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无赖,我还会再来的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景炎的话毫不客气,甚至没有一丝对秦寂言的尊重。暗一虽然一再告诉自己,他们主子正拜托景炎找人,他绝不能与景炎动怒,可是……

    听到景炎刻薄的言论,还有那不屑的眼神,暗一还是没有忍住,拔剑指向景炎,“收回你的话!”

    他很生气!

    景炎根本什么都不懂,他有什么资格说他们家主子的不是?

    景炎不过是他们家主子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说他们主子无能?

    这世间,能说他们家主子无能的,说他们主子不是的,能怪罪他们的主子,只有顾千城一人。除了她,谁也没有资格,说他们家主子不好。

    景炎最近习惯性吐槽秦寂言,哪怕当着秦寂言的面,他也敢说这些话。他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因讽刺秦寂言几句,惹来“杀身之祸”。

    看着指向自己心口的剑,景炎愣了半晌,突然笑了,“好久没有人拿剑指着我了,你的胆子很大。”上一个,是秦寂言。

    “收回你的话。”暗一握剑的手很稳,这个时候也不例外。

    景炎聪耳未闻,似笑非笑的道:“你很忠心,我欣赏你的忠心,可惜你的忠心是对我的敌人,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话里话外都透着威胁,隐有杀气流出。暗一却是完全不理会,仍旧是冷冰冰的一句,“收回你的话!”

    “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他以前也和秦寂言的暗卫打过交道,可却第一次发现,这人这么好玩。

    居然不怕死的挑衅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他收拾不了秦寂言,还收拾不了秦寂言的手下吗?

    这人莫不是以为,他在秦寂言手上吃过亏,就连秦寂言的手下也不敢动了?

    “回信,主子在等你的回信。”这是暗一的任务,他要带着景炎的回信回去。

    “在你拿剑指着我后,你还指望我回信,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景炎并不是借题发挥,他是真得不想给秦寂言回信。

    让他去问倪月,长生门在哪?

    秦寂言这是要找人,还是故意挑拨他和倪月的关系?

    没错,倪月的忠心蛊是解了,可这并表示倪月会把长生门的事全部说出来。

    叫他去问?

    万一倪月不肯说呢?

    他和倪月之间的兄妹情,还能继续吗?

    倪月说了,日后要是知道他把消息卖给了秦寂言,倪月会不会怪他?

    他答应了倪月,要和她一起忘记长生门的事。这个时候跑去找倪月,问长生门的线路,还把消息给他们的敌人,那和打自己的脸,有什么区别?

    景炎说话时,脸上的笑容都收了起来,表情全所未有的认真。稍有一点眼色的人,都知道景炎这是认真的,再问他也不会说,可是暗一不。

    他虽不至于一根筋通到底,但他认定的事,秦寂言交待的事,就是撞得头破血流,把命豁出去,他也要办成。

    “主子的命令,你必须回信。要我把剑收回可以,为你之前的话给主子道歉,再把回信写给我。”为人下属,他要连主子的尊严都维护不了,他有什么脸面见自家主子。

    “你打不过我。”景炎并不怕暗一动手,暗一是他的对手。

    这一点暗一无比清楚,可他仍旧没有退缩,“我打不过你,但我能打得过外面的人。我打不过你,但我能不要命。”

    他能不要命,景炎却不能。就算他打不过景炎又如何,景炎也无法从他手上,占到什么便宜。

    “你到是和……咳咳,你还真是不要脸,拿命跟我拼,你配吗?”想到暗一这怪脾气,景炎生生把“和你家主子一样不要脸”的话给咽了回来。

    算了,他就不刺激,这个为护主而发疯的男人。

    暗一没有回答景炎的话,剑也不曾收回,只是继续重复,“回信!”

    “我回了又如何,你们家主子要的长生门的路线,我要是现在回给他,就只能回不知道三个字,你要吗?”比起无赖,景炎也不比谁弱。

    见暗一因他的话动摇,景炎又道:“想要长生门的路线,先把剑收回去,再跪下给我请罪。”

    “收回剑可以,认罪不行,我没有错。”他没有错就不能认错,认了错就等于他认可景炎骂主子的话。

    “不认错,就别想要长生门的路线图。”景炎一脸无耻的道。

    暗一再次挣扎了起来,沉默片刻,抬头看着景炎,“我要认错,你会把长生门的路线图给我?”

    “当然……”像是调人胃口一样,景炎说了这两个字后,等了许久才道::“不可能!给我认个错、请个罪,就想从我手中拿到长生门的路线图?你以为你是你们家主子。”要是秦寂言跪在他面前认个错,他也许会考虑。

    “要怎么做,你才会把路线图给我?”暗一眉头紧皱,显然是不知如何是好。

    在景炎面前,他的脑子不够用。

    “想要长生门的路线图?可以,让秦寂言亲自来找我。”景炎完全不想找倪月寻问长生门的路线图,这不过是他的推脱之词。

    他不认为,正忙着在江南寻顾千城的秦寂言,能抽出时间来找他。

    暗一是个死心眼的,听到景炎的话,二话不说就叫景炎把这句话写进信里。不写?他就缠到景炎写为止。

    动手?

    他不和景炎动手,景炎有动手的迹象,他就往外跑。

    他不是景炎的动手,可景炎的手下也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把景炎的手下杀光。

    没办法,遇到景炎这样的人,就是圣人也要发疯。为了让景炎妥协,暗一只能用这种无赖的手段。

    “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景炎被暗一的无赖气笑了。

    秦寂言有这样的属下,真得不会被他气死?

    景炎气得牙痒痒,与暗一磨了一天。被暗一缠得什么事也干不了,最后终是妥协,亲笔写了一封信丢给暗一,“滚!”

    反正没有这封信,暗一把他的话转告给秦寂言,秦寂言也一样会来。不过是多写几个字罢了,他忍了。

    “景炎公子,你辱骂主子的事我记下了,这笔账改日再来讨回。”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暗一,拿着信走了,却留下一句还要再来的话。

    景炎差点没被他气死!

    ...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