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观念,保家卫国与开疆扩土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对秦寂言来说,景炎虽是一个助力,可也是一个麻烦。他要用景炎但却不能不防备他,以免他转头与北齐联手。

    大秦国力虽强,可却没有能力同时与北齐、西胡开战。他现在需要用景炎牵制北齐,同时也需要北齐牵制景炎,让他们互相打,而不是让他们将炮火对准大秦。

    秦寂言坐镇大秦,他有信心让北齐与景炎一直相互牵制,保持现有的局面。可他不敢保证他出海后,景炎和北齐还会这般互相牵制,而不是联手攻打大秦。

    到时候,大秦四面楚歌,别说他不在京城,就是他在京城,也不敢保证能控制的住局面。

    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发生,秦寂言必须给景炎找点事做,让他没有时是惦记大秦。只要景炎不反过来攻打大秦,就是与北齐停战,北齐也不敢出兵大秦。

    “什么事,能杜绝他对大秦出兵呢?”秦寂言轻敲桌面,认真思索起来。

    伪帝星一事,只能去掉景炎身份上的优势,并不能阻止景炎对大秦出兵。

    “咄咄咄……”秦寂言有一下没一个的敲打着桌面,频率很乱,如同他此时的心情。

    景炎孤身一人,自身又十分强大,几乎没有弱点,只除了——倪月。

    只是,上次就是拿倪月威胁过景炎,再做一次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真是麻烦事。”秦寂言轻叹了口气,收回敲打桌在的手,让太监去把锦衣卫首领找来。

    “卑职参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锦衣卫首领最近忙得像狗,听到皇上召见,急急进宫,到现在还没有喘过气来。

    “平身。你手上的事办得如何?”每每发生天灾,都会有许多人死亡,都会留下许多没有父母的孩子。不管是锦衣卫还是暗卫,都需要新鲜血液,而这就是一个时机。

    “回圣上的话,卑职已收编孩童三百六十一人,其中十岁以下孩童一百人,有五十余人符合我们的需求。”

    不管是暗卫还是锦衣卫,对个人要求都极高。不是所有人都能符合需求,要不是这样秦寂言身边的暗卫,也不会只有几十人。

    “挑出最好的十人,交给子车。”秦寂言身边的暗卫,一直都是由子车训练的。秦寂言虽然不满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可也不会否认他的才能。

    许是打小接受杀手教育长大的原因,子车算不得一个合格的暗卫,但确实是一个好的暗卫训练者。

    “卑职领命。”锦衣卫首领低头领命,却没有急着离去,他

    相信皇上匆匆把他找来,绝不只是问收养孩童的事。

    果然,秦寂言问完收容孤儿的事,又问起景炎与北齐的战争。

    景炎与北齐一战,锦衣卫一直在关注,每天都有最新的动向传来。锦衣卫首领每天起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查看北齐的战报,就怕秦寂言问起,他回答不出来。

    景炎与北齐的战斗,已进行了一个月。初期,北齐没有想到景炎会攻打他,毫无防备,景炎杀了北齐一个措手不及,占了几座城池。

    可北齐反应过来,调来大军防守,景炎就没有优势了。面对北齐大军,景炎的大军无法再往前推进,只能守在原来占领的城池。而北齐也无法将景炎赶出去,战事就这么胶着着,不管是北齐还是景炎都急得不行。

    战事拉得太长,对将士们来说不是一个好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景炎作为战争发起的一方,将士们最初斗志高昂,可时间久了定会疲累。

    而且,景炎手底下的兵,从来没有攻打过别的国家,他们更多的是习惯防守。他们接受的教育是保家卫国,不是开疆扩土。

    这一个多月,他们一直在北齐境内与北齐大军打,看着北齐普通百姓饱受战火牵连,景炎手底下的兵,心里很不好受,而且他们一出军营,就会看到北齐百姓仇视的眼神,这让他们更别的难受。

    可是,面对普通百姓,景炎手下的将士根本下不了手,看着他们仇视的眼神,饶是圣人心志也会动摇。

    他们攻打北齐,致使普通百姓饱受战火洗礼,这样真得对吗?

    北齐百姓如此仇视他们,日后真能接受他们的统治吗?

    大秦的将士从来不曾攻打过他国,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

    同样,北齐大军也十分焦急,他们的兵力比景炎多出一倍,可却久久无法将景炎的人赶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群外人,占领他们的国土,屠杀他们的百姓。

    而这种情况,以前在北齐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们一向是进攻的那方,战场永远在大秦的国土,被屠杀的也只有大秦的百姓。

    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大秦的将士在他们的国土上,残杀他们的百姓。

    时间越久,北齐大军就越焦急,甚至渐渐失去信心,怀疑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景炎率领的秦军?

    双方心态皆有问题,都想尽快结束战事。可是,景炎不会将到手的城池拱手相让,北齐也不会甘心把这三座城池,送给景炎。

    是以,就算双方再怎么想结束战争,也得认命的打下去。而这正是秦寂言想要看的,但是还不够,不够拖住景炎与北齐。

    得知北齐与景炎的情况,秦寂言颇为担心西胡的战况,又问了几句。

    大秦与西胡开战的更早,秦寂言也怕大秦的士兵会厌战。毕竟大秦近百年来,都不曾主起过战争,一直都是在防守。

    但是,秦寂言并不会因此就放弃对外扩张。一畏的防守,只会让人觉得大秦懦弱无能,要不是这样,西胡与北齐也不会打退一次,隔几年又来打一次,如此反复,永远打不乖。

    秦寂言承认他是一个有野心的帝王,就算无法灭了西胡与北齐,也要把西胡与北齐打怕,让他们百年内再不敢动攻打大秦的念头,让他们一提起大秦就颤抖……

    给读者的话:这几天参加中作协的活动,重走抗战路,重温九一八事变,重温和抗日战争。晚上与作协老师谈论,说起日本一个小国会佷侵略成功,是因为他们惦记了我们几百年,我们一直在被贼惦记。而我们中国人包括军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保家卫国而不是开疆扩土,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侵略他国,我们太仁厚。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