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退让,所以太子死了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在北齐有探子,可消息却是季诺派人送来的。

    “季诺,他到底要做什么?”秦寂言半依在车厢里,把玩着顾千城的长发。

    “不管他要做什么,这个消息对我们都非常有用,我们可以提前做好准备。”顾千城枕在秦寂言的腿上,身子微蜷。

    马车虽大,可真的没法让两个人都躺下。

    “此人,不可不防。”面对季诺的示好,秦寂言没有喜只有惊。

    西胡三公主、北齐皇帝,季诺转身就能卖了他们,难保不会同样对他,秦寂言从来不认为,自己魅力无边到能换来季诺这等人的绝对忠诚。

    “他根本不在意在你面前暴露本性。”顾千城转了个身,面朝秦寂言,“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怕你揭穿他吗?”

    “他知道本王不会揭穿他。”秦寂言应的干脆,“不管他想做什么,我们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了。”

    “也是,不知皇上收到**包的配方没有。”决定在北齐大面积使用**包后,秦寂言就让顾千城改良了**包的份量,拿出威力更强的配方,提前派人八百里加急呈给老皇帝。

    算算时间,配方早就到老皇帝手中了,只要老皇帝有一点点脑子,在试验过后应该就会派人量产。

    事实证明老皇帝虽然年迈,偶有昏庸,但在国家大事上还是很英明的,一收到以秦寂言名义呈上来的**配方,老皇帝就召来封大人、焦大人和兵部、工部尚书,要他们着手成立一家制造司。

    制造司直接对皇帝负责,隶属秘密机构,所有成员都要精挑细选,不能让各国探子潜入。

    老皇帝情绪高昂,一连串的命令交待下去,两位尚书连连点头,封大人与焦大人却是沉默不语,直到老皇帝说完,封大人才问道:“圣上,秦王送上来的配方,可经实验过?是否真有秦王所说的那般威力惊人?”

    老皇帝顿了一下,脸上有几分不满,“封卿家,寂言那孩子一向务实,他说有就是有。”也就是说,老皇帝太高兴,一时忘了试验。

    “圣上,臣相信秦王殿下不会夸大其辞。此物制造似乎不难,不如我们先请匠人试造一批,先进行试验?”焦大人进言,他和封大人一样半句不提制造司的事,只就事论事,这样一来老皇帝有脾气也发不出来。

    “就依两位卿家所言。”老皇帝情绪有点低,封大人四人极有眼色,立刻告退。

    老皇帝坐在御书房内,屋内只有一个贴身太监侍候,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生气,好半天才听到老皇帝开口:“封、焦两位卿家,似乎不愿局势改变。”

    **包投入使用,首先武装的必然是皇帝手中的兵马,到时候皇帝手中兵马,就会一跃成为大强最强的军队,而赵王与周王必然会不满。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在**包呈上来的那一刻,老皇帝就明白秦寂言要做什么,而他持赞同意见,只是……

    封大人和焦大人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大秦不能内乱。

    可局势却由不得老皇帝说了算。

    焦大人回府后,让人请来焦向笛。

    “父亲,”焦向笛低头,态度恭敬实则透着疏离。

    焦大人暗自摇头,说道:“待科考后,你想做什么父亲不管你。”哪怕是和秦王走得近。

    “父亲你不干涉我的事?”焦向笛不敢置信的抬头,他老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不干涉。”

    “哪怕我与秦王走近?”秦王有事,他却不能帮忙,这是焦向笛心中的痛。

    “哪怕你与秦王走近,为父也不管。”焦大人再三保证,焦向笛这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只是……

    “父亲,你没喝醉吧?”怎么感觉这话,特别像是醉话。

    焦大人很想保持淡定,可听到焦向笛这话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浑说什么,为父没有喝酒。”

    “没喝酒,你怎么就说醉话了?”焦向笛继续犯二,千年老二的名号不是没有来头的。

    焦大人恨铁不成钢,同样是半大小子,他家的怎么就比封家那个差这么多?

    而此时,别人家的孩子封似锦,则在与他的父亲进行平等的对话。

    “秦王终于朝军方下手了。”在封似锦看来,秦寂言拿出**的配方,搅动军方的势力,绝对是为了趁机谋取属于他,或者说属于太子长青该有的那部分兵力。

    “户部,军队,我真不知下一步秦王还会对谁下手。”封大人疲累揉了揉太阳穴,“我一直以为秦王不会争,原来不是不会而是不愿。”

    一出手,便搂住最重要的两部,不可谓不厉害。

    “虎父无犬子,秦王本就非常人。”封似锦合上眼,脑中却是浮现出,秦王与顾千城共乘一骑的画面。

    怎么想到秦王就想到千城了,还真是……

    “我一直以为,秦王和太子一样,不会搅乱大秦,现在看来是我先入为主了。”封大人无声苦笑,他似乎能看到大秦三王一皇子之间的斗争,一如十五年前。

    “爹,太子顾全大局,一再退让,所以他死了。秦王还要再退让,那他就不是太子的儿子。”封似锦声音微沉,略有几分严肃。

    封大人也没有在意,只问了一句:“你祖父怎么说?”

    “祖父说,我们封家只需要做自己该做的事。”封似锦低头,静静的坐在那里,封大人无声叹了口气。

    封家以前不插手,现在也不会插手,他懂!

    在老皇帝试制**包时,秦寂言和顾千城面临北齐一波接一波的追杀。

    这些人对秦寂言一行人的行踪和布局了如指掌,不管他们从哪里跑出来,最后总能跑到秦寂言面前,将**包丢到马车附近。

    虽说**包的威力还不足已炸飞马车,可也给秦寂言和顾千城带来不小的麻烦,至少在经过七八次的轰炸后,秦寂言那辆专属马车已经没有办法用了。

    “秦王殿下,马车已无法再使用,荒郊野外的也找不到合适的马车给您,末将建议你骑马。”北齐的将领早就收到消息,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看热闹,暗中扯扯后退,总之就是不让大秦好过,不让秦寂言好过。

    “骑马?”秦寂言冷笑。

    北齐为了杀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给读者的话:许是昨天熬夜熬得太晚的原因,今天特别难受,有气无力的……先更一章,明天再补齐。(.mkxs.)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