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过继,没有默契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的速度很快,可再快进出城一来一回也要耗费一个多时辰,等到他回来时已是半夜,顾千城早就醒了。

    看到假的秦寂言,顾千城除了最初的错愕外,并没有半点不适,她径直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接着看之前未看完的卷宗。

    秦寂言进来时,就看到顾千城神情淡然的看卷宗,而假扮的隐卫则是一脸不自地,眼中飞快的滑过一丝笑意。

    顾千城抬头,借着烛光还能看到秦寂言上挑的眼线,语气也不由得放软,“回来了?”

    “嗯,”很平常的对话,却叫秦寂言的心为之一软,看顾千城的眼神也莫名的柔和下来,只是……

    视线一转到隐卫身上,又立刻变冷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寒上三分,“下去。”

    隐卫早就习惯了秦寂言冷酷的样子,见他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紧绷的身子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隐卫不怕秦寂言冷酷霸道,就怕秦寂言突然温柔相待,那太可怕了!

    隐卫一走,书房里又只剩下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被隐卫一打断,两人之前温馨平淡的气氛也没有了。

    秦寂言上前,将夜行服脱下,又些不自在的道:“出了一趟城,见你睡熟就没有和你说。”他不习惯凡事报备,也不习惯做什么都事先和人说。

    “难不成,你不是故意等我睡熟在走的吗?”顾千城唇角含笑,上前接过秦寂言手上的夜行服,随意的放在椅子上。

    秦寂言含笑的看着顾千城,见她折回房内给他寻衣服,嘴角的弧度又往上扬了几分。

    他要的从来都不多,他只想回到家后,不是面对冷冰冰的宫殿,和呆板没有表情的下人,他只想家里有个人等他,在他累了、倦了可以休息,可以完全放松。

    顾千城出来时,就看到秦寂言站在原地发愣,便将手上的衣服丢给他,“快穿上,我饿了。”为了配合秦寂言,她只能一直窝在书房里,饿了也不敢让下人送吃的进来。

    “不帮我换上?”秦寂言拿着衣服却没有动。

    明显,习惯被人服侍的秦寂言,在等顾千城上前,可是……

    “不会。”顾千城应得干脆,秦寂言不死心的道:“我教你。”

    顾千城没有回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直到秦寂言妥协,“我自己来。”命苦的自己换上衣服,又将夜行服放起来,亲力亲为丝毫没有亲王的架子。

    顾千城满意的点头,上前欠了欠身,“殿下,请……”

    门外全是老皇帝的人,不管私底下如何,人前都要保持尊卑,秦寂言知道顾千城的心思,先一步往外走。

    两人一个半夜出门,一个看了一整天的案卷,不用装就是一脸疲累的样子,侍卫和下人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任何人不许进出。”秦寂言脚下步一顿,沉声命令道,待到侍卫应下来,转身朝自己暂住的院子走去,从始至终眼中没有任何的身影。

    秦寂言走了,顾千城当然也不会多呆,和气地向侍卫问了一声好,顾千城亦朝自己的住的院子走去,离秦寂言住的主院很远,可也不会太差,很符合她的身份。

    厨房的下人知道秦寂言和顾千城没有吃东西,灶上的火一直没有熄,见顾千城回来,下人问了顾千城是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先沐浴,至于吃食?你们看秦王殿下吃什么,让厨房多做一点,多余的送到我这里来。”顾千城自知自己的身份,没有矫情的点餐。

    “是。”下人并不意外,她们知道顾姑娘不是难服侍的人。

    待到顾千城沐浴用膳后,已到了子夜时分,睡了一觉的顾千城还好,丫鬟们就有些熬不住了,顾千城让她们先去休息,晚上不用她们服侍。

    顾千城并非以秦王女人的身份跟来,丫鬟不可能把顾千城当成女主子般对待,见顾千城这么说,丫鬟们连推辞也没有,转身就退下了。

    顾千城猜测秦寂言会过来,给自己说一说明天的事,或者听自己说说案情,可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秦寂言出现,顾千城摇了摇头:他们可真没有默契。

    上床、睡觉,顾千城不再多想,反正北齐的案子也不急在这一时,有什么事明天说也是一样的。

    顾千城真是冤枉死秦寂言了,秦寂言是打算来找顾千城的,只是临出发时被暗卫缠上了,“殿下,有人看到北齐三皇子乌于稚在边城现身。”

    “三皇子?北齐有皇子吗?”秦寂言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北齐皇上和他年龄相当,至今还未大婚,也不曾听说有子嗣,而且就算有的话也不可能大到独自来大秦。

    “是北齐太后的过继的子嗣子,前不久才认下的,因北齐宗室还存在不满,并没有大肆宣扬,只让北齐上下称呼其为三皇子。”暗卫将乌于稚的情况报给秦寂言知晓。

    乌于稚是北齐太后过继的宗室嫡子,他的亲生父亲是北齐摄政王,他本人则是摄政王的小儿子,很受宠爱,能力也不凡,深得太后和摄政王看重。

    乌于稚是摄政王最小的儿子,在家里并没有继承权,世子之位只能是他大哥的,他顶多能封个郡王什么的,可不想他却入了太后的眼,一举成为太后的儿子,皇上的兄长。

    乌于稚比北齐皇帝年纪大,按序齿排在第三,是北齐皇帝的兄长。不过,因为北齐皇帝的不满,太后虽然认下这个儿子却没有封王,只让人称其为三皇子。

    “认个这么大的义子,北齐太后不怕内乱吗?”秦寂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盯着乌于稚,本王要知道他所有的事,另外再派人接触北齐皇帝,看他现在是什么意思。”

    乌于稚对北齐皇帝的威胁有多大,秦寂言这个外人都看得清楚,秦寂言不相信北齐皇上看不明白。

    北齐摄政王迟迟不肯让北齐皇帝大婚,不肯将政务交还给皇帝,现在太后又认下一个成年的儿子,如果不是这个儿子有问题,那就是北齐太后和摄政王想要废掉皇帝。

    “属下明白。”暗卫什么都不需要想,他只要按秦寂言说的办就好了。

    除了乌于稚这件事情外,暗卫又汇报了几件关于北齐的事,都是他们这两天查到的消息,秦寂言听完后又下达了几个命令。待到暗卫离去,已是一个时辰后,秦寂言看了看天色,只得打消去寻顾千城的念头……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