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8自责,是我太自私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有人担忧就有人欢喜。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希望秦寂言平安无事,在京中还有许多人,希望秦寂言死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

    赵王和秦云楚虽然早就对皇位死心了,可眼下这个情况,却让他们忍不住生出几分期待。

    这世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死心。会死心不过是因为知道没有机会,不得不放下罢了。看到了机会,死了的心也会重获新生。

    “去查一查,皇上现在到底在哪?”赵王手上现在是一个人有都没有,秦云楚手上还有那么几个能用的人,大事办不了,可查查消息还是可以的。

    “已经让人去查了。”秦云楚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态度很是轻慢,并不像之前那样尊敬赵王,或者与赵王对着干。

    ”去查了就好。”赵王也已习惯,不以为意的道:“云楚,这是我们父子唯一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对一个曾离皇位那么近的男人来说,囚禁的生活简直是死不如死。

    赵王做梦都在做皇帝,哪怕有一丝可能,哪怕输了他会付出所有,他也想要赌一把。

    “知道了。”秦云楚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他虽然也曾肖想过皇位,可看到荣王世子与周王的下场,心思就淡了许多,也不想冒险。会让人去查秦寂言的动向,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并不是为了夺皇位。

    事不过三,他的父亲造了一次反;他带兵扰了秦寂言大典,如果他再闹一次,秦寂言还会放过他吗?

    他不想死,也不想跟荣王世子一样流放漠北,他只想安安分分的过完余生,就算没有自由,也要享受富贵。

    秦云楚很清楚,他不是能吃苦的人,也不打算去吃苦,他不会去肖想皇位,哪怕秦寂言不回来,他也不会去争,也没有那个能力争,那个皇位爱谁谁争去。

    赵王并不知秦云楚所想,见秦云楚派了人去查秦寂言的下落,只当秦云楚也有这个意思。

    赵王知道他与秦云楚之间有很多矛盾,为了不让秦云楚反感,赵王并没有与秦云楚说太多,只让他见机行事,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秦云楚只是听着,并没有回话。

    这是他们父子二人的相处之道。从最初的恨不得杀死对方,到现在的冷漠相对。而不管怎么变,秦云楚都知道,他们父子二人回不到过去。

    秦寂言马不停蹄的往京城赶,为了杀京中众人一个措手不及,秦寂言只给封似锦传了一个消息,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已经回京的事。

    信在第一时间传到封似锦手里,知道秦寂言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封似锦长长的松了口气,“皇上还是理智的。”他真怕秦寂言会丢下一切跑去找顾千城,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他收拾。

    到时候,看在顾千城的面子上,他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要帮秦寂言稳固后方,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救千城。

    他没有办法亲自去救千城,总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千城做一点什么。

    好在,秦寂言理智尚存,没有不管不顾丢下一切就跑,没有丢个烂摊子给他,不用他拿命去拼。

    按说,皇上如此理智,他该高兴才是,可一想到顾千城被长生门的人绑走,生死不明,秦寂言却不去救她,封似锦心里又极不是滋味。

    ”江山和美人,你最终还是选择了江山,明知你的选择是对的,可还是没有办法不讨厌你。”封似锦知道自己这么想是不对的,可他却不想纠正。

    秦寂言选择回京,站在臣子的立场,他庆幸他遇到一个理智的君王。可站在顾千城好友的立场,他真的没有办法不怪秦寂言,也没有办法不怪自己。

    “但愿千城能平安无事。不然到时候,我自己肯定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因为是他把秦寂言叫回来的,虽然最后决定回来的人,是秦寂言自己。

    “千城,你会怪我吗?”想到顾千城被人绑走,此时不知身在何处,王锦凌心里难受得不行,低头,将脸埋在手心。

    “千城,对不起……我并不非不管你的死活,我只是在封家和你之间,选择了封家,选择了忠于帝王。”秦寂言回京,出面说明自己离京的时间,离京的原因。不仅能将他自己摘干净,也能把封家摘干净。

    他催秦寂言尽快回京,平息动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封家。

    “我是封似锦,是封家大公子,是封家继承人,我不能不管封家的死活。千城……”封似锦闭上眼,脑海闪过顾千城与唐万斤去跑去西北救他的画面。

    “你为了救我,千里跑到西北,不顾危险。我却为了封家,在你最需要皇上的时候,催皇上回京。和你想比,我真得太自私了。”泪水从封似锦的指缝流出,不多,只有一滴,可这一滴泪,却是千斤重。

    “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不起你。可事情重来一次,我仍旧会这么做。”他是大秦的官员,他是封家的继承人,他做任何决定,首先要考虑大秦的利益,其次是封家的利益,最后才能是他自己。

    他先是封大人,再是封家大公子,最后才是封似锦。

    “千城……”封似锦低低的唤了一句,声音似悲似泣。

    不知过了多久,封似锦才抬起头,重新坐好。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做什么,而是握着秦寂言的回信,在书房静坐了许久,待到自己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来,不会让人看出异常才起身,拿着秦寂言的回信去找封首辅。

    封首辅听从了封似锦的建议,没有因被人堵门就不外出,而是和其他人一样,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甚至带着带人去庙里,要求见皇上。

    封首辅怎么说也是当了二十多年首辅的人,在人前演个戏,装模作样一番,对他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

    在寺庙前,一番闹腾下来,就连之前那些骂封首辅媚上欺下的人,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封首辅?

    可没有封首辅的掩饰,皇上怎么可能悄悄离京,而不被人发现?

    要知道,皇上就是在庙里为太上皇祈福,每天也是会批阅奏折,见封首辅。封首辅不可能不知道皇上不在庙里?

    有人当面问起此事,封首辅顺势给出答案,“本官每次见到皇上,皇上都在陪太上皇,本官也只能看到一个侧影。”

    这个解释听着就像是假的,可也让人挑不出错来。要是皇上执意要隐瞒,安排一个身形与他相像的人,背对着封首辅,不与封首辅正面接触,封首辅能发现皇上不在庙里才有鬼。

    毕竟,封首辅就算是首辅大人,他也没有资格要皇上转过身,正面与他接触。

    几位大人听到封首辅的回答,虽然仍旧不太相信,可却没有继续逼问,他们知道就是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皇上逼出来,至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皇上现在到底在哪里?他们的皇帝,为何大张旗鼓的调动水师和战船?

    他们的皇帝,到底要做什么?r562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