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出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周王开的是妓院,做得就是肮脏龌龊的买卖,楼里的姑娘哪个不是悲剧,只是周王势大,这些姑娘别说是吃亏,就是死了也没有敢多吭一声……

    这件案子之所以会暴出来,还得多亏了秦云楚,要没有秦云楚,这案子怕就成了一场死案。

    那书生固然不用抵命,可他下半生都不会幸福,他的冤屈却永远不会为人之晓……

    案情始末很清晰,书生详细交待了犯案计划与过程,唯有一点让顾千城不能理解的,就是案卷上没有记录凶器来源。

    “杀人的凶器,书生是从哪里得到的?那个教他杀人的人,又是谁?”

    “问不出来。之前十一位嫌犯,全部查出,凶手无一例外都是死者亲近之人,有父兄、丫鬟、妻妹。这些人对自己杀人一事供认不讳,但说到凶器却没有一个承认,只说自己是冰针杀人,没有什么机关不机关。”

    “没有一个人,肯供出幕后之人?”顾千城秀眉微蹙,似乎很吃惊,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有没有查过,十二位凶犯有没有共同认识的人?”

    “查了。”必然是查过的,不然秦寂言也不至于忙到这个地步。

    “他们的交际圈,没有任何联系是吗?”顾千城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寂言点了点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案子必须结案。”

    凶手找出来了,按理说案子就破了,可是秦寂言却不认为,幕后主使者没有找到,这个案子就永远没有破,就算结案,他心里也会不舒服。

    一个月是他给自己的时间,也是皇爷爷给他的时间。一个月内找不到幕后主使者,无论如何都要结案。

    “一个月?幕后黑手不简单,一个月我们不一定能找到他。”要在万千世界,找一个没有留下半点痕迹的人,绝不是容易的事。

    对方藏得太深了。

    “十天后,第十三位死者会出现。”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果还找不到人,他就只能结案。

    “第十三位死者,会是什么身份?”顾千城知道十年前的杀人案,但卷宗她却没有看。

    那些各部机密的文件,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至少现在的她就不能。

    “北齐商人,死在客站。”这是按十年前的案子推断的,秦寂言也不能保证对方一定会出手,所以他又补了一句:“具体情况,还要等案发。”

    这就是衙门最让人烦闷的地方,他们只能等案发,而不能在案发前,阻止凶手行动。

    “不需要等,我们可以提前派人,盯紧各个有北齐人入住的客站。我不确定这起案子,和十年前那起案子是同一个人策划的,但我可以肯定,主谋有非常严重的复制情节,他在重演十年前的案件,而且主谋相当自信,他不会因为前面十二位凶手落网而收手。”

    很明显,主谋心里有很严重的问题。一般凶手杀人的动机,无外乎就是情杀、仇杀,为钱杀人,就如同赵高杀张渊,书生杀媚姑娘……

    可这起案件的主谋,明显不是因为以上动机杀人,他制造命案,只为展现自己的智商,追求杀人的乐趣与过程,满意自己内心变态的需求。

    高智商杀人犯,喜欢用精密的手法杀人,留下一些似尔而尔的线索,喜欢把办案人员甩得团团转。

    很明显,这起密室杀人案的主谋,不仅心里有严重问题,智商还很高,想要抓住对方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秦寂言也知道这一点,可要他放过主谋,他实在不甘心,只是……他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个案子,他手中要做的事,远比想象中的要多。

    所以他给自己一月的时间,一个月内要是抓不到主谋,他就算再不怀愿意,也会宣布结案。

    “客栈方面本王会让人盯着,有消息会告诉你。另外,三天后,你寻个理由去城外的虚臾庵,最好能小住三五天。”

    “有案子?”顾千城抬眸,双眼亮亮的……

    秦寂言怔了一下,随即不自在地别过脸:“是。虚庾庵附近发现一个深坑,里面满是白骨。”

    没有意外,像这种无头无尾的案子,又再次丢到秦寂言头上。

    “验骨?”顾千城迟疑了一下,光凭双手,她想要验出什么来,可不是容易的事,顶多能分辨出人骨还是兽骨,死者的年龄。

    “怎么?办不到?”秦寂言反问,隐含一丝丝失望。

    他之前让仵作去看过,仵作能分辨出来的东西太少了,于破案半点用处也没有。

    “不是,只是光凭骨头能验出来的东西,实在少之又少。”没有先进的仪器,她做不到从一堆乱骨中,找出完全只属于一个人的骨头,也验不出死者的身份。

    “你能验出多少?”秦寂言皱眉,双手交握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往后仰。

    这是他不高兴时,不自觉会做出来的动许,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最多能分辨出男女、大至能拼出多少个人,还有死者的年龄。运气好的话,也许能看到死者生前的伤势。”

    至于死者的身份?

    对不起,对着一堆白骨,她没那个本事。

    “足够了。”秦寂言眉头舒展,黑眸流转,隐有亮光闪过。

    这就够了?

    秦王殿下的要求有够低的。

    不过,既然秦王开口要她做事,那么好处是不是要先给她?

    “殿下,我的嫁妆……”顾千城抬头看着秦寂言,欲言又止。

    耽搁了这么久,可以处理了吧?

    秦寂言顿了一下,才想起顾千城说得是什么,爽快地应下:“明天晚上,本王会安排人来抬。”

    “多谢殿下。”顾千城起身作揖,郑重道谢,弄得秦寂言有些不好意思。

    这本就是他应下的事,等到顾千城来催,倒显得他小人了。

    “云楚的病,你什么时候去看?”秦寂言干脆的转换话题,顾千城答道:“从虚庾庵回来就去,需要的药还没有配好。”

    “嗯……下次做事仔细一些,这是京城。”秦寂言暗暗告诫一声,便起身欲走,却不想他忘了自己有伤,这一动便拉扯了伤口。

    “嘶……”秦寂言倒抽了口的气,上身蜷起,手撑在桌子上,借此支撑……

    明显,秦寂言伤得不轻,这一个晚上,他都在硬撑……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