作,不信也得信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一点也不担心景炎会带着倪月跑掉,除了传旨太监外,再没有第二个跟着,完全放任景炎。

    在外人看来秦寂言这是信任景炎,而景炎也没有辜负秦寂言的信任,一路跟随传旨太监进宫。

    可知情人都明白,秦寂言不是相信景炎,而是知道景炎没有别的选择;景炎会自愿进宫,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此时已是半夜,宫里早已落锁,可有秦寂言的旨意,景炎一行人畅通无阻的进了宫。

    “景炎公子,皇上在前面等着你。”传旨太监将景炎引到议政殿前便停下了,“至于倪月姑娘,不如交给奴才。奴才保证,定不会伤倪月姑娘一根寒毛。”

    传旨的太监并无谄媚讨好之意,只是提醒景炎,带着倪月进去并不方便。

    “好。”景炎爽快的应下,倪月却是身子一怔,“哥哥……”

    “放心,不会有事。”景炎知道,只要他和秦寂言把事情谈妥,倪月就不会有事。而要谈不妥,就算倪月在他身边,他也保不住。

    倪月放松下来,任由宫人将她扶下去,景炎略略整理了衣衫,穿着带血的衣服,一跛一拐的走了进去。

    没办法,他的左脚不仅仅是二次受伤,还是三次,四次受伤,基本上已经废了,就算及时医治,日后也会落下比较严重的残疾。

    “皇上。”景炎站在殿中央,抬头看着高坐在龙椅上的秦寂言。

    秦寂言正在给顾千城写信,景炎进来他便放下笔,上下打量了一眼,“没有朕预想的狼狈。”景炎一身是血,看上去很吓人,可实际上并没有受伤。

    “墨家后人,怎么会蠢的跟上万大军真刀实枪的打。”不需要秦寂言招呼,景炎就走到一旁坐下。

    “腿怎么了?”景炎虽极力掩饰,可秦寂言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景炎的伤,太明显了。

    “残了,唐万斤的力道你又不是知道吗?”景炎并不避讳,大大方方的说道。

    他不是不介意,而是早在封府,就知道自己的左脚好不了。

    “你活该。”秦寂言一点也不同情景炎。拒绝他的条件,跑出去独自寻唐万斤,把自己弄残不说,最后还是要乖乖接受他的条件,不是活该是什么。

    “我不喜欢受人威胁。”秦寂言所说的合作,根本没有给他选择的空间,他会同意才有鬼。

    “朕没有让你吃亏。”出多大的力,得多少东西,景炎短期内会有一些损失,可从长远来看,占领北齐的城池,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解决了北齐的危机。而我却要出人、出力,与北齐硬战,你说我吃不吃亏?”如果不扯上大秦占了多少便宜,他确实不吃亏,可算上大秦占的便宜,他就亏大发了。

    他对北齐开战,牵制北齐的兵马,最得利的人就是秦寂言。而秦寂言什么都不用付出,只需要在事成后,拿出大国的势力压人,逼迫北齐妥协就行。

    也许有人会觉得,秦寂言也出力了,事后出力也是出力不是吗?

    可别忘了,秦寂言事后出力却是为他争取地盘,逼北齐把国土让给他,你说北齐心不甘情不愿,迫于大秦的淫威让了国土后,会把这笔帐算在谁头上?

    大秦强势,北齐惹不起,可他呢?

    他手上就那么一点兵马,与北齐小打小闹还行,真要惹毛北齐,让北齐与他死磕到底,到时候他是向秦寂言求救呢?还是放任自己被北齐灭了?

    这还是最好的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秦寂言事后不出力,或者北齐不卖大秦的帐,强硬的与他死磕到底。

    到时候他鸡飞蛋打,什么也得不到,最后指不定还得向秦寂言求救,甚至被逼与北齐站到对立面,不得不依附大秦。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景炎怎么可能会做?

    “皇上,我知道你聪明,可也别把别人当蠢蛋。”景炎心中不忿,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看秦寂言的眼神,甚至还带着三分戏谑与嘲弄。

    秦寂言并没有放在心上,认真的道:“朕从来没有把你当蠢蛋。北齐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你没有选择。”作为大秦的皇帝,他需要跟景炎讲公平吗?

    亏?景炎势弱,他势强,景炎不吃亏谁吃亏?

    他没有灭了景炎,景炎就已经是占便宜。

    弱肉强食,这是权利场的法则,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只能遵守,别说景炎就是他也不例外。

    “我可以选择和北齐联手打你。凭我和北齐的兵力,怎么也能从大秦咬下一块肉。”而且大秦国土广阔,土地远比北齐肥沃,占了大秦的国土,更有利发展。

    “与虎谋皮,你可以试试。”秦寂言并不担心景炎与北齐合作同,北齐对景炎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景炎与北齐合作,最后的下场必是被北齐当枪使,甚至有可能被北齐反插一刀,被北齐吞并。

    北齐的实力比景炎强太多,当双方实力悬殊过大,那不叫合作,那叫依附或者臣服

    当然,景炎与他“合作”也是一样,景炎只能为他卖命。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会信守承诺,不会在事后吞并景炎手中的势力。

    两害相权取其轻,景炎势弱,想在夹缝中求生,吃亏是必须的。

    景炎冷笑,“跟你合作,难道就不是与虎谋反吗?”

    “至少,朕还算守诺。”帝王一言九鼎这话,从来都只是说说,最是反复无常的人就是皇帝。不过,他还算好,至少不会在这件事上坑景炎。

    当然,前提是景炎足够“听话”,别再给他添乱。毕竟他的脾气,并不算好。

    景炎叹气,闭上眼,认命的道:“找个太医来吧,我脚上的伤需要处理。”他妥协了,也只能妥协。

    “很好,两天后,朕要离开京城。朕希望你在走之前,把皇宫的图纸画出来。”秦寂言要离开京城,景炎也不能多留。

    没有他在京城镇定,景炎绝对有可能在京城掀起一片腥风雪血。

    “我画出来了,你就信吗?”景炎知道,秦寂言要的是墨家留下来的后手。

    “信。朕一直很信任你,不是吗?”这个时候他只能选择信,就算不信也得信,谁叫墨家留下来的后手,只有景炎知道。

    景炎能画出一处是一处……

    给读者的话:今天总算更早了一点,稍后还会有两到三更,我会努力的!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