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1人心,这是你的荣幸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管是移宫,还是移宫后如何处理国事,都不是秦寂言主动提的,全是众位大臣提议,再三“强求”,秦寂言“不忍”拂了众人的好意,这才“勉为其难”的应下。

    对不知晓内情的人来说,他们就是做梦都猜不到秦寂言的真实用意。经过此事,只会更加坚定的认为,秦寂言是一个好皇帝,是明君。听得进劝,也愿意以江山社稷为重。

    秦寂言还未立后纳妃,后宫的人并不多。在封首辅的周旋下,当天下午秦寂言摆驾出宫,带走了皇宫大批的侍卫与宫人,只留下一小部分人维护皇宫建筑。

    秦寂言带走的人,几乎都是他的心腹,有这些人在别宫撑着,除非发生特别大的事,不然秦寂言就是离开一两个月,也不会让人发现。

    至于需要秦寂言批示的折子?

    这个秦寂言一点也不担心,有封首辅在,这件事封首辅完全可以处理好。

    皇上移宫绝对是大事,当天京城再度戒严,禁军提前三个时辰出宫,协助官差清理路上的行人,然后守在两旁,等圣驾过来。

    京城的百姓最是爱凑这样的热闹,这次来不例外。皇上出宫可是难得一见,即使昨天街上还发生了爆炸,死了无数普通百姓,这些人也不怕。

    套他们的话,“皇上出宫,必然是安全的,怎么也不会和昨天一样。”

    “再说了,真要死了还是好事。你不知道城北的老张头昨儿个就死在爆炸里,官府赔了整整五个锭银子呢,老张头一家可高兴了,说是要去城南买房子呢。他隔壁那个打铁一直说,没被炸死太可惜了,要是昨天也被炸死了,他家人就好过了。”

    “别说打铁了,昨儿个我隔壁那两口子在吵架,一直劲在那指桑骂槐,说家里瘫在床上的老母,为什么没有被炸死。要是昨儿个被炸死了,不仅省心了,还能换一笔银子给孙子念书。我刚刚就看到他们回家,说是要把老母亲抬来,看看今天会不会遇到爆炸,能不能得到赔偿。”

    ……

    东贵西富,南贫北贱。住在北城的人不仅贫穷,做得还大多是贱活,几辈子也赚不到五十两银子,甚至都不曾见过银锭子,要他们用一条命去换这五个银锭子,北城大部分人都愿意。

    为了让家人活得好一些,他们大多数人愿意牺牲。

    当然,还有一种是,为了让自己活得好些,他们愿意牺牲家人。

    人命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值钱,人性有时候就是这么阴暗,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悲哀。

    贫穷很多时候,其实就是罪恶的根源。

    今天来凑热闹的人,有不少人内心都在期盼,期盼再来一次爆炸,炸死自己,或者炸死自己的亲人,这样他们就有银子了,就能过上好日子。

    很可怕想法,很血腥的念头,可却又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人痛心。

    只可惜,他们今天的愿意无法实现,因为在秦寂言出宫前,封似锦带来找到了狂生的下落。

    不应该说是封似锦找到的,因为最主要的线索是秦寂言提供的。

    秦寂言昨晚给暗卫下令,让他们清理荣王世子手底下的人,而在清理这些人时,他们就发现了一些痕迹。

    不过,暗卫并没有行动,这件事秦寂言交给了封似锦去办,暗卫就不会抢功。暗卫卖了一个人情给封似锦,而封似锦也确实厉害,凭借那么一点模糊不清的现索,他就找到狂生的下落。

    京城梁家书铺卧病在床数十载的小儿子,一个从不在人前出现的人,可就是这么一个人,隐藏在京城,为荣王世子办了许多事。

    “你很聪明。”封似锦直接带人堵了梁家,将梁家老少全部堵在屋内。“把人全部带走。”

    面对来势汹汹的官差,梁家人没有惊慌失措的大喊,几个男人只是惨白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而妇人则抱着小孩子低声哭泣,可见他们都是知情人。

    封似锦只看了一眼,便不再看。

    看什么,看梁家人仇恨他的眼神?

    梁家人在收养狂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

    “放过他们,他们什么也没有做。”狂生一脸惨白,眼中还有掩饰不住的惊慌,显然他没有想到封似锦会来得这么快。

    “你……太天真了。”封似锦摇了摇头,“别说他们知情,就算他们不知情又如何?他们养了你,为你提供便利,他们就错了。”

    或者无关对错,只在于立场。梁家人站错了队,所以他们要付出代价。

    “他们……是无辜的。”狂生自知自己跑不掉,可却不想牵连梁家人。

    “不,他们一点也不无辜。他们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在做什么。他们在赌,只不过比较惨,他们赌输了。”在来之前,封似锦就命人查了梁家的事。

    梁家原本只是一个小书商,勉强能维持温饱。可自从收养了荣王这个私生子后,梁家的生意就开始蒸蒸日上,甚至一跃成为京城八大书商之一。

    梁家现在的富贵都是狂生带来的,而梁家也一直在给狂生金钱上的支持,要没有梁家在,荣王世子根本成不了气候。

    梁家,既然掺和到皇位之争中,想要借机平步青云,败了自然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要怎样,你才能放过他们?”狂生咬着唇,倨傲的看向封似锦。

    在他看来,这世界没有不可以谈的事。封似锦有想要的东西,他帮封似锦办到,封似锦放过梁家人。

    “你真得很天真,我能找到这里,你说我还需要什么?”封似锦同情的看着狂生,看似什么都没有说,可那一个眼神却饱含深意。

    狂生脸色一变,“你说……是,是他?”

    “你觉得,我怎么能在一天内找到这里?要知道你的身份无懈可击。”仍旧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误导,可就这么几句话,就足够让人相信了。

    “不,不可能,他是的我主子,他怎么会?”狂生不敢置信的摇头。

    在他心中,荣王世子不仅仅是救了他的主子,还是他的兄长,他唯一的亲人。荣王世子是荣王府唯一对他有善意的人。

    “为主子牺牲,是为人下属的荣幸。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秦寂言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封似锦也不差多少,只是他不喜欢罢了……

    给读者的话:彩夫已经被我折磨哭了,哈哈哈……我知道我还是欠更,我记得,我会继续补的!(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