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要情,幸亏有你在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承认自己不仅心猿意马,还忘了正事……

    秦寂言暗暗自责,怪自己沉溺于儿女私情,以至于把父仇给忘了。忙将自己跑远的思绪拉回来,又问了一遍,“千城,用你推断案情的思路,说说他说的那些事中,哪一分是假?”

    顾千城知道秦寂言很在乎十五年前的事,而且十五年前的事关系重大,任何一个猜测都会影响大句,她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顾千城沉思片刻后,说道:“这个还真不好说,当年那件事并不是单纯的杀人案件,那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杀人案,而且凶手不止一人,这就使得事情更复杂。”

    “杨都督说的那几人,都是太子之死得利最大者,他们都有出手的可能。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也有可能全部人都是凶手。当然,也不排除太子也就是你父亲,没有死在他们任何人手里的可能。”

    “嗯,”秦寂言严肃的点了点头,“当年出手的人太多,许多事到最后都不受各方控制,最终我父王死在谁手上也不好。”

    当年的事有多少是巧合?又有多少是意外?

    除非找到当年的人问清楚,不然他们根本推断不出来,因为牵扯那件事的人和势力太多,各方势力相互交措,最后事情朝一个所有人都控制不了的方向发展。

    “是的,现在就看你要找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找凶手,那么杨都督说的每一个都有嫌疑,当然这其中也许还有他不曾说出来,潜藏得更深的凶手。”说起案情,顾千城精神又好了几分,眼神比之前更明亮。

    “如果你不仅仅是为了找凶手,还要查清谁是主犯?谁是从犯?太子最后死在谁手里?那么这宗案子还要继续往下查,光凭杨都督的片面之语远远不够。

    而且杨都督是北齐人,从他的话中我可以听出,他不断的暗示皇上是主谋,皇上是此事的最大得利者,所有人都是因为看到皇上出手,才跟着出手的。

    他想让你将主要仇恨放在皇上身上,让你仇视皇上,去找皇上报仇。他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他想要大秦内乱,想要大秦分裂,你千万别中了他的计和皇上翻脸。”顾千城并不是为老皇帝辩解,她只是实话实说。

    秦寂言一怔,眼中闪过一道泪光,突然紧紧的抱着顾千城,将头埋在顾千城的怀里,闷声道:“千城,幸亏有你。”幸亏有你和我说这些,幸亏有你为我着想。

    就算今天我能冷静的分析,日后怕是也会中北齐的计,为了给父王报仇,而和皇上斗的你死我活,最终让北齐趁虚而乱。

    “当局之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顾千城没有推开秦寂言,反倒是伸出手在秦寂言的背上轻拍,无声安慰他。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秦寂言能忍到现在,实属不易。

    秦寂言心性坚韧,即使伤心难过也只是片刻,很快秦寂言便恢复正常,将自己查到的一些消息告诉顾千城,还有那个让秦寂言头痛的符号。

    “当时本王赶到时,老潭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符号。”秦寂言在顾千城的手心,写出“キ”符号。

    “这是什么?”不等号?或者没有写完的字?又或者某个组织?

    “我猜测这应该是一个没有写完的字,你先别想了,光凭这么一点线索肯定查不出什么来,等我们到了北齐后,去那些被屠的村庄找一找,也许能找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秦寂言见顾千城虽然精神亢奋,可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忙将顾千城抱紧,“你还病着,安心休息。十五年都等了,本王不介意再等十年。”

    他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当然也可以说他固执,因为他为了一个目标,可以努力一生。

    “希望北齐一行,能有所收获。”顾千城也确实有累了,而且一放松下来,脑子又沉了。了

    “安心,至少舞阳郡主的死因可以查清,神女塔的事情也能弄明白。”秦寂言笨拙的拍着顾千城的背,用哄小孩子的方法哄着顾千城。

    还别说,这法子对小孩有用,对生病的女人也有用,顾千城很快就迷糊了,上下眼皮打架,完全不知秦寂言在说什么,只一味的往秦寂言的怀里钻。

    暖和!

    秦寂言和顾千城窝在山洞休整,西胡的侍兵却苦惨了。寒风冷冽,大雪纷飞,可他们仍要在外面寻人,即使是黑夜也不例外。

    一天一夜,最佳寻人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犯人的下落,安统几人的压力骤增,顾不得地上半余米深的积雪,顾不得士兵疲累不堪,双腿冻僵,寸步难行,安统下令,要求士兵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务必要找到越狱的犯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号犯人和北齐特务头子,至于秦寂言?

    他的身份还没有确定,重要性排在北齐特务头子之后。

    季诺这次进京虽波折重重,可好歹平安进城了。而且他又一次如同天神降临,找到了被顾千城安置在灌木丛中的三公主。

    在三公主心中,季诺已是她的神,是她愿意花一生去追逐的神。三公主醒来后就不肯让季诺离身,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女子,半步离不得季诺,一离开季诺就脸色惨白,双眼无神。

    季诺无法,只能走到哪,就把三公主带到哪。

    因为季诺来了,西胡皇上便让人画了秦寂言的画像,让季诺来辨认这是不是季家十二少。

    季诺看后,当场脸色大变,那双笑不笑都含情的眸子,瞬间失了光彩,惨白着脸道:“这不是我弟弟,这人我不认识。”

    “不是季十二少,难道此人真是大秦皇长孙?”有人当场问出,立刻就有人借此指责季诺,说大秦皇长孙借季家名号在西胡搅风搅雨,季家要负全责,要不是季家下人说这是季十二少,他们怎么会认错人。

    可是,不等皇上开口斥责季诺,三公主就先一步跪下来请罪,说全是她认错了人,要不是她认错了人,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皇上要罚就罚她。

    三公主前段时间大病又少,今天又遇到刺客暗杀,小脸白得跟纸似的,皇上心疼都来不及,哪里舍得罚她。

    就在皇上想着,要寻个什么理由为三公主开罪时,理由来了。

    负责看守天牢的安统进宫求见皇上,说有要情禀报,事关越狱的逃犯和大秦皇长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