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4捧杀,景炎的信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战,必须战!

    北齐就是一匹喂不饱的饿狼,血的历史告诉他们,无论他们奉上多少金银珠宝、粮草美人,北齐都不会满足。

    在北齐人看来,他们的退让就是懦弱,就是无能,就是可以任意欺凌。他们越是退让,北齐要得就会越多。

    与其一直让北齐吃大秦的肉、喝大秦的血,不如举全国之力与北齐一战。要知道北齐可不比当年,大秦也不是当年的大秦,就算同时对两国开战,他们的胜算也不小。

    “战,必须战!我们就是与北齐打起来,也不一定会输了。”拳头比脑子反应更快的武将们,听到秦寂言的话,当即热血冲头,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换了官服,穿上战袍,冲到前线与北齐决一死战。

    “对,我们得战,我们与北齐一战不可避免,我们要是求和,北齐那小兔崽子指不定以为我们真怕了他。”

    “真要一战,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文臣不比武将,在思考出不出战的问题上,文臣的想得更多,“我们虽然缺少粮草,可我们打赢西胡后,粮草必在能得到补给。凭西胡的国力,他们的粮草应该足够支撑到我们与北齐打完。至于战后,我们只要熬两年就能熬过去。”

    只是战后的两年,他们全国上下都会很苦,平民百姓可能会吃不饱。因为北齐那个鬼地方,几乎是一毛不拔,除了极少的牛羊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这一战打起来大秦会很亏。

    “怕什么,熬两年总能过去,这一次我们把北齐打退了,北齐会比我们更惨。”北齐物资匮乏,要是这一战无法从大秦得到补给,他们这几年都会很难熬。

    “既然如此,我们就打!有凤家军在,区区北齐算什么。”朝堂上,永远不缺斗争,即使此刻所有人都站在为大秦着想的立场上,可心里仍旧有自己的小九九。

    这不,就有人不着痕迹的给凤家上眼药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给凤家上眼药,实在是凤家的权势太盛了,让人眼红呀。

    带兵攻进西胡皇庭的风遥是凤家人,是已经写进祖谱的凤家子弟,他在西胡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为自己捞了军功,又为凤家在军中立了威信,回来后必是要重赏的。

    大秦与北齐一战,领兵的是凤家叔侄,到时候大秦打赢了,又得封赏凤家叔侄。如此一来,凤家一门就有三位手握实权的大将。更不用提还有坐镇凤家,宝刀未老的凤老将军。

    如此权势,帝王真得不忌惮吗?

    就算皇上信任凤家,不忌惮凤家,他们也会羡慕、嫉妒呀!

    羡慕嫉妒凤家的不止一人,给凤家上眼药也不止这一人。对手握重兵的武将来说,这世间最狠毒的杀招不是诋毁你,践踏你,而是捧杀。

    文臣们上眼药都是好手,一番吹捧下来,几乎把凤家三人说得是天神下凡,是战星转世,那地位也仅仅是比帝王矮那么一点点。

    更甚至,为了给凤家拉仇恨,几位文臣嘴皮一合,就把凤家捧成了大秦第一家族,仅次于皇家。

    对此,武将们很沉默。

    他们不是没有听出,这些文人在捧杀凤家,但他们却没有为凤家出头的意思。

    凤家一门三杰,个个手握兵,权势滔天,要说不嫉妒,还真是做不到。

    比起文官,武将们更羡慕嫉妒凤家。同为武将,他们也不会比凤家叔侄差太多,可他们根本没有上战场立功的机会。

    他们有时候也会想,要是凤家倒了,要是凤家失了帝心,会不会轮到他们出头?

    因心中有这么一个隐晦而有龌龊的想法,是以武将们明知文官是在捧杀凤家,仍旧不吭声。

    对他们来说,保持沉默,保持中立,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厚道。

    当然,也不全是捧杀凤家、保持沉默的人,也有人为凤家辩解,只是声音太小,说出来的话力道不够。

    而且,这些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真得为凤家辩解,不过是看在秦寂言重用凤家的份上,在秦寂言面前刷好感罢了。

    众朝臣越说越激烈,好似忘了皇上还在,忘了这是早朝。至于是真忘还是假忘,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对朝臣的表现,秦寂言尽收眼底,他没有呵令他们住嘴,也没有开口表明态度,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龙椅上,听着底下的人开口凤将军如何如何英勇,闭口凤小将军如何如何能干,凤家军如何如何听话。

    最后还是焦大人看不过去,轻咳两声提醒众人注意分寸。

    有时候,皇上不说并不是赞同,而是不屑。皇上,很多时候是用看小丑的姿态,来看他们这些朝臣,只是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他又不能说出来。

    焦大人这么一咳,众位大人好像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慌忙请罪,做得比真得还真,

    秦寂言没有就此事发声,只道:“焦爱卿,今天天黑之前,朕要看到对北齐的兵马、粮草调度。”

    说完,便站起身,让执事太监宣布退朝,留下一干朝臣面面相觑,忐忑不安,生怕秦寂言因他们在殿中争议而不高兴。

    秦寂言退朝后,立刻招来暗卫,“去,查一查景炎在长生岛的动向。”十五万大军被焚杀,可以说是灭了景炎起复的可能,他不认为景炎能忍。

    “是。”暗卫双手抱拳,可不等他转身退下,太监就来报,“圣上,锦衣卫首领求见,说是有紧急情况。”

    “宣!”秦寂言知道锦衣卫首领,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他说有紧急情况,必是紧急情况。

    太监急忙出去宣锦衣卫首领觐见,暗卫趁机隐匿,却没有出去。

    “圣上,景炎公子的信。”锦衣卫首领一进来,急忙呈上一封染血的信。

    执事太监看了秦寂言一眼,见秦寂言点头,立刻接过信,检查无毒后,才递到秦寂言面前“圣上!”

    秦寂言接过信,撕开……

    初初看一眼,确实是景炎的字,仔细看里面的内容,也确实是景炎说话的口吻,只是……

    信上所写的事,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