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苦肉计,不好用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君亦安不想在今天见顾千城,可又不想让顾千城以此为借口推了此事,便道:“让顾千城带着雪貂来见我。”

    下人立刻出去传话,可很快就带着不安进来复命:“小姐,顾千城带了雪貂来。”明显,顾千城是有备而来。

    君亦安气极,可转念一想又释然了,能得到雪貂,不为难顾千城也没有什么。“让她将雪貂给我,我拿药给她。”

    下人苦笑,“小姐,顾姑娘说,如果你要的是雪貂,请恕她不能从命。她之前就说了,雪貂不是她的,是封家小少爷的,小姐你想要雪貂,得去问封家要。”

    “封家凭什么给我雪貂?”君亦安没好气的吼道。

    下人唯唯诺诺,将头埋得更低。

    君亦安知道这事冲下人发火没用,深吸了口气道:“去告诉顾千城,我只要雪貂。”

    下人出去传话,片刻后带来顾千城的意见:“办不到!”

    “那就让她滚。”君亦安火气也来了。

    下人将君亦安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顾千城,并示意顾千城可以离开了。

    “我说了,办不到。”顾千城回了这么一句话,便抱着小雪貂站在药园门口。

    “顾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药园的下人隐有不好的预感。

    顾千城好脾气的答道:“求药呀!这不是你们家小姐要的吗?要我亲自来药园求药,现在我来了。”

    “你这样,我家小姐也不会把药给你。”你快走吧,别矗在这里碍人眼。

    “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君姑娘一定会被我打动。”

    不管药园的下人怎么说,顾千城就是不走,抱着小雪貂站在那里,像是木桩子一样。

    下人劝了半天不见效果,只得回去告诉君亦安。

    “苦肉计?”君亦安冷笑,不屑的道:“让她站。现在即不是冬天也不是夏天,站三五个时辰也死不了。再说了,现在满京城的人都在关注殿试,谁有空理会她。”

    有君亦安这话,药园的下人再也不管顾千城,任她站在那里。

    诚如君亦安所说得那样,现在即不是冬天也不是夏天,顾千城在外面站上三五个时辰,也只是看着狼狈,绝不会凄惨,想要博人同情火候还差了一点。

    众人都想不明白顾千城要做什么,劝说无用,只能任她站着。

    皇宫里,参加殿试的举子们听到鼓响后,一一放下手中的笔,按顺序依次离开,去外面等到殿试的结果。

    虽说能参加殿试,就表示自己一定能中举,可二甲与三甲差别太大了。如果考个三甲那便是同进士出身,这辈子混得最好也就是一个三品官顶天了。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一定要在二甲。”

    在等待成绩的时候,有不少学子都在嘀咕,就算勉强能稳得住的,也是一脸紧张,脸色铁青。

    神情轻松的封似锦与景炎在一干人中,显得特别突兀,焦向笛不止一次瞪向封似锦。

    每次看到封似锦,他都有一种把对方分尸的念头。像封似锦这种别人家的孩子,生来就是打击人的,这种人就不应该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以贤隐居士为首的一干大臣,正在即使赶时间,阅卷也非常谨慎,就怕出什么意外。

    卷阅完后,便开始排名。一甲、二甲的举子没有太多争议,能在前二甲的才学都在上上之等,没有太大的争议。

    只不过,在排名方面,却起了争执。

    二甲第一这也是一个必争之位,几位大人争了半晌,终于定了章郡温家的一位士子,孔家那位嫡子排在二甲第二。

    倒不是孔家嫡子才学不好,而是……

    孔家人一定不会入朝为官,给他好的名次也是浪费,不如给更需要的人。

    二甲第一定下,后面就好商量了,名次很快就定了下来。

    至于前三甲?

    众人早有决断,只是三名次方面却排不出来。

    “江南景炎当得状元。”

    “京城封似锦该是第一。”

    “京城焦向笛当摘得榜首。”

    ……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个人的偏好都有不同。除非文章相差很大,不然同样的优秀文章,由一群人来看,还真不好分出一二三来。

    封大人知道自家儿子的态度,对状元不状元的压根不在意,不过……

    自家儿子打小就是第一,要是能摘得状元也是好事。

    焦大人听到不少老先生,说他儿子该排第一,小胡子都翘起来了,时不时就朝封大人丢两个得瑟的眼神。

    那嚣张的模样,让人手很痒。

    众人争执不下,吵着吵着就吵到了御前。

    老皇帝知道这些人吵什么好,哭笑不得,“只要是一甲,排名有什么重要。”

    这话,众文人齐体不接腔。

    老皇帝不懂……

    自古文人相轻,这一甲的排名当然重要了。

    话是这么说,可老皇帝依旧拿出御笔,钦定一甲:“封似锦文采斐然,一手馆阁体深得朕心,点为状元。”

    “焦向笛与景炎的文章不分伯仲,朕记得景炎来自江南,长相不俗,点为探花好了。”老皇帝大手一挥,一甲的名次就定了。

    听到自家儿子,又一次被封似锦压在下面,焦大人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明明说他儿子文采好,该当榜首,怎么又成了第二?

    他们老焦家,是不是和第二有缘了?

    焦大人气得快要吐血了,可圣上御笔钦定,他还能说什么?

    殿试过后,当场唱榜,先报二甲的名次,再报一甲的名次,至于三甲?

    人数太多,就不用报了,左右二甲一甲没有你的名字,你就是三甲了。

    听到名字的,一个个欢喜的高喊万岁,而没有听到名字则是又期待又紧张,希望下一个就叫到自己的名字,可更希望最后一个叫到自己的名字。

    越到后面,名次越高!

    唱名是个力气活,小太监一口气念下去,念到最后嗓子都哑了,终于将二甲的名单念完。

    “二甲共取四十八人。”两百多人参加殿试,只有四十几人进二甲,而一甲只有三个,可见大部人都在三甲。

    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要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可转念一想,他们就是中了三甲,可也比落榜的强。

    至于一甲?

    呵呵,他们不敢想……

    给读者的话:一句话小剧场

    焦向笛:作者你滚粗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阿彩:你确定?!

    焦向笛:封似锦文采好是状元;景炎长得好看是探花。我呢?不拿状元就算了,拿个榜眼还像是我长得难看。你说你是不是嫉妒我了?说实话,我说了不打死你!

    阿彩:你确定?!(..)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