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四十)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千城,不要生我的气,不要怪我。 原谅我,求求你”秦寂言的将埋在顾千城的颈脖间,小心翼翼的请求道。

    “原谅我要怎么原谅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顾千城抬头,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

    她理解秦寂言的不得已,可谁来理解她的委屈她的心痛。

    “秦寂言,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来找我为什么找到我的不是你为什么你要立后为什么你要让我打到皇城为什么为什么”顾千城没有推开秦寂言,麻木的任由秦寂言抱着,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

    为什么

    为什么

    她有太多太多为什么要问秦寂言,秦寂言欠她太多太多解释。

    可就算解释了又怎样

    她的心,被秦寂言伤得鲜血淋漓,就算秦寂言有再多的不得已,她仍旧无法不怨。

    “因为,我在等你来找我。我一直在等你,我的千城。”秦寂言闭上眼,掩去眼中的自责、愧疚与后悔。

    他能告诉顾千城,他害怕,害怕去活火山,害怕去那个害死她的地方,害怕在那里看到她的尸骨吗

    没有亲眼看到顾千城死去,没有看到顾千城的尸骨,他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顾千城还活着,可如果亲自去找了,去挖了,没有找到人,他要如何自欺欺人

    “等我凭什么要我来找你,万一我不来呢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来找你”凭什么,凭什么是她主动找人,而不是秦寂言去找她

    “你知不知道,我一出火城就被景炎找到了。我千辛万苦寻到的火焰果,也被景炎抢走了。我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却被景炎逼迫做我不愿意做的事。你知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多希望你出现在我身边,希望你带我回来,可是你没有你明明知道我还活着,你明明知道我出现了,你却不来找我,放任一个人面对景炎。”本来只有七分委屈,可将这些委屈说出来后,顾千城却觉得自己十分委屈。

    她走到这一步,有一半是景炎逼的,有一半是秦寂言逼的。

    秦寂言的漠视,秦寂言的放任,让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后来,我不断的给你写信,给你写折子,让我来找我,我想见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不理我,你要我来皇城来找你,来皇宫找你秦寂言,你知不知道,那时的我要来皇城找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她只能带兵打到皇城,除此之外,她别无选择。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千城对不起,对不起”秦寂言知道后面的事,却不知顾千城出来就遇到了景炎,更不知景炎抢走了火焰果。

    火焰果

    有了火焰果,龙宝的寒毒就可以解了,他们再也不用受制于倪月了。

    “对不起,对不起。千城,对不起”秦寂言紧紧地抱着顾千城,任由尖锐的铠甲,嵌入他的肉里,也不肯松手。

    这个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没有意义。

    “对不起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时间能重来吗被景炎抢走的火焰果能回来我手里吗”

    “能的,能的。就算时间不能重来,火焰果我也一定会拿来。千城,相信我,再相信我一次,剩下的交给我,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失望。”他的千城已经背负太多了,和千城相比,他这个父亲不尽责到了极点。

    “可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相信你了。”顾千城终于狠下心,推开了秦寂言,红着双眼看着他,“秦寂言,你让我失望太多次,我现在没有办法相信你,怎么办”

    她也想要相信秦寂言,可秦寂言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人在哪里

    现在,她已经不需要秦寂言了,凭她自己也可以从景炎手里,拿到火焰果。

    “千城,再相信我一次,就这一次。”秦寂言再次上前,强硬的将顾千城拥在怀里。

    “放开我”可是,这一次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抬手一撞,正好撞在秦寂言的胸腔。

    “咳咳”秦寂言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右手捂着心口,猛地咳了一下,为了不让顾千城担心,秦寂言极力压制,可却徒劳无功。

    “咳咳咳”又是一通犯咳,比之前还要严重,顾千城一度怀疑,秦寂言会把心肺都咳出来。

    想要作视不理,可看到秦寂言痛苦的蜷曲,顾千城又实在做不到漠视。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咳得这么厉害”顾千城上前,扶住秦寂言,取下挂在他腰际的药丸,塞到他嘴里。

    秦寂言被呛了一下,又是一通好咳,直到顾千城帮他顺了两口气,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看着顾千城担忧的眼神,秦寂言知道,想要让顾千城原谅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苦肉计。

    “千城”秦寂言顺势依在顾千城身上,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顾千城身上,苦笑道:“如果我说,我没有几年可活,你信不信”

    “你,你说什么”顾千城脸色一白,扭头看向秦寂言。

    她想知道,秦寂言是不是在撒谎骗他

    “你没有听错,我没有几年可活。也就是因为此,我才会剑走偏锋,想用你这次叛乱,来清除大秦的蛀虫。”本来不想说,不想让千城担心,可现在他不知道除了用苦肉计,让千城心疼他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千城原谅他。

    “我,我不相信,你在骗我你在骗我对不对”顾千城呆滞的摇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查了秦寂言这几年的生活,根本就没有查到他没有几年可活,秦寂言一定是骗她的。

    “这种事我不会骗你,也没有骗你的必要。原本,我是不想让你知道,免得你担心。可现在这个情况,要是不说出来,你恐怕会恨我一辈子。”秦寂言苦笑一声,一点一点收回自己的重量,站直,朝龙椅走去。

    “你会医,你给我把个脉,就知道我的情况了。”秦寂言坐下,将手腕放在腿上。

    “我不会相信的。”顾千城嘴上说着不信,可心里已经信了。

    秦寂言绝不会,用这种事来骗她,秦寂言知道她的脾气的。

    “我也希望这是假的。”秦寂言脸上带着笑,似将生死置之度外,“正好你回来了,替我把把脉,看看我还有没有救”

    “你最好别骗我,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好,你要骗了我,你就死定了。”顾千城上前,半蹲在秦寂言面前,扣住他的脉搏,而这一扣顾千城就懵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真的”

    秦寂言的脉搏,虚弱的像是随时会死掉。

    “我说了,我没有骗你。”秦寂言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顾千城的头,“所以,别再生我的气,别和我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你混蛋”顾千城大骂一声,泪如雨下,用力捶打着秦寂言的膝盖,“你是故意的,故意的”

    故意在这个时候告诉她,让她没有办法恨他,没有办法怨恨她。

    这个男人,太坏了,太坏了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给读者的话:后台又故障,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没有发出去,郁闷

    ...  (..)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