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暴躁,皇上真是有心了!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咒骂!

    顾千城此刻,正在咒骂秦寂言。骂秦寂言那个混蛋,给她找罪受,害她孕吐不止,险些连命都吐没了!

    不知是马车太过颠簸,还是肚子里的孩子太不乖,自从离开京城顾千城一直呕吐不止,几乎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地步,甚至最酸的梅子也止不住呕吐的**。

    “呕……”顾千城扶着手,捂着心口,再次吐了起来,可她胃里的东西早就吐空了,此时再怎么吐,也只能吐出酸水,吐了两口后,她甚至连酸水都吐不出来。

    “呕……”什么都吐不出来,可顾千城还是想要吐,扶着树干,干呕个不停。火把照着她的脸上,衬得她的双脸更加的消瘦、苍白。

    老管家远远站在一旁,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小主子似乎很闹腾,也不知这一个月的奔波,会不会伤害到小主子。

    唉……如果可以,他也想要放过顾千城,可没有顾千城,他就无法平安离开;没有顾千城,他就不能把唐万斤骗到长生岛;没有顾千城,他也不能肯定,他们拿到手的《夷国志》是真是假?

    顾千城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身为长生门的长老,哪怕牺牲性命,他也要把顾千城带回长生门。

    小主子,老奴只能对不起你了。

    老管家的视线停留在顾千城的腹部,可很快就移开了。

    不看,就不会揪心,就不会自责,就不会愧疚,也不会后悔!

    子车则如同门神一般站在顾千城的身侧,他不会服侍人,但只要顾千城开口,他就会替顾千城办到。

    “水!”顾千城一开口,子车就把水递到她水边。

    “帕子。”

    接过水,将帕子递上。

    “梅子。”

    接过帕子,递上一罐酸梅,顾千城取了一颗含进嘴里,方觉得翻腾的胃好受了许多。

    “秦寂言什么时候来?”压下呕吐的**,顾千城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

    吐得太狠,太难受,顾千城的好脾气尽失,这几天一直直呼秦寂言的名字。

    “皇上还未动身。”子车如实回答。

    “混蛋,这都多少天了,他非要我吐死在路上,才动身吗?”顾千城身体难受,脾气不免有些暴躁。于是,身为孩子的父亲,秦寂言就成了她出气的对象,即使秦寂言不在她身边。

    “周王与荣王世子被押解回京。”子车弱弱的开口,为自家主子解释。

    皇上不是不来,实在是来不了。周王与荣王世子身份不一般,除了圣上外,再无人能处置他们,圣上就算要离京,也必须先把他们处理好。

    “他就不能先派个人来吗?我都快吐死了。”顾千城脸色发白,身形消瘦,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怀孕的人,可见这段时间她吃了多少苦。

    “皇上派了太医过来。”不过,被您赶走了。

    后面的话子车不敢说,怕说了惹得顾千城更不高兴。

    顾千城最近十分暴躁,一点小事也会引得她发脾气,虽说顾千城也只是发发脾气,并不会怎么样,可是……

    顾千城那一身气势还是吓人的,每次发脾气,子车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秦寂言派来的那是什么太医,除了开药就是熬药,而他开出来的药我越喝越想吐。”秦寂言派来的太医是妇科圣手,对照顾孕妇很有一套,可顾千城情况特别,那太医使出十八般武艺,也没有让顾千城止吐,反倒喝了太医开的药后,吐得更凶。

    那几天,顾千城连胆汁都吐出来。

    “……”子车沉默,不敢接话。

    顾千城已经暴狂了,他现在说了什么都没有。而顾千城是个明理的人,等到她冷静下来后,她自会想明白。

    果不其然,顾千城发泄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又一次无理取闹,顾千城一脸尴尬,“子车大人,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这句话,她这几天常说,一般人以为她是敷衍,可实际上她真得不是故意的。

    她不是一个坏脾气的人,也不是一个控制不住脾气的人,可自从得知自己有身孕,自从孕吐不止后,她就再也控制不住的脾气,发脾气的时候就好像她不是她。

    “没关系,属下知晓姑娘不是故意的。”子车对顾千城十分恭敬,完全不见特训顾千城时的凶残。

    他一直都是聪明人,聪明的知道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

    顾千城没有再多做解释,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力道:“我们赶路吧。”

    “是。”子车没有劝说,也不能劝说。老管家急着在一个月内赶到江南,他们在路上浪费的时间越多,赶路时老管家就走得越快,而马车一快就更颠簸,顾千城坐在里面就更难受。

    为了让顾千城好受一些,他们也不能在路上浪费时间。

    拒绝子车的搀扶,顾千城慢慢的走向马车,有些艰难的爬上去,老管家站在一旁,几次想要搭手,可最终都放弃了。

    他没有资格!

    顾千城一坐稳,马车便继续前行,不分白天与黑夜……

    同一时刻,景炎也走到宫外,约莫等了一柱香的时间,便有一辆马车朝他驶来。

    “吁……”马车在景炎身侧停下,一着禁卫官服的男子跳下马车,将一个锦盒递到景炎面前,“景炎公子,这是你要的东西。”

    锦盒冒着白烟,景炎接过,即使心里有准备,可仍旧被冻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换了手,打开一看,只见锦盒里面装着一块完整的冰块,冰块中间有一个口子,正好放着一个瓷瓶,一揭开,便闻到了血腥味。

    “啪……”景炎合上盒子,收起,问道:“百里香的解药呢?”他可没有忘记,倪月身上被下了百里香。

    当然,还有一种更恶心的药,只是那药没有解药。倪月不想中招,就只能终于守住女儿身,不然一旦破身,就会如同荡妇一般缠着男人。

    “皇上说了,景炎公子不做亏心事,自然不会在意小小的百日香。当然,景炎公子也可以自己找解药,但是……皇上会不高兴。”禁卫这话说得很明白,秦寂言不仅不会给倪月解药,还不准景炎解开倪月身上的百日香。

    “皇上可真是……有心了!”景炎脸上挂着笑,咬牙切齿的说道。

    “圣上一向英明,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退了。景炎公子,慢走不送。”禁军侧过身,好方便景炎上马车。

    景炎气笑了,“果然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属下。”

    都是一群没有办法,好好说话的家伙……(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