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 局(三十)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焦大人承认他劝皇上立后是有私心的,他私心的希望大秦能安定,皇上和太子一脉能一直坐稳皇上,永永远远的传承下去。因为只有这样,焦家才能长长久久的富贵,才能成为百年世家。

    只是,秦寂言并不能接受,就算焦大人的提议是为他好,他仍旧不肯采纳。

    “焦大人,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滚出去,今日之事朕不再计较。日后,你要再劝朕立后,朕绝不轻饶。”他承认焦大人说得都是对的,十年的时间很短,短到他无法看着龙宝长大成人,无法将一生所学教给龙宝,可是……

    焦大人不知道,他的龙宝不一定能活到十岁。

    五年,倪月只能保他儿子五年,他必须在五年内找到为龙宝续命的办法,不然他的儿子还得走在他前面,根本没有未来可言。

    “圣上,您三思呀!”秦寂言的警告还是有用的,焦大人并不敢直接说立后一事,可明显他也没有放弃。

    “来人,将焦大人拖出去。”秦寂言不想听这些,也不想三思,直接命令禁军将焦大人丢出宫外。

    焦大人一走,大殿就安静下来了,秦寂言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无神的看着外面,看着看着突然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声比哭还要难听。

    上天何其残忍,在他年幼时夺去他的父母;在他君临天下时夺去他的爱人;在他中年时又要夺走他的儿子。

    “千城,我要怎么做,才能保住我们的儿子?”秦寂言靠在椅背上,双眸紧闭,掩去眼中的泪水。

    “千城,如果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儿子,你会不会怪我”屋内没有人,秦寂言也不想对第二个人说伤心事,他只想把收底的话,说给顾千城听,哪怕顾千城不在。

    “肯定会怪我的对不对?你九死一生才生下龙宝,你为了寻找火焰果连命都不要,要是我没有保住龙宝,黄泉下我怎么有脸见你?”

    一滴泪,从秦寂言的眼角滑下,顺着他的脸颊,一直落到衣摆处。“千城,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现在的我,只剩下回忆。”

    “千城,我想你了。真得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儿子都会叫娘亲了,我多希望他能在你面前,叫你一声娘亲。”

    千城,你好残忍!”

    秦寂言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

    秦寂言的脆弱,从不会展现在人前,第二天,他又是那个冷硬威仪的帝王,敲打完药王谷主一番后,秦寂言就下令让药王谷主,着手去研制医治龙宝寒毒的药,如果药王谷主能研制成功,他可以放药王谷主自由。

    能有机会重获自由,药王谷主自是口满应下,自信满满的说,“这天下就没有我解不了毒。”

    可是,当他给龙宝诊完脉后,他就再也没有这个自信了,“我不敢保证一定能研制出解药,但我一定会尽全力,如果我没有研制出解药,皇上你不能杀我。”

    “给你三年的时间。”五年是最后的期限,他不能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药王谷主身上。

    他,可以拿江山社稷冒险,也不能拿龙宝的性命冒险。

    药王谷主咬牙应下,可仍旧是那句话,他没有把握。

    交待完药王谷主,秦寂言就让人把倪月提出来。

    距离龙宝上一次发作,已过去二十天,圣后的血只有最后一瓶,他必须提前让倪月放血,提炼压制寒毒的解药。

    倪月被凤于谦关了近三个月,这三个月她独自一人,被关在没有一丝亮光的小黑屋里,要换作一般人十有**不正常了,可是……

    倪月却像是无事人一般,除了脸色因长久不见太阳,而露出病态的苍白外,她看着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能把景炎骗得团团转,果然不是一般人。”秦寂言冷冷的扫了倪月一眼,不带感情的命令的道:“去,准备太子要的解药,需要什么问你身边的人。”

    只一眼,就让人把倪月带了下去。

    这种女人,他连多看一眼都烦心。

    “是,皇上。”倪月恭敬的行了个礼,温顺的让人觉得可怕。

    在十岁之前,倪月和圣后在长生门的待遇是一样的,是以她的血里也含有可以抑制寒毒的成分,只是浓度没有圣后高,圣后只需要放一小瓶血就能压制住龙宝的寒毒,倪月却要放一大桶才行。

    而放完一大桶血后,倪月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脸色十分yn,看守她的侍卫一度怀疑她下一秒就会死掉,可结果呢?

    她不仅没有死,还强撑着将药材放入血中,叮嘱宫人用冰将血保存后,一天后取出里面的药材,加半碗清水熬制成药。

    而在交待完这些话后,她才晕了过去。

    药王谷主来替她诊制时吓了一大跳,“这女人不要命了吗?她要再多一碗血,就算是我也救不了。”

    倪月当然不会多放,她早就算好了,放出来的血量正好是她能承受的极限

    “圣上有令,务必救活她,并要让她在一个月内补足失去的血气。”龙宝的寒毒每个月都需要用药压抑,倪月下个月还得抽血,她不仅不能有事,还要足够健康。

    “一个月?我尽力!”虽说宫里的人什么都没有说,可药王谷主还是猜到了怎么一回事,只是他并不同情倪月。

    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哪有心力同情倪月。

    在秦寂言醒来的第三十一天,也就是焦大人在朝臣面前,宣布秦寂言要戒斋静修的第二十一天,龙宝的寒毒发作了。

    当天夜里,龙宝睡在秦寂言身侧,刚开始还好好的,可到子夜时分,龙宝身上突然浮出白色的冰霜,全身冰寒的如同冰块。

    虽不是第一次见到龙宝寒毒发作,可秦寂言还是吓得手脚发抖,要不是理智尚存,他都不会想到给龙宝喂药。

    颤抖的将一小瓶血,倒进龙宝的嘴里,感受到龙宝的身体渐渐的变暖,秦寂言又一种失而复得的狂喜。

    “没事了,没事了。龙宝别怕,父皇在这里。”紧紧将龙宝抱在怀里,看着龙宝毫无血色的小脸,秦寂言真得很想要骂天。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孩子要受这么多磨难。千城,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才要这么惩罚我们?惩罚我们的孩子?”如果上天要惩罚,为什么不惩罚他?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他的性命,换他的千城重生,换他的儿子健康平安!

    只要能让他的儿子,健康成长,他可以付出一切……

    给读者的话:不写就睡不着,我还是写一章再睡!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