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狂生,皇上昏庸无道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把出京的日期定在三天后,这就意味着他要在这三天内,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第二天,就是荣王世子与周王被押进京的日子。两人是以暗杀皇上的谋逆罪带进京的,秦寂言没有给他们面子,让他们按规矩坐囚车进京。

    至于周王的家眷,秦寂言也没有为难她们,让她们坐在马车里。不过不是两三人一辆的豪华马车,而是七八人挤一辆马车,马车里的布置也是简陋致极。

    犯人,就该呆在犯人该呆的地方,过犯人该过生活。对他们太好,指不定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有恃无恐的以为,他皇上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京城的百姓一向爱凑热闹,遇到这样的事自然不会错过,看到被关押在囚车里的荣王世子与周王,京城的百姓议论纷纷。

    “那就是荣王世子?我前几年还在富安酒楼外,看到过一次,怎么看着和几年前见的不一样了?”

    “我看着也有些不一样,这荣王世子看上去和牢里的牢头一样,阴森森的可真吓人。”

    “你看他那双眼睛……哎哟哟,可真不是一般的吓人,要不是被关在囚车里,我都不敢看。”

    “相由心生,荣王世子天天想着杀皇帝,谋反,心里想得事多,心事又重,怎么可能不变。”

    ……

    看热闹的有普通百姓,也有普通的官家弟子和学子,看到被押解进京的荣王世子与周王,这些人更多的是感慨。

    “成王败寇,周王与荣王世子败了,怕是没有好下场了。”

    “他们就算再没有好下场,那也是皇亲贵族。皇上一向仁慈,看在同祖同宗的份上,也会放他们一条生活。你看之前谋反的赵王,皇上就没有杀他,只是把他圈禁了,好吃好喝的养着。”

    “最惨的还是他们的追随者,皇上可不会放过他们。前段时间菜市场杀了多少人,连太皇太后的侄子都被杀了,不知这次又要死多少人,我们这位皇上,可不心慈手软的人,杀起人来眼也不眨。”有一狂生,不顾场合的说道。

    他周边的人吓了一跳,有与他亲近的,低头呵道:“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小心别叫人传了出去,有你好受的。”

    而与他不亲的,则是直接站起来,“走走走,我们去别处。”

    “唉……这世道,还不叫人说真话了。皇上能把自己的亲祖父囚禁起来,我们连说都不能说了吗?”狂生尤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还在那一味抱怨皇上昏庸,政局不明,奸臣当道,他这样的人才中不了举,入不了官场,甚至现在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

    好心提醒他的书生,听到这话差点吓得尿裤子,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还真是不少。”封似锦与六扇门的总捕快,坐在大堂,本是防备周王与荣王世子的人出手,却不想却听到无知狂生放狂言,不由得摇头。

    “这样的人就是欠教训,自以为认识两个字,就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了。”六扇门的总捕快是秦寂言的心腹,听到有人当众编排秦寂言的不是,差点抽刀杀人了。

    好在他理智尚存,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宰人不好,给暗处的六扇门捕快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上前带人,可手势打到一半,却被封似锦按住了,“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人形迹可疑,十有**是故意引我们现身。”

    “封大人说得有理。”总捕快并没有因为封似锦的官职不如他高,就看轻封似锦,无视他的意见。相反,总捕快很重视封似锦的意见,也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官差没出面,普通人也不会上前与狂生争执,那狂生就更加有恃无恐,拿起桌上的筷子,对着桌上的盘碗敲了起来。

    “皇上昏庸,囚禁自己的亲祖父。逼得叔伯没有活路,不得不造反,最后还假仁假意的不杀他们,把他们圈禁起来。可实则是把他们当猪狗的养着,我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像当今圣上那般虚伪的人。”

    “我泱泱大国,传世千载,却落到如今奸臣当道,昏君当政,内乱不断,外战不息。大秦危矣,大秦危矣。”

    狂生又叫又唱,那声音几乎传到外面去了,店外看热闹的百姓,都听到了他狂妄的言语,一个个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为划清嫌疑,酒楼外的人纷纷后退,而酒楼里的客人,则纷纷丢下银子,也不要掌柜找银,跑得飞快。

    掌柜得知外面发生的事,快步跑出来,上前劝说那狂生,可那狂生却不是一个听劝的人,轻轻一推,就把掌柜推开了,“一丘之貉,乌合之众!可耻,可耻!”

    “是练家子。”六扇门的总捕快与封似锦是唯一一桌没有走的,看到狂生的动作,总捕快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果然不简单,他就说嘛,普通人就是再没有脑子,也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偌大的酒楼,就只有总捕快与封似锦这一桌还有人,目标十分明显,狂生推开掌柜,拎了一个酒壶,摇摇晃晃的朝两人走来。

    总捕快背对着狂生,想要动手却再次被封似锦按住,“不要急。”

    狂生看似癫狂,可速度却不慢,不过瞬息间,狂生离封似锦和总捕快,就只有五步远。

    “两位兄台……”狂生打了一个酒嗝,步子一顿,提酒壶的手一翻,一道银光闪过。

    “闪开!”封似锦反应极快,抬手将桌上茶壶砸向对方,同时起身后退。

    总捕快是练家子,他的动作更快,不仅第一时间避开了,还将自己的坐的凳子立了起来,朝狂生打去。

    “啪……”匕首刺进了木凳里,刀尖整个没入,可见狂生用力之猛。要是这一刀刺在人身上,只怕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狂生一击未中,也不管没入长凳的匕首,抬头看向封似锦,“封似锦?封家大少?”

    “是。”封家暗卫的人,已经站在封似锦面前,封似锦并不将这小小狂生放在眼里。

    “很好,寻得就是你。”狂生眼前一亮,吹了一声口哨.

    口哨声音不大,可却有一种特殊的频率,封似锦知道这种哨声,能让百米外的人都听到。

    果然,狂生吹响口哨没多久,人群中就蹿出数十个大汉,对面的客栈、茶馆也跑出数个人,齐齐朝他们所在的酒楼奔来。

    封似锦看了一眼,正朝他们这个方向驶来的囚车,皱眉道:“你们是目标是我?”

    他封似锦何德何能,周王与荣王世子的人,居然把最后的力量,用在他身上,真是……荣幸之至。

    “封首辅的儿子,封家大公子,深得皇上信任的天子近臣,除了你还有谁值得我们出手。”狂生狰狞一笑,看封似锦的眼神,就像是看待宰的羔羊。

    “我不懂,你们杀了我有什么用?”真要暗杀的话,那也是杀皇上,杀了他除了引得封家对周王一系更不满外,还有什么用处?

    “谁说我们要杀你了,我们要活捉你。封家出了两位首辅,门生遍布天下,可以说是权倾天下也不为过。你是封家的继承人,你要落到我们手上,你说封家会用什么代价来换回你?”活人比死人更有价值,封似锦死了还有什么用处?

    “我祖父与父亲心中只有大秦,你们就是抓了我也没有用,我们封家人不会为自己的利益,而做出有损大秦利益的事。”这就是封家能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根本。

    不管谁当皇帝,不管谁执政,不管封家得不得皇室重用,封家都不会背叛大秦,出卖大秦。

    “有没有用,得把你抓住了再说。”狂生看了一眼身后,见人来得差不多,挥手,示意身后的人上前,“活捉封似锦,其他人格杀勿论。”

    “是!”一群混迹在人群中半点不显的壮汉,纷纷露出凶悍而狰狞的面,抽出藏在衣服里的大刀,朝封似锦砍去。

    六扇门的总捕头上前接了一下,一交手就发现来者不善,他们这么几个人,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扭头问道:“封大人,对方实力不弱,我们得叫人来。”

    封似锦一直不让他叫人来,他也不敢擅自做主。论起聪明谨慎,十个他也比不上封似锦,皇上也说了,在外面让他多听封似锦的。

    “先不要,等囚车进宫后再说。”狂生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活捉他,可封似锦却不敢相信他的话。

    谁能保证这不是声东击西?

    这些狂生故意袭击他,好让他把潜藏在暗处的人招来,然后另一波人再出手,趁机劫囚车。

    “好吧。封大人你自己当心。”总捕快没法,只得咬牙撑着,不过他并非一个帮手不找,至少埋伏在这客栈的几个捕快,就被他招来了。

    如此一来,双方之间的悬殊也不是很大,至少有一打的可能。再说,他们也不是没有后手的,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这些狂生想从他们身上占便宜,简直是做梦……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