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教子,傻白蠢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263

    皇上亲自现身,徒步走到寺庙陪太上皇礼佛,于是皇上不在京城的流言,不攻自破。

    虽然,仍有人不相信,坚定的认为皇上不在京城,可他们没有证据,说了也没有人信。不仅没有人相信,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添麻烦。

    要知道,不管是封首辅还是封似锦都不是吃素的,想要趁皇上不在京城做小动作?那无疑是寻死。

    至于大动作?

    兵权在凤家与平西郡王手里,凤家与平西郡王是皇上心腹,除非皇上死在外面,不然他们就是做再大的动作也无用。

    没有兵权,他们就是夺了政权也坐不稳皇位。而且荣王世子与周王的教训就在眼前,京城还有谁有这个野心,又有这个能力,想夺皇位的?

    于是,京城又安稳下来,就算有什么小怀疑也只放在心底,绝不会放在明面上。封似锦对此十分满意,为了感谢秦寂言提供的消息,封似锦让人给秦寂言送了信,好让他安心。

    秦寂言接到信时,他们已经抵达了江南。焦次辅此时已奉旨回京了,接待他们的焦向笛。秘密接待,并没有惊动其他人,而且秦寂言一行人住的地方也不是官宅,而是一处无主的私宅。

    江南被水淹后,十室九空,留下大量的土地、房屋,却没有人居住。焦次辅将这些田地与宅子收掇好后,便开始登记。

    能寻到主人的则还给主人,不能寻到主人的则登记在官府,日后看着是赏人还是发卖都行。

    秦寂言来了,焦向笛就简单的说了一下江南的事。秦寂言在折子里,看到焦次辅写过江南重建的进度,可纸上所写与亲眼看到还是有差别的。

    亲眼看到昔日繁华的江南,被水淹成死城,秦寂言痛心;现在亲眼看到江南一点点重建起来,秦寂言心里总算好受一些。

    江南,不是毁在天灾,而是毁在他与景炎的斗法。江南要是不在他手,重新恢复到昔日的繁华,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更不用提,江南每年为大秦提供的粮草和税收,可以抵国库的一半,江南这一片地毁了,大秦离败也不远了。

    “焦大人做得很好。”秦寂言一路走来,十分满意。

    江南灾后重建的工作做得十分好,江南的百姓虽还未从灾难中走出来,可脸上却有了笑容,江南也有了色彩。

    “皇上谬赞。这一切都是皇上的功劳,要不是皇上您信任我父亲,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我父亲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建江南。”焦向笛听到秦寂言夸赞他父亲,并不向以前那般骄傲,而是双手作揖,面上略有几分激动,可更多的是平淡。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举动,和京城那些久混官场的官员,相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焦向笛可以说是失去了自我,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在官场走远。

    秦寂言虽然觉得遗憾,可却不后悔,不轻不重的夸了一句:“你也很好。”

    今时不同往日,他不是秦王,焦向笛也不能永远是秦王殿下伴读。焦向笛还想要站在他身边,就得成为一个合格的臣子。

    他知道焦家野心不大,胆子也小。之前怕权势太大惹得帝王猜忌,想要急流勇退,便不曾好好教导家主的继承人,可他不是疑心重的帝王,封家他都敢用,更不用提焦家。

    当然,他也尊重焦家的选择,如果还是要退他会让焦家全身而退。如果焦家想要继续保住现有的权势与荣华,他也会给焦家一个机会。

    现在看来,焦次辅选择了后者,这样很好。

    有焦家在,他能牵制封家。朝堂最忌讳一家独大,想来封家也很乐意焦家重回权利重心。

    可是,秦寂言高估了焦次辅的能力,也高估了焦向笛的智商。秦寂言刚夸完焦向笛,就见焦向笛红着眼,满腹委屈的道:“皇上,我能不当官吗?”

    当这个官太累了,他不是封似锦,他打从出生起,身边的人就告诉他,他只需要享受富贵就行了,不需要他为家族做什么。

    他学的只是书本上的文章,还有风花雪月,他从来不懂如何为官。

    “你不想当官?”秦寂言着实愣住了,而能让他愣住的人真不多。

    焦向笛用力点头,“以前想,现在不想。我一直以为当官,只需要为老百姓做事就行,可我父亲告诉我,不行!”

    当官不是为老百姓做事,而是为了家族的荣盛。为老百姓做事,那是为了政绩。只有政绩好看,才能升官,才能庇护家族,才能保家族荣盛,这样的官他真得不想多。

    “确实不行,如果你只想着为百姓谋福,你永远只能当一方父母官。”秦寂言从不在意他手底下的人有私心,有私心才是正常,这世界就算有愿意为他人付出的好官,可也不多。

    大秦的官员上万,他不可能全挑愿为百姓付出的人,别说这样的人不多,就算多也不能保证那些人有才能。

    他要的是有才能,有本事,有野心的官员。他不在意手下的人有野心,也不在意手下的人一心为家族、为升官发财。他只要武官能保家卫国,文官能造福一方就好。就算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家族昌盛,为了升官发财也没有关心,只要他们在奋斗的过程中,办了事实就好。

    再说,权利不够大,官位不够高,你就是想要为百姓做事也做不到。你就是再有能力,也只能造福一小方人,这有什么意义?

    可是,焦向笛不懂,或者说他接受的教育里没有这些,所以他无法理解也不能接受,“如果只为自己,只为家族而当官,置百姓于何地?”为了升官,他要讨好上峰,说自己不愿意说的话,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越想心里越不舒服。

    秦寂言摇了摇头,“你觉得,你父亲是为百官谋福的好官吗?江南的百姓感激你父亲吗?”这也就是焦向笛,要换作任何一个人,秦寂言都不会理会他。

    他是皇上,不是焦向笛的爹!

    “我父亲在江南一心为民,他为江南的百姓做了很好。”这是焦向笛看在眼里的,他可以自信的说,他父亲是一个好官。

    他听从父亲的教导,也是因为他父亲是一个好官,他想做和他父亲一样的好官。可他父亲临走前却告诉他,当官首先要考虑的,不该是为百姓谋福,而是要考虑自己。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要保全自己,只有保全自己,才能为百姓做更多。

    这话初听觉得有道理,可细细思索,焦向笛却怎么都觉得不是味道。

    在他看来,所谓的留下命才能为百姓做更多的事,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这种行为简直是卑鄙无耻!

    焦次辅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临走前教导儿子的话,会给儿子带来这么大的影响,甚至还被自家的蠢儿子捅到了皇上面前。

    焦次辅事后知道这事,差点没有找块豆腐拉死。他儿子真是蠢得没有药救了,这么蠢白的儿子,真是他的种吗?

    他无比庆幸,他只是教了这么几句,要是把焦家那套表面憨厚,背地里阴狠的家底,全部教给儿子,他肯定会被儿子卖了个精光。

    到时候别说他了,就是整个焦家也别想有出头之日了。

    给皇上交点底表表忠心是好事,可什么都说,好就是蠢得没边,傻得没有药救了。

    焦次辅简直是要被他那蠢儿子气死了!

    别说焦次辅没有想到,就是秦寂言也没有想到,被焦次辅教导了大半年的焦向笛,居然还是这么的傻白蠢,什么话在他面前该说,不该说都不知道。

    焦向笛是不是忘了,他现在是皇帝!

    焦向笛在他面前说这些,就不怕他找焦次辅和焦家的麻烦吗?

    秦寂言盯着焦向笛看了半晌,想要知道这是焦向笛对他这个帝王试探,还是他真得一直保持着赤子之心?

    如果是前者,那么他一定高看焦次辅和焦向笛,他不怕臣子聪明。再聪明的人,他都有把握掌控他们,可蠢笨的人不行,蠢笨无能的臣子就是忠心,也不堪大用。

    如果是后者……

    好吧,焦向笛虽然蠢笨了一些,可能力还是有的,如果能一直保持赤子之心,虽不能成为能臣、权臣,可却会对他忠心一辈子,这样的臣子放在下面办实事还是不错的。

    秦寂言和焦向笛太熟了,焦向笛的一些小动作他自己都不知道,可秦寂言却知道。所以……

    秦寂言观察后,给出肯定的答案:焦向笛不是在试探他这个帝王对焦家,对他的底线,是真得还拿他当秦王,当年那个皇长孙。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但不可否认,他对焦向笛的失望小了一些。

    这孩子虽然蠢了一点,可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还忠心,现在被焦次辅调教了一番,就算是蠢也是蠢在私底下,明面上看着还是挺靠谱的,这样就够了。

    他不能指望人人都是封似锦,像封似锦那种聪明绝顶,又识进退的人太少了。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