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推断,凶手是……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顾千城虽然心无旁骛,埋头工作,可秦寂言的不自在,她还是发现了……

    顾千城能够理解,养尊处优的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些,一如她当年。

    带她的前辈,那个时候各种冷嘲热讽,说她太娇气根本就不是当法医的料。每次看到她吐得脸色发白,就让她滚蛋,他们法医部不招千金大小姐……

    那个时候,她还真是憋了口气。死活撑了下来,后面见多了也就习惯了,而且与法医带来的成就感相比,这点恶心脏污真得孙算什么。

    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她不能什么事都奢望别人会去做……

    顾千城也就分神了那么一下下,很快就继续自己的工作,把胃里未曾消化的物质,提取出来后,分别装在两个小碗里。

    顾千城抬头对秦寂言道:“抓只小老鼠,抓不着的话,小鸡或者小狗都行,把这些东西混在吃食里,喂它吃下。”

    没有检验仪器,她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至于鼻腔里的粉末状物质,顾千城也一一刮了下来,必要的话也可以做实验。

    “去办。”秦寂言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侍卫上前,完全不需要秦寂言动手。

    顾千城清理完毕,又检查了一下心脏等部位,然后默默地对秦寂言说了一句:“死者生前应该服用了助兴的药物,身体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但不是死于交合过度。”也就是说,周王没法让秦云楚背上,玩死妓女的罪名。

    虽然可惜了一点,但她是法医,她只说自己看到的实情。

    秦寂言愣了一下,才问道:“这和案情有关吗?”

    “没有,但能卖个好不是吗?”顾千城意有所指……

    秦寂言半夜把她带来停尸房,偷偷摸摸地验尸,肯定是周王派系的人暗中施压,不肯让秦寂言查下去。

    周王这么做,有三分是针对秦寂言,另外七分则是针对赵王府,想借机打压赵王,而案子会落到秦寂言手里,恐怕也是赵王暗中使的力。

    总之,这一件小案子,牵扯真得很大,顾千城这个旁观者,只能看出这些。

    秦寂言看了她一眼,默默地别开头……

    有时候他真想知道,顾千城到底是怎么长大,明明是个女人,怎么政治敏锐度这么高?

    顾千城也不再多言,这种事点到即止就好,她提这些并不是显摆自己聪明,她只是想让秦寂言看到她的价值,希望秦寂言日后即使不管六扇门,也给她一条生路,别用过就丢……

    顾千城见好就收,继续自己的工作。

    至于死者的私处?

    白天已经检查过,估计赵王也派人来核对了,顾千城没有再验证的打算,那和案情关系不大……

    下一步,就是最重要的开颅了。

    开颅前,顾千城先把死者的头发剃掉,尤其是头顶伤口处,顾千城更是小心谨慎,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刮出一道口子,破坏原有的伤口。

    这项工作非常费时,而且很枯燥,顾千城从头到尾都做得一丝苟,丝毫没有不耐烦,让旁人也生不出怠慢之心。

    很快,头发剃光,露出光溜溜的脑袋,头顶上那道血口子也异常明显。

    “百汇穴有伤,伤口处有凝血剂一类的药物。”顾千城这是凭经验判断,准确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接下来,就是开颅了。

    没有电锯、没有电钻,没有锋利的手术刀,顾千城很头痛,但又庆幸。因为面前这个是死人,这要是活人,打死她也不敢开颅。

    用刀子将头皮划开,脑膜掀起,然后……

    “帮我一个忙。”顾千城本想叫一个侍卫,可是秦寂言上前了,顾千城也不好拒绝,只能告诉秦寂言,如何配合她将颅骨打开……

    秦寂言很想说,要这么复杂吗?直接切开不就行了?。

    可看顾千城一脸认真的样子,秦寂言到嘴的话咽了下来。

    顾千城这做很好,如果每一个仵作都像顾千城一样,解剖后还能保持尸首完整,恐怕死者家属,就不会那么反感解剖了。

    “啪……”颅骨取了出来,血飙了出来……

    顾千城早有准备,先一步站到安全的位置,可是秦寂言没有,他被污血溅了个正着……

    惨了!殿下最爱干净了。

    四周的侍卫立刻变脸,一个个面露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糟了,她忘了提醒秦寂言让开。顾千城亦暗道不好,硬着头皮叫了一句:“殿下……”这个,她真不是故意的,这绝对是意外。

    可秦寂言不这么想,秦寂言的脸色相当臭,低头看了一眼衣服上的血迹,咬牙切齿的道:“顾千城,你、很、好!”

    连名带姓一起叫,可见秦寂言气得有多狠。

    “这是意外。”顾千城发誓,这次真得是意外,她还没有那么小心眼。

    “最好是意外,不然……本王会让你知道,戏弄本王的下场。”秦寂言冷哼一声,甩袖离去,侍卫连忙跟上,留下文生与顾千城在原地面面相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姑娘……”文书望向顾千城,寻问她的意思。

    顾千城淡然地收回眼神,面色不变的对文书道:“我们继续!”高傲别扭孩子气什么的,回头就好了,又不是第一次,习惯就好。

    “是。”文书暗暗叫苦,却不敢擅自离去,只能陪顾千城在停尸房,继续验尸……

    尸检的结果,和顾千城推断的**不离十。凶器是冰片一类的东西,那一滩水迹就是安放机关的地方,到早上冰化掉了,很容易被人忽视……

    而在顾千城准备将尸首缝合起来时,拿小鸡做实验的侍卫也传来消息,小鸡吃下混着秽物的食物后,很快就昏迷不醒。

    “案情已经明朗,死者死前喝下有助睡眠的食物,凶器安放在床头,在死者熟睡时,机关触发,射入死者脑内。强大的冲击力,不仅刺穿脑部,还将血管切断,造成死者颅内出血而死。”

    “能给死者准备食物,并且可以在死者房内自由进去,可见凶手必然是和死者亲近的人,我怀疑凶手可能是死者身边的丫鬟。”顾千城做出大胆的推断:

    “前面十一起案子,凶手绝不是同一个人,只能说由同一个策划。”

    没有人,可以同时进入十一户,大户人家杀人!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