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二十三)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焦大人和封似锦两个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就是太皇太后也不能耐他们何,更不用提小小的禁军了。

    焦大人和封似锦是打定主意,今天非见到圣上不可,任凭禁军怎么说都不肯离去,而禁军因着身份,也不敢对两人动手。

    无奈,只得留人看住焦大人和封似锦,然后再派人去请示太皇太后,要如何处理。

    太皇太后不是没有见识的妇人,可她大半生都被关在后宫,见识有限,再加上年纪也大了,遇到这么大的事,一时也不知要如何处理。

    “这群老顽固,皇上大半年不在京城,他们还不是照样做事。现在皇上回来才十天,他们怎么就非见皇上不可?”要不是宫外寻药不便,容易被人发现端倪,太皇太后都想带着秦寂言去庙里,借祈福之名躲过这三个月。

    反正,之前皇上又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娘娘,焦大人和封大人在外面,执意不肯离去,还请娘娘示下。”焦大人和封似锦两人位高权重,禁军着实不敢得罪,见太皇太后迟迟不给答复,只得重复一遍。

    “这事,这事……”太皇太后一阵纠结,完全不知怎么拿主意,犹豫许久,终于闭上眼道:“算了,去请焦大人进宫,至于封大人,就说皇上现在还没空见他。”

    事情到这个地步,她需要有人帮她一起掩护圣上病重一事。焦首辅是皇上钦点的首辅大臣,应该值得信任。

    至于封家?

    凤于谦走之前就提过,封家绝对不能信任,因为封家与景炎过往从密。封家知道皇上命在旦夕,景炎就知道了,而景炎那人……不知会趁皇上出事,做出什么事来。

    焦大人得到太皇太后终于让他见圣上,心底稍稍松了口气,可也怕有什么意外,进去之前提醒封似锦一句,如果他明天天亮前没有从宫里出来,就带兵去皇宫救人。

    这要救的人,自然不是指焦大人。

    封似锦点了点头,没有在宫外滞留。

    不管如何,明早就有消息了。

    十多天都等了,多等一天算什么。

    焦大人从容的随着禁军进殿,可天知道,此刻他心里有多慌张。

    他根本不知太皇太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一次进宫能不能见到皇上还两说,是凶是吉也不知。

    而焦大人一见到太皇太后,就知道他这一趟进宫真不是什么好事!

    太皇太后既然召焦大人进宫,就是准备找焦大人帮她一起分担,焦大人一进殿,太皇太后就把事情经过,一一说给焦大人听,半点也没有隐瞒。

    焦大人当时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踉跄后退数步,“圣上命在旦夕,太子下落不明?凤,凤家是怎么保所圣上的?是怎么保护太子的?”这是天要亡大秦吗?

    好不容易除了强敌,圣上和储君却齐齐出事!

    “哀家也气得不轻,可现在不是斥责任凤家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要保住圣上的命,不让圣上病重的消秘泄露出去。”要是消息外泄,外面指不定怎么乱。

    不说别的,就说北齐也不会轻易议和。

    “三个月?这么长的时间怎么瞒得住!”焦大人一脸为难。

    他们圣上经常外出,如果一开始就不回京,朝臣就算会担心也不会多想,可现在人就在宫里,他们要怎么解释皇上不出现的事?

    “能不能把圣上移出宫,说圣上去祈福了?”焦大人给出建议,可药王谷主说了,秦寂言现在不宜移动,另外,他还需要大量珍贵的药草养着,要是出宫了,大批量的用药,定会引人怀疑?

    “用替身,我记得圣上有替身。直接用替身出宫,皇上留在宫里静养。”焦大人能想出这个理由,还得感激秦寂言为了出城,寻的各种理由。

    可是,办法再好,没人配合也不行。

    “哀家寻不到圣上的替身在哪,而且圣上之前就用过一次替身,现在还用这招,要被人拆穿了怎么办?”这个法子太皇太后也想过,可她怕事情暴露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替身不行,那怎么办?要不……就说圣上得先皇入梦提示,要戒斋静修?”世人对鬼神之力,总是有莫名的恐惧,而且也无从考证。

    “这个理由好是好,可现在十天过去了,会不会晚了?”太皇太后懊恼自己当时没有想到这个理由,现在已经晚了。

    “除了这些办法外,臣一时也没有别的办法。”焦大人苦着一张脸,摇头。

    太皇太后被朝臣逼的没有办法,见焦大人有撂摊子的意思,忙道:“焦大人,这事你必须得想办法,不管如何都要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三个月,只要瞒住三个月就行了,三个月后不管如何都不用瞒了。”

    三个月后,要是唐万斤没有找到人,秦寂言就必死无疑,到时候他们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这……这……请太皇太后容臣想想,容臣想想。”焦大人为了让自己静下心来,不停的在殿内转圈,一圈一圈,像是驴子一样,不知道累,不知道疲倦,从正中午走到天黑,也不见停下来。

    太皇太后几次想要开口,可最终都忍下来了。

    万一,万一焦大人正好想到办法,却突然被她打断了,那岂不是添乱。

    “有了!”终于,在全色天黑后,焦大人停了下来,“太皇太后,圣上的折子,臣想办法模仿圣上的字迹代批。至于圣上不见众人的原因,臣……臣明天对外说,太皇太后劝圣上立后,圣上不肯,太皇太后您以死相逼,与圣上僵持不下。圣上孝顺,花了十天劝说不了您,只得应下立后一事,但却要戒斋静修三个月,不见任何人,以缅怀太子生母。”

    “立后?这,这不行……圣上不会想要立后的。缅怀太子先母可以,但是立后绝对不行。”太皇太后想也不想就拒绝。

    虽然,自秦寂言登基后,她就不再管事。可他与顾千城的之间的事,太皇太后也是知晓一些的。

    “太皇太后,不行也得行。皇上年纪不小了,膝下只有太子一个子嗣,满朝大臣没有一个不希望皇上早些立后,好多生几个皇子。而且,圣人有言成家立业,皇上已经登基了,立后是必然的,朝臣能等皇上一年、两年,绝不会容许皇上一直不立后。”焦大人承认,他提出这个办法有他的私心在,可他确实是为皇上好。

    顾千城摆明了是死了,皇上为她守一年,守两年已是朝臣能容忍的极限,要是皇上为她守一辈子,别说满朝大臣,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不能接受。

    他们无法接受,沉迷于儿女私情,为一个女人终生不立后的男人做皇帝。

    皇上立后誓在必行,与其日后为劝皇上立后,与皇上争吵起来,不如趁此机会,把立后一事定下来!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