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约谈,最幸运的那个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828约谈,最幸运的那个

    他们大秦的储君,皇太孙殿下到现在还没有正妻!

    不仅没有正妻,就是侧室,通房也没有一个,后院简直空得可怕!

    看现在的局势,皇太孙的地位越来越稳,这妥妥是未来的皇帝。未来皇帝的女人,就算不是皇后也是皇妃呀。

    于是,京城自认有点把握的人家,都开始蠢蠢欲动,打算把自家的女儿,塞到秦殿下的后院。

    就算没有资格做正妻也不要紧,随便一个侍妾的名份也好。只要是皇太孙的女人,到时候皇太孙登基,总能在后宫捞一个不错的分位吧?

    有点门路的人,都开始想办法走关系,好把自家的姑娘送到秦王府。顾家二夫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急急忙忙的去找老太爷,让老太爷走走顾贵妃或者顾千城的路子,把千梦送给秦殿下做侍妾。

    “我们家千梦一向乖巧听话,日后就是得了殿下的重视,这心里必然也是向着家里的。老太爷,你就放一万个心,千梦这个孩子你还不知道嘛,乖着呢,你让她往东她绝不会往西。”二夫人为了推销自家女儿,真正是豁出去了。

    二老爷也附和道:“父亲,这事还真有几分可行。虽说我这个当爹的不争气,可是我有一个争气的儿子呀。承欢在西北立下了战功,皇太孙殿下就是为了拉拢承欢,也会愿意纳千梦为妾侍。”

    老太爷原本没有那个打算,在他看来千梦就完全不可能,可二老爷这话一出,顾老太爷又觉得此事可行。

    有承欢这个少年小将军在,千梦进皇太孙的后院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顾千城?

    反正凭顾千城的身份,也做不到正妻。到时候姐妹二人共侍一夫,还能有个照应。

    “这事我心里有数。”老太爷即没有否定,也没有应下。

    二老夫人夫妻一看,就知这事有戏了……

    秦寂言此刻正在宁安寺,查看凶杀现场,他完全不知,因寺庙这出拙劣的勾引戏码,让他成为全大秦的父母,都要想要的女婿;无数人家正在谋划,如何将女儿送给他。

    秦殿下看着凶杀现场,不由得皱眉。宁安寺的扫地僧,死在藏经阁内,身上只有心口一处致命伤。出手之人快狠准,一击毙命,死者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死者右手心下,有一个两横一竖的“キ”符号。

    秦殿下拒绝仵作勘查,亲自上前,用白色锦帕隔着,抓起死者的手。

    地上那个血字,虽是用死者的手写的,可却不是死者自己写的,而是凶手抓住死者的手,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检查完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秦寂言后退一步,示意仵作上前。

    六扇门的仵作,在顾千城的刺激下实力猛涨,很快就将现场情况查得清清楚楚。

    死者,男,和尚,三十七岁,身高八尺,虎口和手心有茧,疑是习武之人,擅长弓箭、匕首等利器。

    死伤背后数道刀伤,宜是十几年以上有陈年旧伤。

    腹部亦有一道疤痕,宜为利器所伤,伤痕初步估计在十年以上。

    ……

    这些特征足已说明,宁安寺这个不起眼的扫地僧,来历不凡。

    “派人查清他的身份。”秦寂言没有打算,亲自查这个案子,他只需要过问即好。

    “小的明白。”六扇门的捕快,听到秦寂言这话,就知秦寂言很重视这个案子。

    六扇门大大小小的案子颇多,可能让秦殿下叮嘱的案子,还真没有几个……

    返回京城,秦寂言立刻派人去景宅,请景炎上门。当然,上的不是秦王府的门,而是六扇门的门。

    明显,秦殿下怀疑景炎。或者说,秦殿下很早就怀疑景炎,只是没有证据,不想打草惊蛇,这才一直没有动景炎。可现在看来……

    景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聪明,他必须露一点东西出来,让景炎自乱阵脚,露出破绽才行。

    景炎承认,听到秦殿下派人来请他,他真的惊到了!

    他和秦寂言没有什么交情,秦寂言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要见他这么一个小人物。

    “不会真是发现了什么吧?”想到秦寂言在西胡坑自己的事,景炎越发觉得有这个可能。

    他果然是太急了!

    许是前段时间,在五皇子那里大获全胜,让他过于自信了。

    景炎暗自警醒,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

    当然,他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没有表露半分。在侍卫面前,景炎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与紧张,然后立刻去换衣服,随侍卫前往,全程没有露出半丝破绽。

    景炎很快就被带到六扇门,秦殿下没有给景炎低级的下马威,人一到就让侍卫带他进来。

    景炎是个人才,也是一个对手。秦殿下尊重人才,也尊重对手。

    “下官参见皇太孙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景炎撩起衣袍,优雅的跪下。

    只是一个跪拜之礼,景炎却做出了世家子弟的气度与风韵,让秦殿下怎么也无法把他和江湖人扯在一起。

    抬眸,扫了景炎一眼,秦殿下淡淡的开口,“免礼。赐座。”

    “谢殿下。”景炎从容不迫的在下首坐下,身子挺得笔直,双手交叠平放在双腿上。

    秦殿下见景炎微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身子微微往后靠,以闲谈的口吻道:“景大人,本宫听闻你在七岁时,才被你的养父收养?”

    “是的。”这事有据可查,景炎自是不会作假。

    “七岁已经到了记事的年纪,景大人可记得你七岁之前的事?”秦殿下这话,就足已让景炎心惊。

    秦殿下必然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不过,发现又如何?

    秦殿下没有证据!

    他的过去,完美致极,任谁也查不出破绽。

    景炎垂眸,掩去眼中的轻蔑,温和从容的道:“殿下,下官记得。下官七岁前,生活在江南朱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七岁那年遇到灾荒,我爹娘带着我逃了出来,我爹娘死在路上,而我一路辗转,以乞讨为生,直到遇到义父。”

    景炎被收养的那年,江南有不少县城都遇到灾难,那一年街上乞讨的孩童很多,而被人收养的也有不少,景炎只是其中的一个,并不是最幸运的那个……(..)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