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刻薄,留宿宫中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君亦安的话说得含糊,心思多的人难免会多想,而老皇帝无疑是心思多的人。

    秦寂言不满的皱眉,心里更是不喜,“君姑娘有什么话直接说,本王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事。”秦寂言开口,坦坦荡荡的表明自己立场。

    君亦安有些扭捏道:“我就想和殿下私下说,这也不行吗?”澄明的眸子没有一丝浑浊,可见药王将其保护得多好。

    每一个骄纵的女子,身后都有一个强大又护短的老爹。

    老皇帝知晓君亦安的性子高傲,直接,倒是没有多想,见君亦安一脸羞愤,深觉自家大孙子实在太不懂得讨女人欢喜,君亦安表现得这么明显,就差没有直接说,她喜欢秦寂言了。

    老皇帝摇了摇头,故作不满道:“寂言,君姑娘远来是客,你替朕送送她,回头再去给你皇奶奶请安。”

    老皇帝明显是乱点鸳鸯谱,秦寂言上一次能拒绝,可这一次明显的“顺路”,却叫秦寂言不好说不。

    这时代没有什么尊重女性的绅士风度,秦寂言也不是一个时刻秉持君子之风的人,所以……

    他根本就没有照顾或者等君亦安的意思,大步往外走,君亦安提起裙子,小跑才能跟上秦寂言。

    老皇帝透过窗外看到这一出,忍不住笑了出来,越发觉得这两人有意思。

    “殿,殿下,你等等我,”君亦安有些武功底子,可和秦寂言没法比,在宫里绕了大半圈后,便有些气喘,而且她有事要和秦寂言说,秦寂言人走了,她去哪找人?

    秦寂言如同没有听到一般,一直往前走,眼见就要到宫门口,秦寂言就要完成老皇帝说的“送”的任务,君亦安不得不道:“秦王殿下,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我并没有恶意,我找你只说一句话,就一句话。”

    一路走来,秦寂言忽快忽慢,君亦安为了跟上秦寂言的步子,也来不及调息,不免更累。

    “说。”秦寂言转身,离君亦安五步远,就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君亦安又羞又恼,心里恨得不行,可想想自己难得看个男人顺眼,只好忍了。

    她就不信,凭她拿不下大秦皇长孙!

    深吸了口气,待到气息平稳下来后,君亦安才道:“秦王殿下,你是个讨厌麻烦的人,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了。”

    “说。”秦寂言不是讨厌麻烦,而是讨厌君亦安。

    “黄金果是不是在你手上?”君亦安果然问得直接。神情高傲,眼眸直视秦寂言,带着一丝审视的意味,不肯错过秦寂言的变化。

    秦寂言脸色不变,冷冷道:“什么东西?”

    “秦王殿下你别装了,你手上的雪貂就是最好的证明。雪貂守护黄金果,你得到雪貂,没有道理找不到黄金果。”君亦安一脸笃定地看着秦寂言,似要将秦寂言看穿。

    可惜,君亦安的道行太低了。

    秦寂言是什么人?

    他是能将老皇帝骗得团团转的人,怎么可能被君亦安一诈就露相。

    秦寂言嘲讽的看着君亦安,高傲的道:“君姑娘,本王不喜欢你,别费心找话题与本王搭话,本王讨厌拎不清的女人。”

    “你,你胡说什么!”君亦安即有小女儿心思被人看穿的羞恼,又有被人拒绝的愤怒,强硬的道:“我才没有喜欢你,我找你是为了问你黄金果的下落。”

    “什么黄金果我不懂,你们药王谷是种药材的。怎么,这种事还要问本王?”秦寂言轻蔑的看着君亦安,就好像在看跳梁小丑一般。

    君亦安当即变脸,“秦王殿下,别拿客气当好欺,我肯私底下问你是给你面子,如果我把这事告诉皇上,你说皇上会如何?”

    药王谷的本意是当着皇上的面问起此事,逼秦寂言拿出黄金果,可君亦安见到秦寂言认真收拾棋局的样子,一时对他动了心,便起了私心,这才私下相问。

    对君亦安来说,她这是好意为秦寂言着想,可对秦寂言来说这就是威胁,他被一个女人威胁了!

    秦寂言止不住冷笑,指着前方道:“转身,原路返回就能见到圣上,本王不奉陪。”他秦寂言再不济,也不会受一个女人威胁。当然,顾千城除外。

    “你,不识好人心。”君亦安气得跳脚,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秦寂言并不理会她,从另一条路去见皇后,顺手将手上的长生果送给了皇后。

    对长生一道,秦寂言没有任何追求,更不用提他吃了连药王谷都在乎的黄金果,还要吃什么长生果。

    皇后非常高兴,连连赞秦寂言有心了,言词中处处都透露着,她和她的家族会坚定的站在秦寂言身后支持他,之前皇后娘家试图转投他人之事,就好像不曾发生过。

    秦寂言笑而不语,他和皇后是利益往来,只要他不倒皇后就会一直站在他身后,为他清理后宫的麻烦。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季诺。君亦安的到来,让秦寂言肯定季诺与药王谷有关,而且关系不简单。

    季家,还真是不能小看!

    君亦安在秦寂言面前碰了一颗硬钉子,却没有当即折回去找皇上,而是在心中谋化,要如何将此事不着痕迹的抖落到皇上面前,让秦寂言吃鳖,看看得罪她的下场。

    然而,君亦安却是不知,皇宫处处有眼睛,她还未出宫,她与秦寂言谈话的内容,就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秦王殿下一路上都没有理会君姑娘,快要出门时君姑娘叫住殿下,可却以什么黄金什么果的开头。秦殿下冷嘲热讽一番,君姑娘就嚷着要来告诉圣上您,殿下依旧没有理会,扭头就去见皇后娘娘了,并把长生果献给了娘娘。”心腹太监将事情源源本本说出来,侧重点是君亦安想找秦寂言搭话却没有开好头。

    明显,老皇帝亦是相信了这个说法,笑呵呵道:“寂言那孩子总是不开窍,这些年也不知得罪多少人。”

    “殿下对情事知晓的晚,不沉迷儿女私情,这是好事。”心腹太监大着胆子进言。

    老皇帝并无不喜,反倒赞同的点头:“不沉迷是好事。女人不过是传宗接待、拉拢各方势力的工具,玩物罢了,喜不喜欢并无关系,只要留下皇家子嗣便好。”

    “圣上说得是。”心腹太监听这话就明白,到现在老皇帝满意的继承人,依旧秦王殿下,便附和着说了几句好话。

    老皇帝心情大好,对秦寂言心中的隔阂又少了几分,为表明他对秦寂言的看重,不仅留秦寂言共同用晚膳,晚上还留秦寂言谈心,直到半夜,下令秦寂言留宿宫中……

    给读者的话:满满的感动,满满的正能量。因为有你们,所以可肆无忌惮的撒娇;因为有你们,可以任性、可以刁蛮……果然,娇气的女人,都是被人宠出来的,我被你们宠娇气了!(..)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