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拦路,一群不识好歹的人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祥云客格天字三号房,房内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木床外,就只有桌、椅,连个屏风也没有,站在门口,就能将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案发现场被保护得很好,死者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一样,屋内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只有椅子被撞乱,那是小二进去时带倒的……

    “殿下,死者是西胡走商,名叫木森,今年37岁,常年在大秦与西胡来回,每次来都入住祥云客栈。”

    “这一次,木森在祥云客栈住了七天,原计划今天退房回去。小二早上来叫人退房,可不想小二叫了半天,木森也没有反应。”

    “小二怕出事,把掌柜请来,合将门撞开,就发现木森躺在床上,进去一看才发现木森早就死了,尸体都冰冷了。”

    六扇门提前来的小吏,第一时间上前,把案情说给秦寂言听。

    “嗯。”秦寂言轻轻点头,示意仵作动手。

    秦寂言这次带来的仵作是两个老手,两人做事很谨慎,进去后立刻燃起辟秽丹,将苏合香丸含在嘴里。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秦寂言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他可没有忘记,三位王叔的人如何坑他了。

    不过,这仇也快报了。

    两位仵作皆是老手,又是皇帝亲派,不可能不作为。两人打开随身携带的工作箱,从里面取出记录簿,还有常用的锯刀、镊子等物,一字排开。

    “殿下,可以开始了吗?”两位仵作准备好后,恭敬地寻问秦寂言。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死者男,木森,西胡人,37岁,身高七尺;面黑有胡茬,长约半寸;有鼻毛,唇黑牙黄。左眼有指甲大小青色胎记。”

    “死者死在床上,有一床蓝布粗被,一方石枕,一把匕首,随携带兰花银袋一个,内有银票一百两,碎银十六两,铜板若干。”仵作一边检查,一边将死者的东西,一一装封好。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老皇帝派来的这两个人,确实很有本事,验尸也非常仔细,到目前为止,秦寂言都很满意,挑不出半丝错。

    老仵作细细检验完尸首后,最后得出结果:“死者死于脑内出血。”

    和前面十二宗案子一样,只是秦寂言并不满意:“是意外还是谋杀?”

    和顾千城认识那么久,秦寂言多少知晓一点。

    “这,这……”两个仵作相视一眼,却不敢轻易下结论。

    脑内出血,也可能是突然发病而死,这个他们真不敢肯定。

    这都答不出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仵作?

    秦寂言皱眉,又问:“伤口在哪?”

    “伤口?殿下,没有伤口。”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

    “没有伤口?那就是死于意外?而非他杀?”秦寂言再问……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这,这……”两个仵作面面相视,这个问题可不能随便答,要是答错了,他们以后就别想再吃皇粮了。

    “答不出来?”秦寂言没有发怒,可他的态度和语气,却比发怒更可怕,两个仵作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殿下息怒,小人才疏学浅,不敢断言。”

    “嗯……”毕竟是皇上亲自指的人,秦寂言倒没有太为难,可也不肯放过对方,问道:“说说你们的推断。”

    两个仵作相视一眼,知道自己逃不掉,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殿下,依小人之见,死者应该是死于谋杀,和前面几宗案子一样,是由亲近之人下手,我们在床头发现一些细痕,只不过痕迹有好几道,小人也不敢肯定。”

    这两人,对前面那几宗密室杀人案也有所了解,那几宗案子的凶手都找到了,他们作为体制内的人,知晓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是吗?”秦寂言明显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而是站起来道:“来人,把尸体抬回去,现场封锁。”

    “是。”

    六扇门的人立刻着手来办,不过在处理这些琐事之前,他们要先把闲杂人等清走,为秦寂言开路,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可在秦寂言下楼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哭求声:“殿下,殿下……开恩呀。”

    秦寂言脚步一顿,他身后的差爷立刻道:“是客栈掌柜。”

    “不见。客栈封了,许进不许出。”秦寂言下楼,无视身后掌柜的哀求声。

    秦寂言的声音并不小,底下的学子听到了,有几个自以为傲骨铮铮的学子,听到这话愤怒的叫喊:“凭什么,秦王殿下,我们没有杀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就是,就算你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意关押我们。”

    “对,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没有杀人,我们要离开这里,这里有杀人凶手,我们不能呆在这里。”

    底下叫嚣闹事的人并不少……

    这世间有一种人,祈祷幸运之神眷顾,有贵人看中他们;还有一种人则自命不凡,想要靠反骨、傲气、特立独行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这种人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自以为自己的反抗,能赢得贵人的高看,让为他们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殊不知……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秦寂言根本不屑和这种人计较,可有些人却不知好歹,在有心人士的煽动下,以为秦寂言怕了,或者欣赏他们的志气,一个个叫嚣的更凶,甚至冲开了官差,想要拦住秦寂言的去路。

    不识好歹!

    秦寂言脚步一顿,在客栈门口处停下,转身看向那群闹事的学子……

    一群学子也敢拦他的路,想必要有在暗中出手。

    他一回头,那几个带头的学子立刻激动了,义正言词的大喊:“秦王殿下,我等都是读书人,身上有功名在,你无权关押我们。”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秦王殿下也要禀公办事。”

    “你放着凶手不抓,却把我们和凶手关押在一起,秦王殿下,你这是杀人。”

    ……

    和权贵抗争,也是一种露脸的方式,可以让他们入那些清流大臣的眼,得到那些名士大臣的青睐,可前提是他们有这个命……

    给读者的话:五更奉上,求月票。今天实在太累了,我争取明天再五更好不好?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