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赔礼,皇帝在哪里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到底是在北齐的地盘上,秦寂言多少要给北齐面子,撕破脸了大家都不好看。

    在摄政王一再放低姿态赔礼后,秦寂言终于松口,同意出席今晚的宫宴,让摄政王到时间派人来接他即可。

    秦殿下虽然同意参加宫宴,可姿态拿捏得恰当好处,即没有坠了自个的威风,也没有让摄政王太没脸,摄政王虽心有不满,可也只有忍着,面带微笑的离去。

    从昨晚的对话中,顾千城就猜秦寂言会参加今晚的宫宴。毕竟,他们就算再怎么支持北齐皇帝,明面上也不会得罪太后,现在北齐掌权的人是太后,他们又不是呼延千霆那个蠢蛋,再怎样也不会自断后断。

    只是,让顾千城不解的是,去参加北齐的宫宴关她什么事?

    “我也要去?”看着下人送来的礼服,顾千城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见秦寂言点头,又问了一句:“以什么身份?”

    “我的女官,如何?”秦寂言在一旁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也不在乎那茶是顾千城喝过的,一口饮尽。

    顾千城眼角一抽,只当没有看见,随手翻了一下桌上成套的衣服、首饰,顾千城皱眉,“女官要穿得这么华丽吗?”秦寂言让人送来的这套衣服,王妃穿都可以了。

    “当然,不能丢了……大秦的脸。”秦寂言神色严峻,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今晚的宫宴说是赔礼,可实情如何大家心里都明白,做点准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千城挑眉,起身,转身,上前将衣服内外翻了一个遍,没发现什么异常,“这衣服有什么特别吗?”

    “有,”秦寂言走到顾千城身边,抖开衣服道:“衣服用金蚕丝制成,普通匕首刺不穿,外面涂有一层药,可防毒。”

    将衣服放回去,秦殿下又拿起两只发钗:“银色的发钗,里面有一颗毒药,银针验不出来;珍珠发钗上的东珠是空心的,用力一捏就能碎,里面有一枚保命的药丸,出自药王府。”

    除了衣服和发钗外,靴子、腰带也各有来历,简直是将顾千城从头武装到脚,顾千城忍不住道:“今晚的宫宴有这么可怕?”求不参加,她战略很渣的。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在北齐人生地不熟,北齐明面上不敢对我们下手,但……我们突然猝死呢?”秦寂言打小在宫里长大,他看到宫里有太多人“正常死亡”。

    “我懂了。”不参加是不可能的,秦寂言绝不会同意。

    在下人服侍下一件件穿好,又挨个试了用处这才放下心来,等到顾千城收拾妥当,摄政王再次登门,亲自来接秦寂言进宫,表面功夫做到了极致,给足了秦寂言面子,就连凤于谦也觉得与荣有焉。

    顾千城做女官装扮,跟在秦寂言身后并不突兀。在北齐,太后掌权,女官是很普通的存在,太后身边得力的人皆是女官。

    摄政王虽然好奇秦寂言会带女官过来,却没有寻问。

    有摄政王带路,秦寂言和顾千城畅通无阻走进北齐皇宫,来到宴会大殿。

    殿外灯火通明,太监、宫女来来往往,看上去热闹至极。踏入殿内,台上只着薄纱的舞女扭腰轻舞,除了殿外的寒风,恍惚间好似回到初夏。

    舞娘很美,舞姿很妖娆,有不少人看得收不回眼神神,秦殿下只看一眼便收回眼神,目不斜视的走近大殿,正中央坐着北齐的太后,而北齐的皇帝?

    连个人影也没有。

    这样的场合,北齐皇帝都不曾出现,可见北齐皇帝在北齐的地位有多低。

    秦寂言只当没有看到,笔直朝殿中走去,北齐太后也做足了姿态,不等秦寂言走上前,便从凤座上下来,在女官的搀扶下,步下台阶亲迎秦寂言。

    “本宫谨代表北齐,欢迎秦王的到来。”太后主动开口,言语和气,没有高高在上的骄傲,反倒如普通贵妇一般。

    顾千城飞快地扫了一眼,只见北齐太后仪态端庄,身形微胖,看上去就像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一双美眸流转,似含水一般,从外表看不有多么彪悍,更看不出这个女人掌控了一国的权利。

    从北齐太后身上,验证了一句话,那就是:人不可貌相!

    北齐太后主动求和,秦寂言也不会打太后的脸,温和回了几句话,虽不称上热情,但也没有失礼,更不曾让北齐太后难堪。

    北齐太后眉眼含笑,站在原地与秦寂言寒暄,看上去极其热情,不过在秦寂言的不配合下,北齐太后很快就找不到话题,眼眸一转,落在顾千城身上。“听闻秦王还未大婚,这位姑娘是?”这话就很有深意了,而且北齐太后看顾千城的眼神也很暧昧,就好像……

    顾千城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眼神让人怪不喜欢的,可这种场合没有顾千城说话的余地,只能静静地站在秦寂言身后,让秦寂言为她出头。

    秦寂言没有让顾千城失望,脸色一沉,声音比之前还要冷上三分,“本王的女官,怎么?太后有意见?”一个北齐太后,未免管的太宽了。

    秦寂言太不客气,而且声音不小,有不少人都听到了,太后脸上的笑容一僵,有些勉强的道:“秦王说笑了,本宫只是奇怪,毕竟大秦的女官只在内宫,本宫还未见过大秦有女子以女官的身份在外行走,秦王身边的女官似乎是第一人。”

    北齐太后明显是不信顾千城女官的身份,话里话外都透着轻蔑。

    秦寂言也不恼,唇角轻扬,似笑非笑的道:“本王也好奇,太后娘娘你不该是垂帘听政吗?怎么走到帘前了?反倒是贵国的皇帝,怎么不见人影?莫非在帘后?”

    说话间,秦寂言还特意往凤座看去,凤座旁并无帝王的坐位,可见北齐太后压根本就没有想过,让北齐皇帝出来见人。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秦寂言会在宴会上提起北齐皇帝,这不是打太后的脸吗?

    既然要打太后的脸,那秦殿下你就别出席今晚的宴会呀!

    别说北齐的官员,就连顾千城也是惊了一跳,暗叹了口气:秦殿下,这就是你说的不当面得罪太后?

    秦殿下,你威武!

    给读者的话:更晚了,抱歉。手脚还是比较无力,打字慢……手容易酸。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