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推翻,有犯案时间并不一定就是凶手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皇帝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再正常不过,因为顾千城说的话,正好证明了秦寂言有作案的时间……

    老皇帝之前审问过侍卫,侍卫的供词是,秦王殿下半个时辰前,以看望灵鸟为名,进入过灵珍阁。

    秦寂言之前经常和皇上一起来灵珍阁,所以他们不敢阻拦。

    半个时辰后,灵珍阁突然起了大火,灵鸟被大火烧死,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所以侍卫才没有及时救下。

    顾千城这话一出,完全是坐实了秦寂言,先弄死灵鸟,再利用火油,制造不在在场的证据。

    顾千城不知案情经过,所以她这话一说出来,赵王等人眼中止不住得意,老皇帝却满是愤怒。

    老皇帝把灵鸟捧得太高,如果证实了秦寂言杀死灵鸟,就是老皇帝也不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且……

    如果经过种种查证,确实是秦寂言杀死灵鸟,老皇帝就算看在先太子的面子上,放过秦寂言,心里也会厌恶秦寂言。

    灵鸟是为他成仙得道的指引,秦寂言杀死灵鸟,是嫌他活太长了?想要他早死,好继承皇位?

    秦寂言就这么肯定,皇位是他的?

    顾千城的话,说出了老皇帝内心深处,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所以老皇帝选择杀了顾千城,可是……

    “皇爷爷,请息怒。”秦寂言在侍卫动手前,与顾千城一起,跪到皇上面前:“请皇爷爷再给孙儿一个机会,也给顾千城一个机会,让顾千城把话说完。”

    侍卫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拿下谁,只能站在原地,等皇上命令。

    “说完?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个满口谎言的女骗子,她说的话不算数。”老皇帝看秦寂言的眼神很复杂。

    即欣慰又失望,可话里话外全是为秦寂言说话,这让赵王几人心里难受得紧。

    这要换作是他们四人当中,任何一个人有嫌疑,父皇早就大发雷霆,把人关进大牢再说,哪会想尽办法,为他们辩解。

    父皇真得太偏心了,当年偏心太子,现在偏心太子的儿子。

    赵王几个年纪大了,早就过了要争父爱的年纪,虽有不满,可也不会表现出来,只当自己没有看到,反正父皇一向如此偏心,他们早就习惯了。

    可五皇子不同,他年纪小本身又得宠,心里哪能平衡,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五皇子上前,亲昵的依在老皇帝脚边。

    “父皇,寂言难得求您,您就准了吧,让顾千城把话说完,说不定马上就能找到,害死灵鸟的真凶了。”

    五皇子这话,完全是站在秦寂言那边,老皇帝一时到真觉得,这个五儿子最是单纯,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好吧,朕就再给寂言一次机会。寂言,别让朕失望……”

    话中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秦寂言面色不变,轻声应是,倒是顾千城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好在秦寂言还算仗义,提醒了一句:“顾千城,把你发现的都说出来。”

    换言之,不管顾千城说什么,秦寂言都不惧。

    可是,这种事并不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有人刻意制造证据,那么现场的证据,也能指向不是真凶的人。

    顾千城忐忑不安地看了秦寂言一眼,可惜秦寂言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东西,顾千城无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继续说道:

    “灵鸟死前,没有任何挣扎,身上无一丝伤痕,爪子上也没有磨损,可见死前并没有过多挣扎,非常温驯。”

    在老皇帝面前,顾千城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事实上隼性情凶悍,除了主人,旁人接近或者伤害它,都会发现攻击,除非……

    它中了药。

    “不可能,除了朕以外,谁也不能接近灵鸟。寂言进来看灵鸟可以,但他同样不可能靠近,灵鸟更不可能不反抗。”老皇帝立刻反驳,同时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秦寂言之前来过。

    顾千城眼中一喜,未免让人看到,立刻低头说道:“皇上,臣女所言句句属实,还请皇上让人查看一下,套到灵鸟脚上的链子,可有挣扎磨损的痕迹?”

    老皇帝对秦寂言,可是真心好,不然绝不会透露这么有用的信息。

    不需要皇上发话,太监就上前查看:“回皇上的话,没有磨损的迹象,灵鸟腿上也没挣扎的痕迹。”

    “不可能!”老皇帝仍是不能接受,灵鸟可以接受,除了他以外的人。

    顾千城轻声提醒了一句:“皇上,如果灵鸟被人下了药,那就说得通。”

    “下药?灵鸟一日三餐皆有专人喂养,除喂养之人外,灵鸟不吃外人的食物。”周王状似不解地开口,老皇帝眼眸一闪:“去,把喂灵鸟的人带来。”

    侍卫匆匆跑去,很快一头大汗的跑过来:“皇上,人死了。”

    死得太是时候了!

    “好,很好……查,给朕查,到底是什么人,指使他下药。”

    老皇帝今晚一再受气,身体有些吃不消,可现场却没有一个人关心,或者说注意到他身体不适,他们更关注的是,这个案子如何往下判。

    “顾千城,你继续说。”老皇帝靠在椅子上,脸色有些灰败,心更是拔凉、拔凉的……

    顾千城真怕老皇帝突然气死,然后她也要跟着陪葬,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却不想这一眼,正好被老皇帝看到了。

    一时间,老皇帝感慨万千,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儿子、孙子都在,结果却是他最厌恶的一个女子,担心他的生死,说来还真是讽刺。

    事情上,皇上想太多了,皇上的生死与她无关,顾千城纯粹是不想陪葬,不管是灵鸟、秦寂言还是皇帝,她都不想当个陪葬品。

    结合老皇帝之前透露出来的消息,顾千城大胆推断:“皇上,案情到这里,已是水落石出,如果秦王真是杀死灵鸟的真凶,他根本不用亲自跑一套,只需要呆在宴席上,等灵珍阁起火就可以。杀死灵鸟的真凶,必是其他人。”

    “就凭这一点,你就可以断定,杀死灵鸟的真凶是其他人?”老皇帝也不愿意相信,秦寂言是真凶,但顾千城给出的证据,太没有说服力……

    连他都说服不了,如何说服那些,听赵王等人命令,不断找秦寂言茬的官员?

    “皇上,臣女可以证明,秦王殿下之前没有来过灵珍阁。”

    这是,顾千城最后一张牌!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