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皇上,你要什么?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这些事,他私下可以查,却不能当着秦寂言的面问出来,哪怕秦寂言知道他知道也不行。

    暗暗叹了口气,封似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寻问过秦寂言确定没有别的吩咐后,封似锦就默默地退下了。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封似锦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再好不过。

    闭目思索,秦寂言略坐了一会,便带着宫人来到天牢。

    天牢里只关了三个犯人,除了周王和荣王世子外,就只有倪月。秦寂言这次过来,是来见周王与荣王世子的。

    天牢位于皇宫地下,阴暗潮湿,没有光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靠两旁的火把照明。坐在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此时是何时,只能凭借三餐来默算时间。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秦寂言沉默的往前走,直到来到关押周王和荣王世子的地方,这才停下脚步。

    “皇上?”周王听到脚步声,扭头看了一眼。

    天牢里的环境虽不好,可里面的布置却是上佳,比起一般的小康之家还要好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虐待两人,桌椅床被、书籍、茶水、糕点应有尽有,周王之前就在看书。

    住在周王隔壁的就是荣王世子,他此刻正在睡觉,听到声音便起身了,不过他的态度却是十分敷衍,看到秦寂言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秦寂言没有放在心上,可也没有看他的意思,而是站在天牢,喊了一句,“周王叔。”

    “罪人当不起皇上这一句皇叔,皇上这个时候来,想必是有事要说,不妨直言?”周王虽然不卑不亢,可态度还算恭敬,至少是拿秦寂言当皇上。

    而这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周王叔是聪明人,不是听明白了朕的话吗?”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从容而自信。

    周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朝秦寂言发怒,可又不知为何生生忍了下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又疲惫的道:“皇上想要什么?”

    “你手中的人,你手中的兵。”秦寂言一向是个干脆的人,并不给周王讨价还价的权利。

    “我能得到什么?”周王多少知道秦寂言的脾气,同样干脆直接的问道。

    “贬回庶民,回你的封地,或者……”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顿,视线落到荣王世子身上,勾唇轻笑,“或者……去漠北!”

    漠北早已被秦寂言收了回来,现在的漠北完全由大秦掌管,长生门再不可能插手。可这并不表示漠北的情况就比之前好,漠北是犯人流放之地,而犯人到了那里想要活下去,就得付出十倍的努力。

    他们为了活下去,会很忙,很辛苦,会没有时间做坏事,想坏事。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周王一瞬间像是苍老了数十岁,“皇上,我还有选择吗?”他本来以为,最差的情况也就像赵王一样被圈养在京城。

    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虽是被圈养无自由,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或者羞辱他,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只是没有自由,没有富贵生活罢了。

    却不想,他这个皇帝侄子了,对他们已经失去耐心,根本不愿意圈养他们。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他们这些做皇子的,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跨过去就是人上人,子孙后代都是人上人,要不放手一博,他们才是真得会后悔。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明天早朝前,朕要看到该看到的东西。”秦寂言点了点头,淡然的收回视线,转而看向荣王世子,“皇弟,你呢?”他与荣王世子是堂兄弟,叫一句皇弟并没有错。

    “成王败寇,皇上要杀要剐请随意。”荣王世子一脸傲然,完没有妥协的意思,姿态端得比秦寂言这个皇帝还要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寂言才是阶下囚。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秦寂言语速不快,语气也不强烈,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在念无聊的奏折,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荣王世子脸色大变,“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

    “他已经走了,离开了京城。不然有人与你们里应外合,怎么还没有把你们救出去?”荣王世子和周王的人能混进城,自然是城内有人接应。至于接应的人是谁,秦寂言现在还不知。不过他不急,这事有封似锦接手,很快就能查清楚。

    封家的人有各种不好,可他们确实是能臣,用他们很顺利,哪怕看不顺眼,秦寂言也不想把封家完全丢开。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秦……皇上,你别想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他的命是我救的,他对我有多忠心,我很清楚。”荣王世子心里已动摇,可面上却肯表露出来,当着秦寂言的面,说得异常坚决。

    秦寂言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却没有多说,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朕明天就让人送你去漠北,好等你那弟弟去救你。”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