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疯子,哪只手抱了你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说从老皇帝那里也知道了今天药园的发生的事,可秦寂言却觉得不够详细……

    回到秦王府,秦寂言立刻叫来暗卫,让他将事情详详细细说一遍,任何了细节都不能漏掉。

    暗卫不敢隐瞒,将当时的细节一一复述,当他说到封似锦当众抱着顾千城去医馆时,突然听到“啪”的一声……

    暗卫吓得腿软,忙道:“王爷恕罪,小人该死!”

    “滚!”

    暗卫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啪……”秦寂言一拍桌面,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而被秦寂言拍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手印,还有嵌在桌面里的断笔!

    老管家进来收拾东西时,看到与红木大桌合为一体的断笔,嘴巴半天也合不拢:王爷,你确定你事后冷静下来,不会脸红?

    “嘭……”房门突然被撞开,刚睡着的顾千城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抽出压在枕头下的匕首,猛地坐了起来,“什么人?”

    “他哪只手抱了你?”黑暗中,一身锦衣的秦寂言,夹着清冷的夜风走进来。

    啪……身后的门随之又关上。

    “秦殿下?原来是你呀。”顾千城听到声音,拍了拍心口:“吓死我了。”可饶是如此,心跳仍旧快得不行,顾千城不得不靠在床头,借此平复狂跳的心脏。

    她真得要被吓死了!

    秦寂言走到床边,却并不像往常那样坐下,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千城:“说……他哪只手,抱了你。”

    黑暗中,顾千城看不到秦寂言的表情,只知道此刻的秦寂言很吓人,周身散发着极具恶心的负面情绪。

    顾千城心中一跳,不由得放低声音道:“寂言,你这是怎么了?”

    “封似锦哪只手抱了你?”本王去把它砍了!

    “啊?你说……今天的事?”顾千城的大脑,终于恢复运转,立刻明白秦寂言为什么事生气了,忙拉了拉秦寂言的衣袖:“你先别着急,听我说……”

    顾千城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一遍,知道秦寂言肯定也派人查了,并不敢隐瞒,连细节也说了出来。

    当然,关于封似锦抱她那段,顾千城是这么解释权的:“当时情况特殊,依封似锦的为人,就是一个陌生女子倒下,他也会去扶。”

    特意强调是“扶”不是抱。

    “至于之后抱我去医馆,那不是没有办法嘛,我当时装晕,总不能立刻醒来。”

    “你在为他脱罪?”顾千城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秦寂言更生气了。

    顾千城话里话外,都是在为封似锦辩护。

    “当然不是,他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为他脱罪。我只是你不想因这种小事生气,当时情况特殊,你别往心里去。”顾千城拉了拉秦寂言的衣袖,示意秦寂言坐下。

    秦寂言依旧很不高兴,可听到顾千城说封似锦不是她的谁,心里稍稍舒坦了两分,也就顺势坐了下去。

    见秦寂言退让,顾千城暗松了口气,可嘴巴却没有停,该哄的还是要继续哄着:“我和封家的关系你也知道。我曾经救过封似锦一命,和封家的交系不可能撕掳开。

    而且,我当初情况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少拿封家当挡箭牌,封家为了挡了不少麻烦。封家虽然存了利用我的心思,可对我确实是极好。我是与封家有交情,并不是与封似锦有交情,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

    “有,你们之间有一个五年之约。”要不是因为有这事,他也不会这么生气。

    药园的事他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换作随便哪个男人,哪怕是景炎抱了顾千城,他也不会这么生气,可偏偏是封似锦。

    在某种程度上讲,封似锦可以算是与顾千城有婚约。

    “所谓的五年之约,你又不是不知情,封家不可能让嫡长子娶我。”顾千城见秦寂言这次是真得生气,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提醒,以后还是离封似锦远一点,不然……

    她可真受不了,隔三差五被吓一通。

    见顾千城说得这么肯定,秦寂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谁说不可能?

    不可能封家会说出来?

    就算五年之约别有用心,可为什么不是别人却独独是你?

    笨蛋千城,你真当封家没有打你的主意吗?

    是本王先下手为强,要不然……

    五年之后的事,还真不好说。

    当然,这些话秦寂言是不会说给顾千城的听,既然顾千城固执的认为,封家的五年之年只是一个挡箭牌,那就让她一直这样认为吧。

    半晌没见秦寂言回话,顾千城有点不安,拉了拉秦寂言的衣袖,同时自己也往前蹭了蹭,然后……

    顺道枕在秦寂言的大腿上,“殿下,别生气了,今天的事是个意外。以后我会尽量离封似锦远一点。”

    “你确定,你能做到?”秦寂言没好气地瞪了顾千城一眼,却因房内光线太暗,以至于顾千城什么也没有看到。

    “为什么你认为,我做不到呢?”她是招风引蝶的人吗?

    “你说你要离景炎远一点,结果还要跟人合作。”最主要,封似锦会让你离他远远的吗?

    秦寂言很怀疑……

    好吧,一提起景炎这事,顾千城就没有反驳的立场,一个转身,将脸埋在秦寂言的腰间,闷声道:“我低估了景炎的阴险,现在上了贼船,那只死狐狸绝对不会放过我,没有办法远离了。”

    “你知道他是狐狸就好,他……很危险!”

    “我会尽量与他保持距离。”

    两人说着说着,就从封似锦说到景炎头上,然后说到海运,完全偏离了秦寂言的来意……

    秦寂言拿顾千城是各种没有办法,明明是怒气冲冲的人,可结果呢?

    顾千城只说几句话,他就没脾气的走了,简直是不像他自己了!

    秦寂言回到秦王府时,尽职又懂主子心意的老管家,已经将被秦寂言拍坏的书桌抬了下去,新书桌和原来那张一模一样,只是没有那个见证秦寂言失控的手印。

    秦寂言很满意,安心入睡。

    而在秦殿下睡得香甜时,有两人却无法入睡,其中一个是封似锦,另一个则是言倾。

    封似锦是因心中有事,无法入睡;而言倾则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疯子……

    给读者的话:还有一更正在写,加更的话……我明天早上起来写!我会努力保持我一号加更的习惯的!(..)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