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态度,毁了他的帝王路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走得干脆,留下荣王世子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无措……

    看着秦寂言背影渐行渐远,荣王世子紧握双拳,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秦寂言的话不能信,他相信梁笑,梁笑一定不会背叛他。

    当初,父王可是要杀了梁笑,是他救了梁笑。这些年也是梁笑在外为他奔波,为他拉拢人脉,为他不顾一切,这样的梁笑怎么可能背叛他?

    一定不会的!

    看着秦寂言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荣王世子再一次坚定的对自己道。可一转身,他就看到周王伏在书桌前写东西。

    荣王世子大惊,尖锐的喊道:“周王叔,你不会真得要把手上的势力和兵权交出去吧?”把手上的势力和兵权交了出去,他们还有活路吗?

    周王笔耕不停,头也不抬的道:“云策,皇叔和你不一样,皇叔是有家室的人,我已经够对不起他们的,这个时候我总得为自己的家人做些什么。”他也不想交,可不交他们有活路吗?

    胜之为王,败之为寇。既然败了,就要承担失败的苦果。

    “可是你的手下呢?皇叔不会天真的认为,皇上会放过他们吧?”荣王世子感觉喉咙一阵甜腥,似有什么要涌出来,可却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手下和家人,我只能保住一样的情况,我会保住我的家人。”周王仍旧没有回头,在荣王世子做出选择时,他就知道他和云策是不一样的人。

    他们秦家人虽然为了皇位斗得你死我活,可不管是谁,都不会真得不管自己的家人。

    就连赵王那人,在造反前都知道把自己的母妃带走,可见他们秦家的男人,就算再想要皇位,骨子里还是有人性的了。

    “你就不怕跟着你的人,心冷吗?”荣王世子茫然的看着周王。

    家人?他没有家人了,梁笑也不是,他只是一个好用且忠心的属下。

    荣王府一脉,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他没有家人,他只有属下,他没有需要顾忌与担心的人,所以他不需要和周王叔一样,向秦寂言妥协、低头!

    “为人属下,为主子付出命是他们荣幸。至于心冷?云策,你不会以为我们还有机会吧?”就算心冷又如何,他又不奢望还能把这些人召集回来。

    他早已输得一无所有……

    “可是……”荣王世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周王扭头看了他一眼,见荣王世子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不由得叹气。

    周王放下笔,起身,朝荣王世子所在方向走了也两步,语重心常的道:“云策,你还没有明白吗?皇上今天来问我们的话,并不是查不到我们的人,而是想要明确我们的态度。想知道我们是会继续反?还是就此放手?”

    “我把手上的人和势力全部交出去,就表示我就此放手,再不争那个位置,所以我和我的家人可以过平顺的生活,而你……身为阶下囚,却仍想着与皇上作对,你说皇上会放过你吗?”

    周王看在与荣王兄弟一场的分上,把话说得很白,希望能点醒荣王世子。可荣王世子似乎不是那么好点醒的,“我不交出手上的人,并不代表我有反心。”

    他们这些皇子皇孙,谁手上没有几个人,凭什么要他把人手全部交出去,就因为秦寂言是皇帝吗?

    当初皇爷爷在位时,也没有把几位皇叔的权利收走。

    “你要这么想,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周王本是看着荣王的份上,才说这些话,见荣王世子不听劝,周王也不打算再说。

    作为一个不怎么亲的叔叔,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是尽心了。云策自己想不开,要作死,他拦了说不定还会被迁怒,日后要有什么事,还会怪他这个叔叔毁了他的帝王路。

    这世间,好人比坏人难做。他想做好人,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领情,明显云策并不是会领情的人。

    “周王叔……”荣王世子张嘴,却是哇得吐出一口,然后踉跄数步,跌落在地。

    周王吓了一跳,猛地往前两步,看到荣王世子并非中毒受伤,只是郁结在心才吐血,便松了口气。

    隔着牢房,周王也不可能做什么,只说了一句,“好好养身体,漠北那个地方……身体不够好,可呆不下去。”

    “周王叔,我之前……是不是错了?”荣王世子抹掉嘴角的血,问道。

    这一次周王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坐回书桌前,握着笔,奋笔疾书……

    选择没有对错,只有庆幸与后悔。庆幸自己选择对了,后悔自己选择错了。他也不知道云策的选择是对是错,一如他也不知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一样。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他可以去漠北,但他的妻儿不行。他这一生拖累妻儿良多,这个时候他总得为妻儿做一点什么,不然……他有什么脸,去见他的岳父!

    啪嗒……啪嗒……

    周王写着,写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纸上这些人名,都是他死忠的追随者。这些人为他付出一切,可到最后他这个主子,还要把他们卖了,来换一家人的生存,想来也是可悲的……

    秦寂言虽然离开了,可天牢里发生的一切,却都在秦寂言的监控中。对周王的识实务,秦寂言很满意。至于荣王世子?

    秦寂言还真不放在眼里。

    曾如周王所说,他去天牢见这两人,要的不过是一个态度,既然荣王世子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他也就没有必要手下留情。

    从暗格里抽了一封折子,秦寂言随手将其掷在地上,“不留活口,杀无赦!”折子上,记载的是荣王手下的势力,只差那个狂生的存在。

    而今天的事,正好补足了这一点。

    “是。”一黑色的身影,从黑处走出,捡起地上的折子,原路消失。

    黑影消失没有多久,候在外面的太监,就进来报,“圣上,景炎景公子救见。”今天是秦寂言与景炎约定的最后一天,景炎今天要是不来,倪月就危险了。

    “宣。”对景炎卡在最后几个时辰才出现,秦寂言表示不屑。

    景炎也就只剩下这点手段,也只能在这种小事上找存在感了。

    真不明白,景炎在他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就不见学聪明一点?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