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血腥祭祀

文 / 七只肥橘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圣坛鬼修好不容易逃出了石墙迷阵,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被沙蝎人袭击了。沙蝎人就是之前袭击小蘩一行人的白色怪物,这种怪物是从某个比较稳定的空间裂缝里钻过来的,所以并不是这个世界原本的生物,这种生物身有剧毒,出现的时间也不固定,就喜欢以那种精神力比较高的生物为食,和它们生活的地方相比,人类就算是等的美食了,而小蘩更是万中无一,这些专修精神力的鬼修也是它们眼中不可多得的极品美味。可惜这些鬼修刚从迷阵出来,一个个都疲惫不堪,根本没有感觉到沙蝎人的靠近,先中了它们身散发出来的剧毒,战斗力减半,带来的鬼兵都让它们吃掉了好几个,鬼修再次损失了十几个人,此时这支淬体期鬼修队伍俨然已经损失过半。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沙蝎人撤走,鬼修们修整后再次跟随小蘩一队人的脚步路,然后就遇到了那条想要吃掉蛋蛋的沙蛇祖宗,当时的情况那是相当剧烈,鬼修们的力量在那条沙蛇面前就像蚂蚁一样不堪一击,强风和被风带动宛如无数子弹的沙尘让鬼兵们根本都没法成型,等到沙尘暴过后,就只剩下三个活人了,其他的鬼修不是被沙子埋了,就是被沙蛇吞了,甚至还有一些倒霉的直接被沙蛇那庞大的身躯压得没了人形,总之,相当惨烈……

    终于,三人跟着小蘩几人进入了秘道入口,和小蘩他们一样,遇到了跟脚灵,这种精怪常出现在又长又阴冷的楼梯中,在一些恐怖故事中也常常出现,对人并没有害处,只是喜欢用这种慢慢迫近的脚步声吓唬人。这三个鬼修这一路也是被吓破了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这通道真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呢,一个个差点被吓得落荒而逃,关键时刻组长发来了消息,把他们三个胆小鬼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这边挨完骂,坛主又出来唱红脸,结果一看这三人周围的环境,立刻来了兴趣,在看到那些壁画之后更加确定,这个被埋在黄沙之下的,正是传说中消失已久的邪神臻白仙君的神殿!在确定了这个猜测之后,坛主立即对这三人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抢到小蘩手里的地图!

    虽然知道不久之后就会有支援赶到,但看到那外国妞儿只一嗓子就把鬼娃娃吓得不敢前,这三人实在是不敢对完成这个任务抱太大希望,可是是死,不也是死,若是落到自己人手里,恐怕还要死得更痛苦一些,这样一想,三人便横下了心,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吧!

    在确定那些鬼物的确没有跟来之后,小蘩把四人一狗从地图中放了出来,那个空间并没有多少氧气,几人在里面待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一被放出来立刻开始大口大口呼吸。

    “抱歉哈,”小蘩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那些小鬼已经被吓走了,咱们继续往前走吧,前面好像是主墓室,挺大的,咱们在那好好歇一会再走吧。”

    脱离了险境的几人开始七嘴八舌地问起刚才的情况,小蘩为了专心探路并没有过多参与,还好有个爱交流的爱丽丝主动承担了解说的任务,而当爱丽丝有了任何疑问时,阿力木又会非常热情地为她解答,这两个老乡的互动看起来倒是满熟络的。

    几人边走边说,很快就来到了小蘩在地图看到的那个最大的墓室。

    “这是……”

    当几人看到这个墓室时,都不禁吃惊地停住了脚步。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墓室,而是一个大型的祭祀台,但令人惊讶的,不是这个祭祀台,而是墓室周围堆积成山的森森白骨。整个墓室的中间有一个高台,高台之什么都没有,正是壁画之供奉的神明所在的位置,而在高台之下,是一道道一分米深的沟槽,这些沟槽四通八达,似乎形成了一幅复杂的图案,而在这些沟槽外围,则是宽一米、深两米的圆形深沟,再向外则是平台,也就是祭拜之人跪拜的地方,最外围,也就是墓室的边缘也是深沟,沟中堆积着的就是小蘩他们一眼看到的白骨堆。

    “这地方看起来有点邪门啊。”小蘩说道。

    “之前的壁画有画这些吗?”阿力木问道。

    “没有。”吕杨对此很确定。

    “说不定,是牲祭?”谭菁菁猜测道。

    “去看看。”爱丽丝第一个走到白骨堆旁,拿起几块骨头瞅了瞅,“这些骨头好像确实比人骨要大一些啊。”

    吕杨和谭菁菁在这方面属于专家,两人走到白骨堆旁小声讨论着,但两人的脸色却越来越奇怪。

    “你们看这个头骨,确实是人头骨的形状没错,可是这个大小,实在是不像人类能有的。”吕杨拿着一个头骨给几人看。

    “其他的骨头也是一样,都是大一号的人骨,可是理论来讲,人骨是不可能长这么大的,如果按照比例来算,这些死人的个头,应该都在两米五以。”谭菁菁说道。

    “诶,你们来看,这个骨头,好像不是人骨啊。”爱丽丝已经跳进了堆着白骨的深坑中,正举着一个形状奇怪的骨头说道。

    几人闻言都凑了过去,大家看了之后都摇摇头,表示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几人翻了一翻,发现这骨头堆里认不出来的骨头还真是不少,有大有小,让这两个对生物学和各种动物骨头都非常熟悉的大学生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不过最让人心里发寒的,是他们在里头还翻出不少人骨,有男有女,甚至还有童男童女和不足月的小婴儿。

    “这个地方,说不定是专门存放尸体的地方?”谭菁菁猜测道。

    “不太可能,就算是乱葬坑,也不可能把人和牲畜放在一起。”吕杨说道。

    “那如果是祭祀的话,也不会牲祭和人祭一起吧?”谭菁菁越想越觉得奇怪,如果说这些生物因为和现在时隔太久而和现在的物种长得不同的话,她还可以勉强理解,可是这种奇怪的祭祀方式实在是有些超出她的认知。

    “如果真是祭祀,那么肯定是非常阴毒的祭祀之法。”陈喻的脸色有些阴沉。

    “这些沟槽,很可能是用来装血的,如果用血把这些沟槽填满的话……”小蘩看着那些很像符文的沟槽,不禁觉得有些脊背发凉。古时候的祭祀活动有很多都是非常残忍的,用活人祭祀并不稀奇,除此以外还有很没有人性的殉葬制度,可小蘩之前一直以为壁画中所画的白衣神是许叶,她是说什么也不相信这么残忍的事会和许叶有关系的。

    “血祭啊,”吕杨看着周围白森森的骨头,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都不敢想当时的场面有多血腥。”

    “如果现在把这些沟槽填满,会不会召唤出壁画里的那个神仙?”阿力木说道。

    “这种事可不能做,能用到这么血腥的祭祀方法的,肯定是个邪神,召唤出来必定没有好事。”陈喻说道。

    小蘩走到高台之,低头看向蛋蛋:“能感觉到师父的气息吗?”

    “汪!”蛋蛋叫了一声,表示否定,小蘩暗暗松了一口气。

    “小蘩,你看这里,好像有文字!”爱丽丝又有了新发现。

    小蘩几步跳下高台,来到了爱丽丝所指的那个地方。手电筒的光照在墙壁,映照出了墙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的字迹。

    这些字看起来有些凌乱,不过确实是小蘩认识的其中一种,可小蘩越是看下去,就越觉得心里发毛,这面写的,正是祭祀时各种各样的处死方法。这段文字证实了这些白骨确实是因为祭祀而被放血杀死的,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这面记录了第一种生物的死法,按照面的记载,每次祭祀会用到七十二种生物,包括老年、成年、青年、幼年和婴儿的人类各一男一女,每一个生物都有对应的放血方法,其中女婴是被砍下头,躯干部分整个挤压成肉酱,而男婴刚相反,留下躯干部分,头颅用特殊的材料把血肉化成血水,一起倒进祭坛之中。除了这两个,其他的生物都是活着放血直到血液流干,放血之前都要受到残忍的折磨,比如挖眼割耳割头皮之类的,但凡是小蘩能想到的刑都在这里有所体现,小蘩看到这些文字就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那些画面,那种惨无人道的血腥画面一下子勾起了她很不好的回忆。

    小蘩看不下去了,她移开目光,做了几次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

    “你们就不要好奇这面的内容了,挺血腥的,而且我觉得这些文字可能被动过手脚,我只要看着就能想到那个画面,实在是……”小蘩默念了一遍千字咒,这才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强行赶了出去。

    陈喻把小蘩拉到一边,又给她递了些水,小蘩喝了一口,感觉好多了,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如果面的文字都是真的,那这些尸骨确实是祭品,每一个都死得很凄惨,不过我很好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里不可能一点冤魂都没有,从那面描述的情景来看,这个地方实在是干净得太不正常了。”

    “说不定,之所以残忍地杀害这些生灵,就是为了收集冤魂。”陈喻分析道。

    “很有可能。”小蘩说道,“如果这么说的话,在这里举行祭祀的那个白衣神,很可能是个很厉害的鬼修啊,就算不是,应该也是修炼一些阴毒功法的修士。”

    “为什么是修士?说不定是邪神啊,有很多传说都和邪神有关啊。”谭菁菁说道。

    小蘩摇了摇头:“天道是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成为神的。”

    在小蘩的认知中,所有的天劫都是由帝君来控制的,帝君作为规则的代言人,是不可能让这种伤天害理的祸害成功渡过天劫的,就像之前小蘩在天界渡劫时那样,能过加大天劫的力度来对这些道心不正的修士进行肃清,但此时的小蘩还不知道,除了修士,还有一种存在,是处于规则的控制之外的。

    小蘩看着那个高台,突然觉得非常熟悉,之前她被一群不明来历的修士绑架时,好像就有这么一个类似的高台,只是当小蘩恢复意识时,那个高台的东西已经被小蘩毁得差不多了,现在看到这个高台,那些被她忘记的回忆似乎有一些复苏的趋势。

    白衣神……似乎在小蘩的记忆里,她好像也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

    小蘩这样想着,突然感觉脑袋里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这刺痛来得太快太突然,完全没有防备的小蘩不禁闷哼一声,看得周围几人一阵紧张。

    “没事……”小蘩晃了晃头,之前想起来的那一点片段再次变得模糊了起来,疼痛也随之缓解了一些。

    小蘩虽然心里疑惑,但也明确地接收到了狂化小蘩的信息,现在并不是想起来那段记忆的时机。

    “我看这里实在是太邪门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吕杨看到小蘩的状态这么不好,不禁担心起来。

    “我问题不大……菁菁呢?”小蘩之前被墙的文字影响,后来又剧烈地头疼,精神力受到了影响,现在抬眼一看,发现已然没有了谭菁菁的身影。

    “菁菁就在我旁边啊……诶?她刚才明明还在这的!”

    几人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小蘩身,现在经过小蘩一提醒,这才发现谭菁菁确实不见了。

    “糟了!”小蘩的精神力立刻铺展开,发现谭菁菁正在主墓室外面的通道中不远的地方。以谭菁菁的性格是不可能一声不吭就离开吕杨身边的,现在她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往外走,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啊……

    来不及多想,小蘩直接追了出去,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 仙君大人的小家教 /88/883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