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二十五)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同意立后的消息,对众位大臣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满朝文武一瞬间被这个消息砸得晕头转向,虽然提出许多疑问,可却没有人怀疑消息的真假。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皇上一心惦记着太子生母,要让他们圣上立后,那可真得比登天都难。

    现在圣上松口愿意立后,那肯定是认真的。

    而他们要求真得不多,只要圣上肯立后,圣上要做什么,他们都没有意见。

    别说戒斋三个月,圣上肯立后,叫他们戒斋半年都行。

    焦大人心知众人关心什么,待到众人问得差不多,这才开口道:“圣上回京不曾露面,是一心在劝说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放话,要是圣上不应下立后一事,踏出屋子一步,她就撞柱自杀。圣上仁孝,怕太皇太后出事,自回京便一步不离的守着太皇太后,直到昨日本官奉旨入宫劝说,皇上这才应下。”

    “皇上对太子生母一片情深,虽应下立后,可心里却放不下太子生母,决定在立后前,陪太子一起缅怀太子生母,这三个月任何人都不得打扰圣上和太子。”

    “圣上立后,是太皇太后的意思,圣上不忍忤逆太皇太后才应下立后一事。至于立何人为后,太皇太后说了,由皇上自行决定。”

    焦大人的解答满足了众位大臣的好奇心,可也存在不合理的地方,那就是太皇太后怎么敢逼圣上

    圣上怎么会把太皇太后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们这位圣上,可是乾坤独断的主,别说太皇太后,就是太上皇以死相逼也无用。

    只是,众位大臣都被秦寂言同意立后的消息震住了,一时没有往这上面想。就算有人往上面想,碍于焦首辅的地位,也不敢多问。

    反正,皇上和焦首辅这么说,他们就这么认为吧,左右就是三个月,他们皇上外出亲征大半年,大秦也没有出乱子。只要皇上平安无事,这三个月又能出什么乱子

    至于三个月后

    不是有焦大人在嘛,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众大臣得了解答,一一离去,只有封似锦没有走,他站在角落,待到众人全部离去,才上前拦住欲出殿的焦大人,“首辅大人,下官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人示下。”

    “封大人,有何事”焦大人看到封似锦就头痛。

    这是一个难缠的人,他的解释能糊弄其他大臣,可不一定能糊弄的了封似锦。

    但是,就算糊弄不了也得糊弄,圣上重伤一事绝不能让封似锦知晓。

    封似锦与景炎的关系,他太清楚了

    现在,大秦不能乱。

    “三个月后,圣上真得会立后”封似锦不管其他,他只想知道这个答案。

    “当然”焦大人想也不想就应道。

    三个月后,皇上要是能醒来,立后的事就能谈;要是皇上醒不来,那就不用谈立后的事了。

    “立何人为后”封似锦一改平日的温和,脸色铁青,眼神凌厉,像是要跟人打架一般。

    焦大人见他这样,生怕他动手,忙软下来劝说,“似锦,我平日都把你当子侄看待,今日我托大劝你一句,圣上不是普通人,他有他的难处,圣上立后不是家事是国事,你不能把个人感情带进国事。”

    封似锦从善如流的改口,“焦世伯,我只是想知道皇上立何人为后”秦寂言敢立谁为后,他就敢毁了谁的名声。

    他到要看看,秦寂言会不会立一个名声败坏的人为后

    要因秦寂言立后名声败坏的女子多了,他到要看看,还有谁敢把女儿送进宫。

    “不知,皇上说他自有主张。”假传圣旨,说皇上要立后,已是杀头的大罪,要不是趁此机会,借着太皇太后的势,打死他也不敢。

    他要是敢把皇后的人选定了下来,就算有太皇太后在,皇上也不会放过他。

    “多谢焦世伯相告。世伯,似锦再问一件事,希望世伯如实告之。”封似锦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勉强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什么事,你问”焦大人面上平静,心里却忍不住骂人。

    他真得,一点也不想回答封似锦的问题。

    “太子,在宫里吗”封似锦这个问题,看似不着边际,可却十分犀利。

    因为,他之前说了,要焦大人如实相告。

    可焦大人要如实告诉他,那就是蠢了。

    焦大人缓缓点头,“是的,在宫里。”

    “似锦知道了,多谢焦大人相告。”封似锦不忘礼数,给焦大人行了个礼才退下。

    焦大人看着封似锦和平时一样,不疾不徐,从容优雅的往外走,眼睛微眯,“封老头这儿子,还真是人精,得防着他一点。”

    焦大人也不出宫了,转身往宫内走,与太皇太后商量,如何布置皇上与太子一同缅怀顾千城的场地。

    做戏做全套,就算宫里内外都被太皇太后掌控住,可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不然露出马脚不好。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相信他说的话。

    焦大人的担忧不无道理,封似锦就不信焦大人的话。回到封府,封似锦第一件事,就是让封家的暗卫,去查凤于谦的去向。

    宫里的消息查不到,他就从外面下手。他相信,凤于谦匆匆离京,绝不是为了回边境。

    交待完后,封似锦略作收拾,又去求见封老爷子,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一一说给封老爷子听,想听封老爷子的意见,可是

    封老爷子听罢,听说了一句:“圣上早晚要立后,愿意立后就好,免了一场争斗。”

    说完,就去钓鱼,再不理封似锦。

    封似锦不死心,追问道:“爷爷,就算皇上要立后,也不需要三个月不露面。皇上一回京,就躲在宫里谁不见,消息也探不到一个,宫中如同铁桶,守卫得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焦大人和太皇太后,真得不是在隐瞒什么吗”

    显然,封似锦猜到了一些,只是不敢确定。或者说,他确定了也不敢往深里想。

    封老爷子不想理,可怕封似锦犯忌讳,查出不该知道的消息,叹了口气,语重心常的道:“似锦,你是臣子。臣子只要忠心为圣上办事就好,别的事不是你能掺和的。”

    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觉得此事有蹊跷的人,绝不止似锦一个,可大多数人都会装傻。

    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尤其是帝王的家事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